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两型号直升机拥全面作战能力 提高运输搜救灵活度

新加坡空军部队的H225M中型直升机(左)与CH-47F契努克重型直升机(右)已达到全面作战能力。担任H225M首名指挥官的125中队队长俞斌辉中校(前左)与来自126中队的现任CH-47F指挥官陈冠勇少校在两架直升机前合影。(郑一鸣摄)
新加坡空军部队的H225M中型直升机(左)与CH-47F契努克重型直升机(右)已达到全面作战能力。担任H225M首名指挥官的125中队队长俞斌辉中校(前左)与来自126中队的现任CH-47F指挥官陈冠勇少校在两架直升机前合影。(郑一鸣摄)

字体大小:

我国空军部队的H225M中型直升机与CH-47F契努克重型直升机,已达到全面作战能力。它们将分别取代AS332M型超级美洲豹直升机和CH-47D型契努克直升机,提高武装部队执行搜索救援等任务以及运输等方面的能力。

宣布两款直升机达全面作战能力(Full Operational Capability)的仪式,星期四(4月11日)下午在三巴旺空军基地举行。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出席仪式并试乘H225M。他致辞时指出,H225M和CH-47F将使武装部队的运输能力更强和灵活,增强空军执行搜寻救援、空中医疗疏散,以及人道救援和减灾(Humanitarian and Disaster Relief,简称HADR)等任务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这两种新型直升机平台还将加强跨军种融合,使新加坡空军部队能在运输部队和装备时更好地支援陆军和海军。”

他举例,今年农历新年期间,我国空军部队就出动H225M直升机,从新加坡飞越120公里,为一名油轮船员进行空中医疗疏散任务。2022年3月澳大利亚水灾期间,我国在昆士兰州奥基(Oakey)基地派驻的契努克直升机分遣队,也派出两架CH-47F直升机协助救灾。

国防部在2016年敲定添购这两款直升机机型。H225M直升机的航程较AS332M直升机多约两成。凭借较高的载荷能力、便捷的机舱进入方式、高速巡航、航程长和飞行灵活性,H225M使我国空军更有效地在搜寻救援、空中医疗疏散,以及人道救援与减灾等方面执行任务。

CH-47F同样可执行包括搜索和救援、空中医疗疏散、部队运输、灭火和人道救援与减灾等广泛任务。它配有全面集成的数码化驾驶舱管理系统,为飞行员提供更多关于周围环境的信息,以及先进的自动驾驶能力。它也配有包括卫星通信系统和自我保护套件在内的先进航空电子设备与功能,让CH-47F有更好的回避或承受人为敌对环境的能力。

问及在达到全面作战能力时遇到的挑战,来自126中队的CH-47F指挥官陈冠勇少校(38岁)说,我国天气炎热、临海,须让维护工作适应我国气候环境。此外,武装部队四大军种间也须紧密协调。他指出,相比A330多用途添油运输机C-130运输机这类固定翼飞机,直升机可在任何地点降落,率先将救援人员或紧急物资运往最有需要的地方,如环境恶劣的救灾现场。

指挥官:直升机可扮演 “最后一英里”角色

担任首名H225M指挥官的125中队队长俞斌辉中校(42岁)补充,直升机可扮演“最后一英里”的角色,譬如2004年的印度洋大海啸救援行动。当年曾参与救援行动的拉维詹德兰三级军事专才(Ravi Chandran,55岁)回忆说:“我们刚抵达时,那里已被彻底摧毁,C-130运输机都无法降落。直升机飞进灾区后,我们得以进行大量的工作。当年能亲临现场并伸出援手,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国防科技局能力发展主管(直升机)林伟庆受访时说,面对旅行限制、人员分隔、供应链扰乱等因素,冠病疫情影响了两架直升机达到全面作战能力的进度,尤其是H225M。但团队见招拆招,与原件制造商协调,如通过远程虚拟方式进行测试、验收等环节,并减少所需人员数量。

“这过程相当冗长并且需要更长时间,但任务仍然得以完成。”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