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什:征收可持续航空燃料税不影响我国航空枢纽地位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理事长沃尔什说:“我认为引入这项措施的方式和细节非常重要,在现阶段而言是非常明智的……我不认为这会威胁新加坡作为全球航空枢纽的地位。”(白艳琳摄)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理事长沃尔什说:“我认为引入这项措施的方式和细节非常重要,在现阶段而言是非常明智的……我不认为这会威胁新加坡作为全球航空枢纽的地位。”(白艳琳摄)

字体大小:

新加坡虽是第一个征收可持续航空燃料税的国家,但相信其他国家和航空公司日后也会把采用可持续航空燃料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预计不会影响新加坡航空枢纽的竞争优势。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理事长沃尔什(Willie Walsh)星期一(2月19日)在樟宜航空峰会的记者会上指出,随着可持续航空燃料(Sustainable Aviation Fuel,简称SAF)使用量的增加,以及全球大型航空公司或联盟作出采用SAF的承诺,这些因素必定反映在价格中。

“我认为引入这项措施的方式和细节非常重要,在现阶段而言是非常明智的……我不认为这会威胁新加坡作为全球航空枢纽的地位。”

航空咨询机构索比航空(Sobie Aviation)的分析师索比(Brendan Sobie)认为,新加坡的目标是希望到了2030年,将SAF用量提升至占总燃油的3%至5%,与其他国家的目标相比,是相对保守的。

索比受访时指出,在征税问题上,新加坡一直在增加离境乘客的服务与保安费,以支付扩建成本。“新加坡须考虑减少这些费用和税收,因为它们已经对需求产生了影响。如果这些费用继续按计划增加,那么它们和这项新征收的费用加在一起可能会产生重大影响。”

他说,有些乘客对价格比较敏感,消费者在决定是否旅行时会考虑包括所有税费在内的机票全价。

“最终,如果总票价上涨,一些新加坡人可能会减少旅行;一些海外游客可能会选择前往其他目的地,而不是新加坡。”

超级旅游副总裁兼市场总监黄海笑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由于机票已包含燃油附加费,他认为征收SAF税不会产生任何影响。“除非出现导致旅行需求减少的情况,否则征收这一税款不会影响人们的旅行需求。”

林之莹(38岁,人力资源高级主管)过去两年出国五次,其中三次为长途航班,目的地包括美国迈阿密和冰岛。她认为,航空排放是气候变化的一个重要因素,对政府决定开始采用可持续航空燃料表示支持。她愿意支付更高的机票价格,但希望涨幅不超过50元。

郑智伟(28岁,建筑师)过去两年出国六次,目的地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6月将到英国伦敦旅行。他认为,航空业努力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是件好事,但航空公司应该愿意承受价格上涨,而不是将成本转嫁给乘客。“幸好现在的涨幅还比较低,但如果今后继续涨价,想去旅行的人就会越来越少,这样机票价格就会更高。”

国际炼油与石油营销公司耐思特(Neste)可再生能源航空业务亚太区副总裁乔希艾宁(Sami Jauhiainen)受询时说,公司的SAF年产量将在今年初达到150万公吨,到了2026年,年产量将进一步增至220万公吨。“耐思特在新加坡的可再生能源精炼厂有能力生产多达100万公吨的SAF。这比新加坡希望在2026年将SAF用量提升至占总燃油的1%,高出10倍以上,这使我们能够很好地满足新加坡和全球航空业的需求。”

乔希艾宁指出,目前的SAF生产能力有限,须加快对SAF生产能力的投资,以充分利用脱碳潜力。“新加坡最新宣布的全国SAF目标发出了一个重要信号。这将鼓励整个亚太地区更广泛地采用SAF。”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