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评:虽会丧失海床红树林 兀兰关卡填海对生态影响不大

兀兰关卡每日通关人数持续上升,到了2050年,日均通关将达40万人次,高峰时段的通关时间或延长60%至70%;若不扩建,兀兰关卡将无法应对日后需求。(档案照片)
兀兰关卡每日通关人数持续上升,到了2050年,日均通关将达40万人次,高峰时段的通关时间或延长60%至70%;若不扩建,兀兰关卡将无法应对日后需求。(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为扩建兀兰关卡,我国预计今年第三季起在兀兰北部海岸填海,约44公顷的填海工程料最迟在2029年完成。环境评估报告指出,项目西边的工程估计造成约35公顷的海床和边缘红树林丧失,但这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不大。

兀兰关卡每日通关人数持续上升,到了2050年,日均通关将达40万人次,高峰时段的通关时间或延长60%至70%;若不扩建,兀兰关卡将无法应对日后需求。

移民与关卡局完成相关评估后,建议通过征用地段和填海来扩建兀兰关卡,并委任裕廊集团负责填海项目。

裕廊集团早前请来环境顾问公司DHI,评估在兀兰北部海岸填海对生物多样性和水质等的影响,评估步骤包括进行基线调查,以及利用数值模型预测潜在风险。

环评团原先评估在兀兰北部海岸的西边填海约36.4公顷,东边则填海约30.2公顷,但实际的填海范围比评估面积小,以减少对环境的影响。

最终计划的西边填海面积为约34公顷,分两个阶段在60个月内完成;东边则为约10公顷,不分阶段在40个月内完成。

填海料减少候鸟食物 噪音或影响附近公园鸟类

填海工程靠近万礼滩涂,这个地段为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East Asian–Australasian Flyway,简称EAAF)的候鸟提供重要的歇息地和食物来源。报告指出,填海可能掩埋潮间带滩涂动物,或使一些动物移居,导致候鸟的食物减少。

东边的填海工程也会发出噪音,干扰可能达到67至69加权分贝(dBA),比可接受的55至60加权分贝高,或影响附近公园的鸟类生活。

填海工程靠近万礼滩涂,这个地段为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的候鸟提供重要的歇息地和食物来源。(档案照片)

不过,纵观超过500页的环评报告,从水质到生物多样性,填海工程对环境的影响大致上可控。

尽管约35公顷海床和边缘红树林将因西边的填海项目而丧失,但调研没有在该地段发现任何生活在海底的底栖动物的记录;丧失的红树林也属边缘红树林,不在核心区。

因此,环评团评估西边填海项目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微不足道。不过,环评团建议重新种植部分红树林,减少遗传多样性(genetic diversity)的流失。

现有的兀兰关卡建筑也将重新发展,报告指出,翻新项目早前已另外完成环评,但若翻新工程和填海项目同时进行,可能造成累积效应(cumulative effects)。为此,环评团研究了填海项目及翻新工程同时进行,可能造成的累积影响。

模型显示,若填海和翻新工程同时进行,会排放更多灰尘、噪音也更严重等。环评团建议增加环境质量监测站,并加强翻新和填海项目的数据分享等。环评团也提议拟定更详细的协调计划,以降低潜在的环境风险。

裕廊集团将落实措施降低对环境影响

迁徙滨鸟一般会在退潮时到滩涂觅食,因此当局会安排只在涨潮时施工。(档案照片)

裕廊集团和移民局联合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裕廊集团将与指定承包商合力制定详细的环境管理和监测计划;施工期间,必要的措施都会落实,以减少对环境的影响。

例如,迁徙滨鸟(shorebird)一般会在退潮时到滩涂喂食,当局会安排只在涨潮时施工。此外,用于填海的积淀物量也将接受严格把关,确保填海工程的影响不会超出环评报告的预测。

施工前,当局会沿着兀兰海滨公园的海岸线筑起三米高的屏障,把对附近鸟类的噪音降至65加权分贝,即鸟类可忍受的水平。此外,当局也将测试动态噪音测绘技术,利用多个噪音传感器同时测量、可视化和识别施工的噪声源,旨在提高噪音管理效率与效益。

裕廊集团也正探讨优化监测措施,例如在万礼红树林和滩涂测试以人工智能辅助的鸟类监测系统,补充人工鸟类计数调查。若测试顺利,机器学习将提供可靠的实时鸟类计数数据,减少因人类到现场采集数据而入侵具生物多样性的地段。

为减少本地生物多样性的丧失,裕廊集团也将与国家公园局合作,敲定重植部分边缘红树林的细节,以保存遗传多样性。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