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近千户租赁组屋家庭 提升为拥屋一族

阿莉娅买下二房式灵活组屋单位,让她感觉生活更稳定了。(陈佩敏摄)
阿莉娅买下二房式灵活组屋单位,让她感觉生活更稳定了。(陈佩敏摄)

字体大小:

过去10年,有大约8300户租赁组屋家庭通过建屋发展局的帮助,顺利购买了组屋单位;去年有近千户家庭提升为拥屋一族。

建屋局星期四(2月8日)发文告说,去年有950户原住在租赁组屋的家庭购买了组屋,是2020年冠病疫情暴发以来最多的一年。这些家庭有八成直接向建屋局买房,其余则在公开市场上购买转售组屋。

其中约三分之二是首次购屋家庭,获得购屋津贴,例如最高8万元的额外安居津贴(Enhanced CPF Housing Grant);另有约80户是低收入的二次购屋家庭,可获得1万5000元的住屋提升津贴(Step-Up CPF Housing Grant),在非成熟组屋区购买二房式或三房式的新组屋或转售组屋。

文告也说,目前有2100户租赁组屋家庭已经办理手续向建屋局购买新屋,正在等待组屋完工。

鼓励拥屋是我国公共住屋计划的基本政策,建屋局因此持续优化各项购屋计划及津贴,协助有财务能力的租赁组屋家庭购房安家。建屋局提供的援助包括2016年推出的重新拥屋计划(Fresh Start Housing Scheme)以及在去年提高供购买转售组屋的公积金购屋津贴。

当局还在2019年12月设立租户拥屋扶助小组(Home ownership Support Team),为准备好拥屋的租赁组屋租户提供个人化援助,尤其是有孩子的家庭。

截至2023年 租户拥屋扶助小组接触近1600户

国家发展部兼内政部政务部长费绍尔副教授在脸书贴文指出,截至2023年,租户拥屋扶助小组接触了近1600户,远超出原定目标的1000户。当中120户已搬进新房子,另有近百户在等着领取新家钥匙。

61岁的阿莉娅(Aliya Qamaria binte Abdullah)是受惠者之一,她去年5月搬进了属于自己的二房式组屋。

阿莉娅14年前离婚,过后住进租赁组屋,先后在阿裕尼和淡滨尼居住了11年,六个孩子和她同住。她希望买房子,给孩子们更好的生活环境,但无奈公积金存款和个人积蓄不多,寸步难行。

国会议员把阿莉娅的个案转介给建屋局,由租户拥屋扶助小组接手,研究如何给予援助。

建屋局房地产业主任经理刘凤莺(44岁)计算后发现,若阿莉娅在非成熟市镇买二房式单位,可获得住屋提升津贴,她的公积金存款也就足够买房了。

刘凤莺分析情况并提出建议,并继续留意组屋销售活动,找寻适合阿莉娅的组屋单位。

阿莉娅(右)在建屋局房地产业主任经理刘凤莺的协助下实现拥屋梦,去年搬进了榜鹅东的二房式灵活单位。(陈佩敏摄)

去年3月,阿莉娅领取了榜鹅东二房式灵活单位的钥匙。由于孩子已陆续结婚,各自组织家庭,目前只有25岁的幼子和她同住。

阿莉娅说:“我走进房子的那一天,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家,而且已全额付清,我不必再担心了。”

刘凤莺告诉《联合早报》,租赁组屋的一些租户也面对其他生活困难,例如就业问题。租户拥屋扶助小组会联系其他相关部门和机构,从多方面为租户提供援助。

她觉得这项工作很有意义,非常有满足感。“我们不只是帮助租户拥有自己的家,往往也同时协助他们面对其他生活挑战,从多方面改善他们的生活。”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