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观察:不能不去做的事

作者认为,聆听民意、关心居民,是代议士不能不去做的事,关键是在于如何做得更好。她认为代议士若真心想帮助,应采取对居民干扰最小的途径,最大限度地保护居民。(示意图/档案照片)
作者认为,聆听民意、关心居民,是代议士不能不去做的事,关键是在于如何做得更好。她认为代议士若真心想帮助,应采取对居民干扰最小的途径,最大限度地保护居民。(示意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原以为新加坡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的脸书贴文接到更正指示一事,已随着他卸下前进党秘书长而告一段落,没想到却因工人党议员严燕松(阿裕尼集选区)在国会的一道口头询问,再掀波澜。

涉事贴文指一对住在西海岸集选区的夫妇没有获得足够经济援助,严燕松星期一(3月4日)在国会上问,政府的更正指示是否有必要提及夫妇的公积金和保健储蓄户头余额,因为这可能导致他们的身份曝光。

对此,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兼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蔡瑞隆回应,当局只是“摆出事实”。既然梁文辉的贴文称妇女耗尽保健储蓄,无力支付物理治疗费用等,就有必要说明这对夫妇的公积金和保健储蓄户头余额,以消除假信息所造成的疑虑。

看似直截了当的问答,却引出意料之外的情节。人民行动党议员杨益财(拉丁马士区)补问蔡瑞隆,是否有机构泄露了这对夫妇的资料,不然梁文辉如何得知他们的处境。对此,蔡瑞隆毫不迟疑地说,不存在信息泄露,而是国会反对党领袖毕丹星把这对夫妻的信息转交给梁文辉。

蔡瑞隆再次强调他只是列明事实,并不清楚毕丹星这么做的用意,但这些“事实”却让人们对事件的来龙去脉有许多联想,包括蔡瑞隆说这对夫妻四年前就寄信给毕丹星求助,毕丹星四年来却没有动作,以及梁文辉在临近政府发布财政预算案声明时才把此事放上网。

毕丹星当即澄清他最近在办公室清理信件时看到这封信,并称他联系这对夫妻时,对方说无法亲自到社会服务中心,他才把此事告知了活跃于西海岸集选区的梁文辉和前进党。

他的澄清并未平息风波,各种阴谋论更是迅速在网络涌现。然而,不论是认为毕丹星“sabo”(马来语,指陷害)了梁文辉,或是觉得这是一场离间计,人们不得不同意,倘若梁文辉当初好好查证这对夫妻所说的话,即使有人设套,他也不至于跌进去。

网络上虚假或断章取义的信息如何煽动情绪,以及它所引起的严峻问题,也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教育部开支预算时提及。上周五(1日)已参与辩论的教育部长陈振声,再走上讲台,回答议员有关品德与公民教育课讨论以哈冲突的问题,并在谈到教育部从此事吸取的经验时说,不能低估歪曲事实(misrepresentation)可造成的伤害。

品德与公民教育课目标之一,本就是教导学生如何分辨不同来源的信息是否可靠。岂料,别有用心者从教材中选择性地突出某些内容,兴风作浪,给学生、教员和教育部都上了一场实战课。

陈振声形容要在学校教导这类敏感课题是困难和艰巨的,但教育者深知不能让仇恨和不信任的种子根植在下一代身上,因此接下这个重任。这颇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他也呼吁朝野和公众支持这个决定。如果大家的共识是,这是一件不能不去做的事,那剩下的问题就只是,如何做得更好。

回到梁文辉接更正指示的风波,严燕松质疑政府在此事上的反应,即公开夫妻经济情况,会否令一些居民不敢与他人道出他们的困扰或困境。

我想,聆听民意、关心居民,同样是代议士不能不去做的事,关键是在于如何做得更好。居民愿同他们分享自己的境况,必是出于一定信任,代议士若真心想帮助,应更好地行使判断力,采取对居民干扰最小的途径,这样既不会多生事端,也能最大限度地保护居民。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