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立汇款开门提供咨询但不收新交易 当局为苦主开简报会

山立汇款公司打算退牌照停业,同在珍珠坊的另两家汇款公司长诚和汉生则运作如常,周末有顾客上门换汇。(白艳琳摄)
山立汇款公司打算退牌照停业,同在珍珠坊的另两家汇款公司长诚和汉生则运作如常,周末有顾客上门换汇。(白艳琳摄)

字体大小:

山立汇款公司事件持续发酵,商业事务局调查人员上门查封证物后,山立隔日按当局指示开门提供咨询服务,但不再接受新交易。和山立同在珍珠坊的另两家汇款公司长诚和汉生则如常营业。

当局定星期天(2月25日)为受影响的汇款者召开数场简报会,将披露更多详情。

《联合早报》早前报道,不少在新加坡工作的中国公民通过山立汇款公司把血汗钱汇回中国,岂料被中国执法当局以这些汇款涉及罪案为由,冻结在当地银行的户头。

事件延烧数月后,山立日前突然宣布有意交出牌照并停业。消息传开后,不少汇款者星期六(24日)到山立讨说法,担忧无法追偿。

苦主闫朝红(60岁,建筑工人)前年4月通过山立第三方汇款,将2万多新元汇寄给在中国的妻子,不料银行户头却遭冻结。他说:“上有老下有小要养,这些都是辛苦钱。我只是来这里要银行流水证明,山立却一再敷衍,现在如果公司关闭了,担心更难找到人。”

另一些苦主与闫朝红一样,早上到珍珠坊的山立门店,却发现大门紧闭。约中午12时,门店的铝卷门才拉起。针对记者的提问,两名职员指着柜台上张贴的通告,表示山立按当局指示,目前只接受顾客咨询,不再接受新交易。

星期六早上,在珍珠坊的山立汇款公司卷门半开,之后闭上。中午左右,两名职员开门,只接受咨询而不处理交易。(郑智浩摄)

下午时分,一些顾客上门想要换汇,都被职员回绝了。

一名高姓女工(51岁,清洁员)到山立与职员交谈后告诉记者,职员说所有手续和疑问都须通过电邮联系山立,并抄送金融管理局邮箱,七个工作日内会予以答复。

她说,她早前汇了2万多新元给在中国的儿子,岂料银行户头遭冻结,中国当局划扣4万元人民币(约7000新元),称要把“赃款”还给失主,这才让户头解冻。“我来这里七八次了,也不是来闹的。能不能解决问题,希望有个明确的信息。”

人力部与受影响客工取得联系 政府将举行简报会

受影响的汇款者陆续收到人力部的短信或电话,邀请他们出席当局于星期天举行的简报会,料数百人会分几个场次出席。

人力部发言人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人力部已经与受影响的客工取得联系,向他们传达警方和金管局联合调查山立的相关声明,并向他们保证,正在进行的调查并不会影响任何针对山立的潜在私人索赔。“我们建议受影响的客工在必要时,也向非政府组织寻求无偿法律指导。”

同在珍珠坊的另两家汇款公司长诚和汉生则照常运作,不少顾客趁周末前去换汇,在交易前会更详细询问并确认钱款流向安全。

金管局早前宣布,从今年1月1日起,包括长诚和汉生在内的本地所有跨境汇款公司必须暂停通过海外第三方代理汇款到中国的服务三个月,以免更多人的中国户头被冻结。

梁玉政(38岁,信息技术员)认为,一些人可能不会使用线上汇款,才会到实体店面交易。他打工10多年来都汇款至中国,现在倾向选用较稳妥的公司或网银服务。

山立星期六傍晚发声明说,它是一家百分百的新加坡公司。对于归还牌照被解读为要逃避审查或调查程序,它深表遗憾,并强调会充分履行义务。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