国会观察:周围人的援手与眼光

人是社会动物,与他人的互动,不论家人、朋友或同事,都会影响我们的幸福值。对于患有心理疾病的人而言,周围的人所扮演的角色又更为重要。许多议员都提到,要改善新加坡人的心理健康,不仅须要改进制度,还要在个人层面对彼此更有同理心。(档案照片)
人是社会动物,与他人的互动,不论家人、朋友或同事,都会影响我们的幸福值。对于患有心理疾病的人而言,周围的人所扮演的角色又更为重要。许多议员都提到,要改善新加坡人的心理健康,不仅须要改进制度,还要在个人层面对彼此更有同理心。(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36岁男警员尤瓦拉贾2023年7月跳楼自杀前,在脸书发文对新加坡警察部队作出多项指控。事隔约半年,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星期二(2月6日)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除了澄清大部分指控经调查后证明不实,也透露尤瓦拉贾生前饱受心理压力和长期失眠之苦,表现出焦虑和抑郁症状。

出于对尤瓦拉贾的尊重和对其家人的关怀,尚穆根没有提供更多有关他心理健康情况的细节,而是把重点放在警队为尤瓦拉贾提供的支持。这包括警队在尤瓦拉贾的要求下,允许他在九年内调换六个不同岗位,以及在2014年至2023年期间平均每年休假约120天。尤瓦拉贾的上司也为他安排辅导和心理咨询。

尚穆根说,除了警队从组织层面尽力满足尤瓦拉贾的休假和医疗需求之外,个别警员也不乏对他展现关怀。一名曾是尤瓦拉贾搭档的警员,在他调往新岗位时鼓励他重新开始,另一名警官则会和尤瓦拉贾聊天和吃饭,并在他生日时送上祝福。尚穆根强调,除了这两人,还有好几名警员也帮助过尤瓦拉贾,包括在他临时请假时代班。

尤瓦拉贾的离世无疑是一场悲剧。若要从调查结果中找到一丝安慰的话,那或许是,他并不如自己所觉得的如此孤立无援,只是心魔可能令他无法感受到周围人的关怀。

人是社会动物,与他人的互动,不论家人、朋友或同事,都会影响我们的幸福值。对于患有心理疾病的人而言,周围的人所扮演的角色又更为重要。国会星期二也辩论由政府国会卫生委员会成员提出的推进心理健康动议,许多议员都提到,要改善新加坡人的心理健康,不仅须要改进制度,还要在个人层面对彼此更有同理心。

官委议员李坚辉就谈到,他曾有一名同事在公司服务13年,大家工作上往来密切,却没有人知道她私下饱受囤积症困扰,直到她因家里失火而命丧火海。

议员佳馥梅(三巴旺集选区)说,如果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不转变,去更加了解周围的人正在经历什么,让人们更安全地公开他们或亲人所面对的心理健康挑战,政府进行再多干预也没用。

一些议员也指出,帮助心理疾病患者不能单靠专业心理治疗师,相反的,周围的人才能够在关键时刻拉他们一把。谢秉辉(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就提出“心理急救培训”的概念,认为应让每名员工掌握必要的知识和技能,帮助陷入痛苦的同事,直到他们能获得专业帮助或解决危机。

然而,周围的人有时也可能把心理疾病患者推向深渊。数名议员就提到,围绕心理疾病的歧视仍存在,有保险公司拒绝为有心理疾病者提供保险,也有父母因担心社会眼光而不让孩子接受药物治疗。

从事心理健康志愿服务约30年的官委议员蔡长春说,心理卫生学院在早期诊断和干预方面提供出色的医疗服务。遗憾的是,对于心理健康问题的歧视依然存在,阻碍人们及早寻求适当的看护和帮助。

如何消除歧视?我想,没有一个立竿见影的解决方案。

然而,好几名议员在辩论中不约而同地坦承自己与心理疾病的搏斗,如文礼佳(惹兰勿刹集选区)谈到妻子经历的产后抑郁,谢曜全(裕廊集选区)也透露他前阵子因倦怠(burnout)而陷入情绪低谷。

我想这已经间接给出了答案。每一个人一生中都可能出现心理问题。要消除对心理疾病的歧视,需要更多人有勇气展示自己内心最脆弱的一面,以此告诉其他人:你并不孤单,我也一样。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