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曾收到求援助信 毕丹星近期请梁文辉跟进协助生活拮据夫妇

梁文辉2月12日在脸书发布贴文,指政府没有为一对居住在西海岸集选区,生活拮据的夫妇提供足够经济援助。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卫生部第二部长马善高三天后,通过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办事处向梁文辉、报道和转载贴文的网络新闻平台Gutzy Asia及The Online Citizen发出更正指示。(王彦燕摄)
梁文辉2月12日在脸书发布贴文,指政府没有为一对居住在西海岸集选区,生活拮据的夫妇提供足够经济援助。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卫生部第二部长马善高三天后,通过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办事处向梁文辉、报道和转载贴文的网络新闻平台Gutzy Asia及The Online Citizen发出更正指示。(王彦燕摄)

字体大小:

上个月接获更正指示的新加坡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脸书贴文所提及的生活拮据夫妇其实四年前曾写信寻求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的援助,毕丹星当时没有回应,近期请梁文辉跟进,协助这对住在西海岸集选区的夫妇。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兼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蔡瑞隆,星期一(3月4日)在国会答复议员杨益财(拉丁马士区)的补充提问时,透露这对夫妇曾写信向毕丹星求助但对方没回应,而后梁文辉却到访,让他们感到惊讶。

梁文辉2月12日在脸书发布贴文,指政府没有为一对居住在西海岸集选区,生活拮据的夫妇提供足够经济援助。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卫生部第二部长马善高三天后(15日),通过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办事处向梁文辉、报道和转载贴文的网络新闻平台Gutzy Asia及The Online Citizen发出更正指示,指所述非实。

梁文辉过后在2月20日以对接到更正指示负责为由,辞任前进党秘书长。

杨益财询问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是否知道梁文辉如何晓得这对夫妇及他们的困境?处理夫妇事务的机构是否泄露信息?

蔡瑞隆说,梁文辉发出贴文后,义工探访这对夫妇了解情况。一直获得公共机构和社区伙伴经济援助的夫妇告诉义工,他们四年前致函毕丹星,但没得到工人党或毕丹星的回应。

上月11日,他们接到毕丹星的电话,对方说有人会探望他们,隔天梁文辉就出现在他们家门口。这对夫妇感到惊讶,因为他们从没有寻求梁文辉或前进党的协助。

夫妇告诉义工,是毕丹星通知梁文辉,说他在四年前收到夫妇的信件。

蔡瑞隆说:“为何毕丹星四年来没做任何事,又为何选择通知梁文辉,以及毕丹星是否知道或同意梁文辉在财政预算案发表的四天前在社交媒体上载贴文的做法,我们不清楚这些事。

“我不知道毕丹星想做什么,不想针对他的动机发表具体评论,但我相信他和在座的每个人都会同意,我们所服务的人,特别是弱势群体及他们的困境不应该被政治化。反之,我们应诚心提供援助。”

蔡瑞隆:碰到有需求居民 应转介社会服务部门

他吁请公众或议员碰到有需求的居民,应转介社会服务部门,由当局核实和解决,而不是公开他们的情况,并指出应优先考虑和处理居民的需求,而不是把弱势者的遭遇当作实现政治目的的“特洛伊木马”或“棋子”。

毕丹星在国会解释事发经过,过后也在脸书贴文讲解工人党处理有需求者问题的程序。

毕丹星说,他几个星期前整理办公室的文件时,才发现夫妇的信,但无法想起当年是否有尝试联系对方,于是打电话给他们,看情况是否有所好转。

得知男方失明,女方行动不便,两人情况恶劣且没寻求社会服务中心的援助后,毕丹星跟他们索取地址,并取得他们的同意,请他人拜访他们。

因发现夫妇是住在梁文辉和前进党团队活跃的西海岸,毕丹星于是请梁文辉跟进,但他不清楚梁文辉的后续工作。

“肯定的是,当我们知道居民遇到困难或需要帮助时,无缘无故上网指责政府机构或社会服务组织并不符合工人党的利益。”

毕丹星过后在脸书贴文说,他会竭力帮助所收到的各种求助信和要求,不论是从哪里得到支持。

在某些情况下,他会向其他人或组织求助,包括社会及家庭发展部,为有需要的个人或家庭提供帮助,“工人党的政治方针不是将有需要者的个人情况政治化,蔡瑞隆今天在国会也认同这点。”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