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脸书贴文诽谤两内阁部长 李显扬被令赔偿40万元

人在海外的李显扬没有针对诽谤官司提呈应诉通知书,也没有派代表律师出席法庭聆讯。(档案照片)
人在海外的李显扬没有针对诽谤官司提呈应诉通知书,也没有派代表律师出席法庭聆讯。(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李显扬发脸书贴文诽谤两名内阁部长,高庭谕令他对两部长各别赔偿20万元,总赔偿额40万元外加讼费。

吴亦涵法官在星期五(5月24日)发出的书面裁决中指出,李显扬对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和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所做的诽谤属于恶意诽谤,他知道自己所说的话不属实,但仍公开发表含有诽谤内容的脸书贴文,事后也不肯向两名部长道歉和删除贴文。

在法官看来,李显扬所做的言论等于攻击两名部长的个人诚信、专业信誉与名声等,属于最严重的诽谤言论;加上考虑到两名部长的地位以及李显扬的知名度等其他因素,法官认为李显扬必须做出较高金额的赔偿。

人在海外的李显扬于星期五傍晚时分在他的脸书网页对法庭裁决做出回应。他说:“事实是事实。尚穆根与维文部长声称要讨回名声清白,但他们却拒绝在伦敦法庭或独立国际法庭打这起官司。”

李显扬也称,包括讼费与其他开销如印制文件在内,两名部长共可获得约62万元。

尚穆根和维文在去年8月入禀高等法院,起诉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次子李显扬诽谤。由于李显扬没有提呈应诉通知书,高庭11月发出缺席裁决,批准两名部长申请的禁制令,谕令李显扬不准发表对两名部长的不实指控,并且做出赔偿。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左)和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右)在去年8月入禀高等法院,起诉李显扬诽谤。(档案照片)

这些不实指控包括,指称两名部长要求新加坡土地管理局给他们特别待遇,在装修莱道路黑白洋房时不必寻求批准就违法砍伐树木,以及不必支付装修费。

高庭在5月2日举行聆讯,让法官评估李显扬所须做的赔偿金额。两名部长以证人身份出庭,但由于李显扬没有出庭,也没派代表律师盘问,两人的供证不到五分钟就结束,法官当时决定择日做出裁决。

法官在判词中指出,一名答辩人有权选择是否对诉讼进行答辩,而综合各种证据,李显扬知道被起诉一事,也接到有关诉讼进展与聆讯日期通知,但他故意选择不对指控提呈答辩,也不对起诉人索讨赔偿一事做出回应。

在决定赔偿金额的过程中,法官考虑了多个因素,包括两名部长是我国服务已久的内阁部长,并且是具备最高诚信的国家领导人之一,同时李显扬是有地位和知名度的公众人物;根据过往判例,这两个因素可让法庭定下较高的赔偿金额。

另外,法官指出,李显扬所发的脸书贴文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并且在新加坡广泛被报道。李显扬事后拒绝道歉或撤下贴文的行为,也是法庭决定加重赔偿的理由。

在参考其他诽谤政治人物的判例后,法官最后决定谕令李显扬赔偿个别部长15万元的一般损害赔偿(general damages)和5万元的加重赔偿(aggravated damages),外加5万1000元的讼费。博客梁实轩与“网络公民”主编许渊臣过去涉诽谤时任总理李显龙的案子,分别在2021年被裁决赔偿13万3000元和21万元。

这起官司源于李显扬去年7月23日在脸书公开发出构成诽谤的贴文。两天后,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援引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对他发出更正指示,指该贴文包含三处不实,其中两处与两名部长租住莱道路黑白洋房有关。

7月27日,尚穆根和维文分别在脸书发表题为“李显扬的诽谤性言论”的贴文,要求李显扬道歉、撤回指责,以及支付2万5000元的赔偿金,并准备把赔偿金捐给慈善机构。

李显扬没有道歉,也没有撤下贴文。他两天后回应称,尚穆根和维文误解了他的话,他从英国发出的贴文并没有断言尚穆根和维文因腐败或个人利益,而让土地管理局给予他们优待。他也称,如果尚穆根和维文认为他们确实有理,就应在英国起诉他。

律师:获判赔偿方可申请执行判决

受访律师指出,即使对方不在新加坡,或不愿做出赔偿,获判赔偿的一方仍可以向法庭申请执行判决,查封与变卖债务人在新加坡的资产,例如汽车、房地产,甚至是房屋里的物品。

江祐贤律师(Cairnhill Law)告诉《联合早报》,在法庭发出裁决后,获判赔偿的债权人可向新加坡法庭申请执行判决(enforcement order),让法庭的执达吏(bailiff)查封债务人(被判做出赔偿的一方)在本地的动产和不动产。执达吏会变卖这些资产,之后把可发放的款项交给债权人。

如果知道债务人的银行户头号码,债权人也可以用该银行户头号码申请扣押户头里的款项。另一个方法则是向法庭申请让债务人破产。

倘若债务人在新加坡的资产不足以偿还全额赔偿,黎鸿业律师(Union Law)指在这情况下,债权人可考虑到债务人拥有资产的其他国家,申请执行新加坡法庭的判决,但必须按照当地法律和法庭程序做出申请。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