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者:善用华语与受众沟通 黄循财立场坚定但不失共同理心

2019年11月9日,时任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台上左二)出席《联合早报》举办的“善用组屋,安稳退休”讲解会,全程以华语同读者交流,回答有关组屋的各类提问。当天的讲员还有蒙福关爱家庭服务中心总监林汶国(中)和建屋发展局住房管理司科长庄美婵(右二)。讲解会主持人为资深艺人林茹萍(右一)和《联合早报》高级记者杨浚鑫(左一)。(档案照片)
2019年11月9日,时任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台上左二)出席《联合早报》举办的“善用组屋,安稳退休”讲解会,全程以华语同读者交流,回答有关组屋的各类提问。当天的讲员还有蒙福关爱家庭服务中心总监林汶国(中)和建屋发展局住房管理司科长庄美婵(右二)。讲解会主持人为资深艺人林茹萍(右一)和《联合早报》高级记者杨浚鑫(左一)。(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要能有效沟通,语言的运用是个关键。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深谙此道,近年来在华语方面明显下了工夫,扩大与公众的接触面。

黄循财曾透露,由于父母不懂华语,在家中用英语和马来语交谈,他从小学习华文华语面对很大挑战。

公众对他讲华语的印象,普遍从他担任国家发展部长开始。房屋课题与人民息息相关,他在讲解房屋课题时尝试以华语发言,确保不谙英语的长者也能接收到信息。

黄循财出席《联合早报》于2019年举办的“善用组屋,安稳退休”讲解会,全程以华语同读者交流,回答有关组屋的各类提问。他在现场侃侃而谈,表现并不拘谨,赢得不少人赞赏。

他隔年联合领导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在记者会上尽可能以华语传达有关冠病疫情的重大宣布和政策目标。

通商中国主席李奕贤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政治工作很多时候就是要传递重要信息,如果能以最适当的语言来说明最复杂的事情,做到深入浅出,就是成功了。”

李奕贤在2015年卸下政务官职务前,是贸工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他的经验显示,使用合适的语言能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并产生共鸣,有利于沟通。

在对比黄循财早期和目前的华语表达能力后,李奕贤推断黄循财是有意识地使用华语,鞭策自己取得进步,把短板补齐。

林邦区居民黄伟盛(25岁、大学生)亲身感受黄循财的华语进步了。他起初在社区当志工时,黄循财的华语说得并不是很好。“但他的华语现在很流利,对于和居民沟通有很大帮助,因为一些较年长居民只说华语,或以华语交流感觉比较自在。这是很大的改变,非常令人钦佩。”

黄循财在冠病疫情期间联合领导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他在记者会上解释政策时态度坚定,但也展现出同理心,让人印象深刻。图为政府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于2023年2月9日举行最后一场记者会,宣布解除剩余防疫措施。联合领导工作小组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左二起)、贸工部长颜金勇和卫生部长王乙康在结束最后一场记者会后,不约而同地露出会心一笑。卫生总司长麦锡威教授(左一)是每场记者会要员,为工作小组及整体抗疫策略提供意见。(档案照片)

专家:黄循财已培养出个人沟通风格

前公务员首长林祥源认为, 黄循财具备作为一名成功总理所需的特质,即想象力、领导能力、沟通能力,能够带领我国迈向新未来。(档案照片)

除了善用华语与受众沟通,据专家学者观察,接棒在即的黄循财,其实已培养出自己的沟通风格。

新加坡管理大学杨邦孝法学院副教授陈庆文说,黄循财自2011年踏足政坛以来,沟通风格便持续变化,在与不同阶层和利益相关者,尤其是新加坡人沟通时,越发自信,技巧也日趋娴熟。

“不变的是他愿意做出艰难的决定,并向人民解释。他和李显龙总理一样意识到沟通的重要性,因此在这方面多下工夫。”

陈庆文以黄循财担任国家发展部长期间捍卫政府的组屋屋契政策为例,指出虽不是所有人都认同政策,但他消除了人们对该政策的误解,并解释了屋契有时限的原因。

公共关系顾问与培训导师珀瓦尼(K Bhavani)也认为,黄循财善于向人民解释政策。珀瓦尼曾在公共服务领域任职35年,包括出任公共关系司长及部长新闻秘书。

这名前公务员认为,黄循财在冠病疫情期间联合领导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在记者会上的表现优秀。黄循财解释政策时态度坚定,但也能理解人民当下的需求和担忧,展现出同理心。“这些特质让人们对他的领导能力更有信心。”

据独立政治观察员陈添金博士观察,黄循财在记者会上面对提问时都会先思考问题,而不是急着作答。在他看来,这是良好领导能力的体现,既细心也理性,不走民粹路线。

珀瓦尼还注意到黄循财友善的一面,同他人接触时带着微笑,使一般人能很自在地上前和他交流。“他说话清晰、真诚,能轻易地和人民或在国际上建立联系。”

黄循财社媒内容多样覆盖面广 确保接触各年龄层与族群

身为新加坡第四代领导班子的一员,黄循财和其他相对年轻的政务官一样,善用社交媒体和公众交流。他使用的平台包括脸书、Instagram、X(前称推特)、LinkedIn、YouTube和TikTok,贴文和影片的内容多样,像是政策宣布、公务活动记录及个人爱好等。

新加坡国立大学传播与新媒体系的张玮玉教授说,黄循财的社交媒体覆盖面广,确保将触角伸向各年龄层和族群。

张玮玉分析黄循财脸书和Instagram账号,发现一个吸引很多人跟贴的是黄循财在2020年1月24日的脸书贴文。他当时向公众保证新加坡有足够口罩,并再次陈述医疗专家关于疫情期间佩戴口罩的建议。这是黄循财首则有过千互动的贴文。

第二个里程碑则是2021年8月16日,黄循财在贴文中回忆刚逝世的父亲。“公众开始认识和感受到黄循财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个性和共性。要在繁琐重复的政治活动中展现‘自己’是不容易的,而他的社媒内容随着时间推进,逐渐加重了个性化内容的比重。”

张玮玉指出,人们从这些贴文中认识到黄循财立体多面、有笑有泪的形象,但若要把这种亲切感发展为一种长期的信任,前提是黄循财得在社交媒体上保持真诚。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