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观察:不求完美

国会议员谢曜全指出,社会流动分为“绝对流动”和“相对流动”,前者靠的是宏观经济政策,但要让底层人民保持相对流动,需要电动扶梯上所有人一起帮扶,是一项复杂的工作,也是提升版社区联系计划如此重要的原因。(档案照片)
国会议员谢曜全指出,社会流动分为“绝对流动”和“相对流动”,前者靠的是宏观经济政策,但要让底层人民保持相对流动,需要电动扶梯上所有人一起帮扶,是一项复杂的工作,也是提升版社区联系计划如此重要的原因。(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国会拨款委员会星期三(3月6日)辩论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开支预算时,议员谢曜全(裕廊集选区)用电动扶梯的比喻来解释贫穷、不平等和社会流动这三个相互关联但又有所不同的概念。

他说,贫穷指的是一个人在电动扶梯上的位置是否高于或低于某一级;不平等则是站在不同梯级的人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至于社会流动,又分为“绝对流动”和“相对流动”。绝对流动指的是电动扶梯是否带着大家向上移动;相对流动则是人们有多少机会在电动扶梯上互换位置。

这番生动的比喻,引得坐在对面的议员穆仁理(武吉巴督区)连连点头赞许。谢曜全说,绝对流动靠的是宏观经济政策,但要让底层人民保持相对流动,需要电动扶梯上所有人一起帮扶,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也是提升版社区联系计划(ComLink+)如此重要的原因。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兼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蔡瑞隆回应谢曜全时说:“谢曜全先生会很高兴知道,有了ComLink+,我们会(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横跨多个项目的全面支持……我们将继续加强家庭导师的领导作用,协调各计划和服务所给予的扶持,让ComLink+家庭能享有全面、协调一致和便捷的支持。”

蔡瑞隆以一对住在租赁组屋、2022年迎来第一个孩子的年轻夫妻为例。妻子如今想重新当空服员,丈夫则有志创业,两人也想要储蓄买下预购组屋。通过ComLink+,夫妻俩不仅在家庭导师的引导下,商讨出能让妻子安心飞行的育儿方案,他们的孩子三岁到六岁定期就读学前中心,还可获得高达3700元的儿童培育户头填补等。

对于蔡瑞隆描绘的这幅图景,在社会服务领域有着丰富经验的议员潘丽萍(惹兰勿刹集选区)形容它听起来“近乎完美(almost picture-perfect)”。

不过她也说:“但我知道,而且我敢肯定高级政务次长本身每天也经手很多这样的事。你知道现实并不完美,服务我们的家庭其实有很多挑战。”

对此,蔡瑞隆同意,落实计划的过程经常会遇到很多障碍,但部门上下都致力于帮助每一个家庭。

俗话说,距离产生美。人们之所以对一些事物产生完美的错觉,往往是因为我们在远观而没有近看。国会在同一天辩论卫生部开支预算时,关于我国医生对人口比例低于许多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一事,也引起议员关注,但卫生部长王乙康强调,这并不代表本地医疗质量水平较差。

他说,一旦聚焦个别欧洲国家,情况就没有那么美好。例如荷兰,由于没有足够医生来管理疗养院,年长者的预设护理模式改为居家护理,由护士或综合医疗保健人员每天探望他们两三次。在德国,当地医生说,医院的设计缺乏效率,因此尽管有更多医生,却无法提供人们所需的医疗服务。

新加坡的医疗开支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约5%,低于多数发达国家的10%至13%。尽管如此,我国在卫生领域取得良好成果,人们的健康预期寿命是75岁,高于英国的71岁、美国的70岁,以及德国、法国、丹麦、荷兰、澳大利亚等国的71岁至72岁。

因此,王乙康认为,我们无需妄自菲薄,也无需艳羡他人,而是要不断学习和进步。

新财年政府财政政策和拨款委员会的近两周辩论即将来到尾声,此次宣布的好些计划都把2030年设为实现目标的期限 ,例如,计划最迟到2030年再添4000张病床。

然而,诚如蔡瑞隆所说,在建设新加坡的道路上,2030年肯定不是句号,而是逗号。路漫漫其修远兮,不求完美,只求不断自我超越。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