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海浮沉苦无边 家有灯火照归途

在戒毒所,重犯风险评估等级高的嗜毒者每周要上三次心理辅导课程,旨在帮助他们独立思考,重新审视与毒品的关系。(李冠卫摄)
在戒毒所,重犯风险评估等级高的嗜毒者每周要上三次心理辅导课程,旨在帮助他们独立思考,重新审视与毒品的关系。(李冠卫摄)

字体大小:

斯巴(假名,43岁)从青春期开始就陷入毒海,去年第四次因吸毒被捕,原本可能面对最高13年的长期监禁,但当局允许他转入戒毒所改造,如果成功,他三年后就能与日日思念的儿子团聚。

斯巴当兵时,出于好奇开始服用毒品丙诺啡(Subutex),结果欲罢不能,只要毒瘾发作便开始寻找毒品,也曾以海洛因等替代。去年他被捕当天,肃毒人员上门时,五岁的儿子在房间睡觉,斯巴含泪与儿子吻别,还骗他说自己只是离开一阵子,很快就会回来找他。

“儿子出生后,与我很亲,他学说话,第一个叫的人就是‘爸爸’。可是我却辜负了他,他现在都还不知道我在监狱,时不时会问妈妈,爸爸在哪里。我打算出狱后向他坦白自己做错的事情,希望他能原谅我。”

斯巴因为吸毒入狱四次,累计服刑长达10年,其中一次曾被判超过五年的长期监禁。他说,与长期监禁不同,戒毒所提供了具针对性的心理辅导课程,教导他把专注力放在当下,不去胡思乱想。

“以前毒瘾发作时,我的思绪是很乱的。戒毒所教会了我如何理清自己的思绪,思考可能对家人造成的伤害,从而控制自己的行为。”

像斯巴一样有吸毒前科的嗜毒者,比初犯者更容易再次陷入毒品的陷阱,这些重犯者也是导致本地吸毒率居高不下的原因。为解决这个问题,自2019年滥用毒品(修正)法案通过后,当局让那些被捕至少三次、可能被判长期监禁的嗜毒者,转入拘留期较短的戒毒所。

推出更具针对性心理辅导课程 加强修复家庭关系

在以心理学为基础的改造计划(Psychology-based correctional programmes)下,戒毒所近年来也推出更具针对性的心理辅导课程,加强修复家庭关系的工作。

戒毒所自2022年起,便将被捕至少三次的嗜毒者与其他嗜毒者的心理辅导课程区分开来。重犯风险评估等级高的嗜毒者每周须接受三次相关课程,其他嗜毒者则是一到两次。

改造更生处处长林爱莲助理监狱总监说,“长期监禁可能让他们与社会脱节,与家人生疏,更容易迷失自我。相比之下,戒毒所的改造更有助益,可以帮助他们改变对毒瘾发作的心态,修复与亲人的关系”。

惩教改造辅导员贾亚特里说,“为他们设计的课程注重培养独立思维,通过对话环节促进思考。嗜毒者诉说毒瘾复发的经历,回答关于毒瘾原因的问题,如果他们提到家庭因素,我们便询问这是否与毒瘾复发有直接关系等。通过一问一答的交流,引导嗜毒者思考从未想过的问题”。

入狱时间越长,有前科的嗜毒者与亲人的关系往往越疏远。林爱莲说,“当发现自己能从嗜毒者的身份转变为好丈夫或好儿子时,他们会感觉到人生有了使命感,更有动力去接受改造”。

贾亚特里举例说,自己曾经辅导过一名年约30岁的前嗜毒者,他前后因吸毒入狱超过五次,最后一次被转入戒毒所。贾亚特里发现这名嗜毒者有一名深爱的女友,便以此鼓励他扮演好伴侣的角色。

“去年我在外面偶遇他,当时他已经出狱,我发现他变得非常自信。他感谢我给予他的辅导,也告诉我即将与女友结婚,因此决心重新做人,也早已摆脱旧的朋友圈,这令我感到很欣慰。”

男子27岁四次入狱 与家人修复关系是改造动力

凯文(假名)年仅27岁就已四次入狱,父亲对他失望,不再来探监,让他倍感孤独,决心在戒毒所努力改造。(李冠卫摄)

16岁开始染上毒瘾,27岁的凯文(假名)已经四次入狱,弟弟也因吸食他的毒品而染上毒瘾。他懊悔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哥哥的责任,父亲也不再来探监,这使他痛定思痛,盼望出狱后能与家人修复关系。

因父母在国外,凯文16岁那年,在朋友的诱惑下,与他们一同在家中吸毒,之后便开始在毒海浮沉。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吸毒的场景有一天会被弟弟撞见。

“当时我18岁,弟弟才16岁。我独自在房里吸毒,但因忘了锁门,便被开房门的弟弟撞见。弟弟说好奇想试试看,我也没有阻止。在那之后,弟弟也染上了毒瘾,我们有时会在家中一起吸毒,也曾因吸毒入狱。”

凯文说,尽管弟弟出狱后便立刻戒毒,也原谅了自己,但他仍然对弟弟感到亏欠。而父亲更是对自己深感失望,这次入狱后再也不来探监,使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

他说:“戒毒所时不时会邀请释囚回来分享他们的经历,谈起自己如何与家人恢复关系,让我受益良多。除了学习到一些生活经验以外,我也感受到了希望,期待出狱后与家人和好,因此更加决定要改过。”

狱署长担心嗜毒者入狱次数多 便会被家人放弃

家人是推动嗜毒者改造的一大动力,负责管理入狱至少三次的嗜毒者的B5狱所惩教单位主管郑善美狱署长说,许多年轻的嗜毒者觉得自己还有大把时间,再加上个性冲动,导致他们出狱后又重犯。“我担心他们会像那些年龄大的嗜毒者一样,随着入狱的次数越来越多,家人便也放弃了他们。”

除了邀请释囚回来分享经历,戒毒所自去年起也与家庭服务中心合作,举办不同的研讨会,教导前嗜毒者的家庭成员如何与他们交谈,为他们提供适当的帮助等。

负责辅导课程的惩教改造辅导员贾亚特里说:“通过这些活动,我们在这些家庭成员身上发现了明显的改变,比如以往一些不愿意说话的家庭成员,开始在探监时与囚犯主动搭话,也更愿意了解他们。”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