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缩小展示区 经营80余年荷兰村标志性杂志店歇业

已是荷兰村一道风景的杂志专卖店定在5月5日关张,许多老顾客得知消息后纷纷前往与店主森特尔(右一)话别。(梁麒麟摄)
已是荷兰村一道风景的杂志专卖店定在5月5日关张,许多老顾客得知消息后纷纷前往与店主森特尔(右一)话别。(梁麒麟摄)

字体大小:

荷兰村有一个历史悠久的杂志专卖店,很多人走过时都会被门外架子上一排排五花八门的杂志所吸引,禁不住驻足片刻动手翻阅。如今,这个独特的角落即将消失,因为业主决定歇业。 

这家杂志店在荷兰村主要街道罗弄力步(Lorong Liput)上,店主是森特尔(Periathambi Senthilmurugan,49岁)。这盘生意是他已故的祖父在1940年代开创的,从最初只派发报纸到如今成为杂志专卖店,经过了80多个春秋,跨越家族三代人。森特尔本有意将杂志店再传给正在读大学的女儿,然而事与愿违,他已决定在本星期日(5月5日)正式歇业。

森特尔受访时说,他从已故父亲接手管理这个店面以来,成本有所增加,而收入也减少了,但幸好没有亏损。他说,尽管如今网上有大量阅读材料,但购买纸质报刊的读者还是很多。

森特尔说,在纸版杂志的鼎盛时期,他的店里有超过7000种杂志,现在情况虽然不能和当年相比,但还算乐观。他之所以决定关闭杂志店,主要是因为商场管理方要将杂志店外的展示区缩小一半。

考虑在荷兰村另选地点营业 首要条件是可展示所有杂志

森特尔指出,如果展示区缩小一半,就无法展示“所有的杂志”,必然会失去大批顾客,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至于他是否会考虑搬到其他地方,森特尔表示有意在荷兰村另选地点,因为老顾客都在这里附近。他强调不想在商场里经营,因为他曾尝试过在商场里开档,但生意并不理想。他希望找到一个开阔的地方,尤其是有足够的空间展示“所有的杂志”。

森特尔说:“当人们经过时,只要看到喜欢的杂志,就会购买。很多顾客并非特意前来买杂志,而是被吸引了才会买。”

目前,森特尔打算继续提供派报服务,等到有合适的地点了,就会考虑重开杂志店。

熟客特地前去道别

《联合早报》记者星期五(5月3日)上午走访这家老店,看见很多人知道它要歇业的消息后特地前来。其中,不少客人显然是熟客,他们与店主之间就像老朋友那样热情交流互动。

罗达伦(44岁,海运行业)就是特意来向森特尔说再见的。他说,自己从小在荷兰村长大,这里充满了他的成长记忆,包括这家杂志店。“小时候,我常常在杂志店购买漫画杂志,对这里有着特殊的感情。尽管我现在也订阅电子书籍,但纸质书籍和电子书的感觉完全不同,实体书的独特体验无法被取代。”

也住在附近的赖丽慧(55岁,退休)得知杂志店即将歇业后,便赶来购买杂志。她受访时说:“这里的杂志种类很多,不需要问就能找到喜欢的杂志。在这里寻觅喜爱的书籍是一种快乐。”

本地画家蔡的𣚦(64岁)在网上看到杂志店要关张的消息后,特意赶来将这个独特的角落画下来。他说,这家杂志店在这里很久了,以前店外摆放着更多杂志,后来可能是受各种限制,只能摆放在走廊两边。

他对这个荷兰村地标即将消失表示惋惜。“许多历史建筑物和传统生意都在逐渐关闭。因此,我决定将这个场景画下来,让新加坡的下一代人能够看到这个珍贵的记忆。”

本地画家蔡的𣚦得知杂志店要结束营业后,决定将杂志店这个充满记忆的角落画下来,让下一代新加坡人看到这段珍贵的记忆。(梁麒麟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