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外交公务邮袋私寄名表 外交部司长被判入狱一周

被告胡鑫权(45岁)事发时是外交部的一名司长,他星期一被判坐牢一周,面判后表示有意上诉。(海峡时报)
被告胡鑫权(45岁)事发时是外交部的一名司长,他星期一被判坐牢一周,面判后表示有意上诉。(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将外交邮袋用在私人用途,协助女友人从中国寄送名贵手表回新加坡,罪行揭发后还谎称物品属于他父亲,外交部司长被判入狱一周,他不满刑罚,提出上诉。

被告胡鑫权(45岁)案发时是外交部一名司长。他共面对三项罪名,他早前承认一项向公务员提供虚假信息罪,其余两项欺诈罪交由法官星期一(5月20日)下判时纳入考量。

控方早前陈词时,要求法官判被告罚款6000元至9000元;辩方则恳请判被告不超过5000元的罚款,但国家法院法官莎米拉诗里巴蒂认为,有必要判处监禁。

法官:被告或损害外交部声誉

法官下判时说,被告滥用外交邮袋的行为可能对外交部的声誉造成损害,若被告的行为没有被纠正,也可能会影响新加坡在国际关系中的信誉,并让外交部陷入虚假尴尬的境地。

另外,外交邮袋应只用于邮寄外交文件,且仅供官方使用。被告身为高级公务员却明知故犯,还撒谎试图影响内部调查,他的罪行有可能严重损害公共服务机构和外交部的诚信。因此,法官认为起阻吓作用是主要的判刑考量,有必要判处监禁,判被告坐牢一周。

被告面判后,通过律师针对刑罚提出上诉。

《联合早报》报道,被告于2023年11月23日被控上庭时,已不在外交部司长名单上。根据不丹外交部官网在2022年5月发出的文告,被告当时是新加坡外交部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司司长。

曾数次隐瞒事实

案情显示,被告在2023年1月12日找上驻中国北京的一名外交部同事,谎称他的中国外交官朋友的父母要拿东西给他,希望同事能帮忙用外交邮袋把物品从中国带回新加坡。同事答应帮忙。

实际上,被告是想要私下帮助一名中国籍女友人姜思(译音)运输名贵手表,这名友人并非外交官。

同月17日,同事从中国飞回新加坡时,携带装有21只名贵手表、一枚戒指和七本儿童书籍的外交邮袋。同事对外交邮袋的内容物并不知情。

在过安检时,移民与关卡局人员发现外交邮袋内有手表,随后通知警方。外交部跟着也接获通知,一名副常任秘书于19日早上要被告对这起事件作出解释。

被告担心前程受影响,决定谎称手表是父亲的,认为上司会因此对他宽容,并将计划告知父亲。同一天傍晚,被告发电邮给副常任秘书,谎称手表是父亲的,也称是父亲要求他协助将手表带回新加坡。

贪污调查局接过此案展开调查,被告起初也向调查人员谎称手表属于父亲,但隔天(20日)早上承认罪行。

根据控状,除了寄送手表,被告也于2022年12月向外交部隐瞒事实,谎称装有班纳杜的外交邮袋是要寄给北京的一名同事,但其实是寄给熟人。

被告律师早前在庭上求情时透露,被告在认罪前一天向外交部提交辞呈,但当局还未批准,他事后也须面对纪律处分。被告在外交部服务17年,因一个反常行为而犯罪,他没有预谋干案,如今后悔所为。

外交部发言人早前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外交部要求所有员工坚守最高行为准则。在调查期间,被告一直放无薪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