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首歌的时间错开人流 新加坡体育城管理人潮有创意

除了播放当天演出艺人的音乐,新加坡体育城户外场地领导李立龙在不久前的一场演唱会结束时,在地铁站外向公众讲解安全须知,吁请他们不用着急。(新加坡体育城提供)
除了播放当天演出艺人的音乐,新加坡体育城户外场地领导李立龙在不久前的一场演唱会结束时,在地铁站外向公众讲解安全须知,吁请他们不用着急。(新加坡体育城提供)

字体大小:

演唱会散场人潮分批等待搭乘地铁的当儿,地铁入口处传来偶像的歌曲,让意味未尽的歌迷继续回味,新加坡体育城通过创意方式管控人流,获得不少海内外歌迷赞扬。

我国近两年举办了多场大型演唱会,来新加坡演出的艺人包括酷玩乐队(Coldplay)、美国歌坛天后泰勒丝,以及“火星人”布鲁诺马斯(Bruno Mars)等。

在新加坡国家体育场举行的演唱会,每场的出席人数可达5万人,室内体育馆则可容纳近1万人,人数还不包括到场外支持偶像的歌迷,以及到附近运动和购物的公众。面对一窝蜂要进入地铁站的人潮,工作人员必须尽快让散场人群进入地铁站,同时确保地铁站里不会过度拥挤,人群也不会因为等着进地铁站而感到不耐烦。

新加坡体育城户外场地领导李立龙(36岁),以及国家体育场的场地领导凯文(Calvin,50岁)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讲述了团队应对大型活动人潮时面对的困难,以及他们携手为演唱会或体育赛事的观众打造良好体验所做的努力。

演唱会当天 逾千人合作确保一切顺利

两人受访时说,所有演唱会或体育赛事,都得提前八至12个月策划和筹备,活动当天更得动员1000至1500工作人员,确保活动顺利进行。除了与主办方商讨在场进行的其他活动,比如售卖周边商品,团队也得留意公众可能聚集的地方。同一天若有两场大型活动,还得预先规划如何管控和错开人流。

以演唱会为例,李立龙说,公众往往会在演唱会结束后一窝蜂走向地铁站,为了避免推挤现象,他们会在地铁站隔出不同区域,引导大家分批进站。“我们会事先和地铁站职员及其他团队沟通,分批让他们进入地铁站。”

曾在私人公司当过活动策划员的李立龙,在今年1月底的酷玩乐队演唱会时灵机一动,提出通过播放酷玩乐队的歌曲来协助人流管控。

“以往在马拉松等体育赛事的起点都会播放歌曲,也有主持人带动气氛,我依样画葫芦,播放演唱会歌手的歌曲,为等待进入地铁站的粉丝和公众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李立龙后来发现,每播完一首歌,前一批进站的人群也散得七七八八,可以让下一批人进入地铁站。歌迷一边听着偶像的歌曲,一边等着进入地铁站,也更愿意配合工作人员的安排。由于效果不错,这一安排也在泰勒丝和布鲁诺马斯的演唱会结束后继续使用。

为提升体验感 体育城团队边做边调整

万一遇到两场演唱会同日举行,例如4月6日同一天有泰勒丝和韩国乐团Shinee的演唱会,人流管控是否会面对更大的困难?李立龙说,双方一早就已拟好对策,通过错峰方式疏导人潮。

Shinee演唱会比较早开始,结束时泰勒丝的歌迷还在入场中,工作人员一方面得把Shinee粉丝疏散到靠近加冷娱乐广场的地铁站B出口,同时在室内体育馆外放置告示,让那些赶场继续看泰勒丝演唱会的粉丝们,跟着随现场指示,步行到国家体育场。

他指出,团队边做边调整,从公众或游客的角度出发,提升他们看演唱会的体验。比如外国游客不一定懂MRT是地铁,工作团队在指示牌上添加“BTS”或“MTR”等外国用的地铁缩写,让游客知道该往哪里走。

尽管工作不容易,但公众一句简单的“谢谢”,足以让他和团队倍感窝心。“希望大家以后在演唱会的会场外看到我们时,跟我们打声招呼,也希望他们感受到整个顺畅的过程。”‘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