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合育儿短期住屋计划家庭 7月起租住组屋获补助300元

获得育儿短期住屋计划(公开市场)补助券与住进育儿短期住屋计划(PPHS)单位的家庭,不可同时受惠于这两项措施。譬如,一对夫妇在提出申请并等待住进PPHS单位时可获得补助券,一旦搬进PPHS单位,就不可继续领补助券。(林明顺摄)
获得育儿短期住屋计划(公开市场)补助券与住进育儿短期住屋计划(PPHS)单位的家庭,不可同时受惠于这两项措施。譬如,一对夫妇在提出申请并等待住进PPHS单位时可获得补助券,一旦搬进PPHS单位,就不可继续领补助券。(林明顺摄)

字体大小:

符合育儿短期住屋计划的家庭在公开市场上租住整个组屋单位或房间,从今年7月起至明年6月,每月可获得建屋发展局发放300元津贴。

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星期二(3月5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国家发展部开支预算时,透露更多关于育儿短期住屋计划(公开市场)300元补助券的细节。

补助券旨在帮助那些仍在等待预购组屋竣工的家庭。获得补助券与住进育儿短期住屋计划(PPHS)单位的家庭,不能同时受惠于这两项措施。譬如,一对夫妇在提出申请并等待住进PPHS单位时可获得补助券,一旦搬进PPHS单位,就不可继续领补助券。

建屋局说,这项措施经过认真规划,希望一方面帮助家庭减轻在公开市场上租房的成本,另一方面减轻对租赁市场可能带来的通胀影响。

申请家庭须符合当前PPHS的标准,即家庭收入顶限不超过7000元,或正等待预购组屋竣工。此外,提交申请时,在建屋局须注册有租约。符合条件的家庭将根据其租约,从7月起的一年间,按照每月报销300元的方式获得补助券。

若发现滥用补助券 建屋局或报警处理

为防止滥用,补助券不会在申请家庭的公开市场租约生效时立即发放,而是在几个月后。这期间,建屋局将进行一系列的检查,一旦发现滥用的情况,可能报警处理。

从直系亲属或近亲处租房的家庭不符合领取补助券的条件。当局将在实施日期临近时公布更多细节。

合登集团(Huttons)高级数据分析总监李思德分析,市场上房间租金达600元甚至更高,300元的补助券对于寻找在市场上租住房间的夫妇来说将非常有用,尤其是急需住处者。以同样的金额,直接向建屋局租的话,可租下一个三房式单位。

李思德说,这项计划将从今年7月至明年6月推行。一对夫妇如果在今年12月申请补助券,只能在明年6月前收到补助券;若在今年7月申请,则可获全额福利。

然而,由于市场上大多数租赁期限为两年,夫妇在补助券到期后或将面临困难。“由于金额太少且无法覆盖市场上两年的完整租赁期,这项计划的接受度可能不太高。”

分析:符合条件者或租下较小单位或房间 让补贴充分利用

橙易集团(OrangeTee Group)首席研究与战略总监孙燕清指出,符合条件的申请者可能会选择租下较小的整个单位或房间,因为补贴将覆盖更高比例的租金费用。譬如,符合条件的申请者选择在组屋单位里租一间房,补贴可覆盖约15%到25%的租金,具体取决于单位的大小和位置。

“由于租金较高,许多申请人不太可能租下较大的单位,如五房式或公寓式组屋。”

大亨房地产网站(MOGUL.sg)首席研究官麦俊荣认为,若补贴金额过高,将鼓励更多家庭申请,将真正需要援助者拒之门外,也会导致租金上涨的压力;反之,若金额太低,将不会起到有效作用。麦俊荣分析,受惠家庭或选择租下三房式单位。

ERA产业主要执行官林东荣则预测,许多受惠家庭或更倾向于租下房间,以降低成本。

另一方面,国家发展部兼内政部政务部长费绍尔副教授星期二在辩论时透露,截至1月底,约700个家庭参与社区联系站租赁组屋计划(ComLink Rental Scheme),他们分配到租赁组屋后,将获社区联系站家庭导师配对;101个家庭也已通过重新拥屋计划(Fresh Start Housing Scheme)预订新组屋。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