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府与社服机构合力推进 更多雇主提供特需学生实习就业机会

潘燕珍从小只能看到局部的光影,但她以正面的心态面对视障,努力学习。她今年获颁共和理工学院的专业文凭,期待投入职场继续学习。(李冠卫摄)
潘燕珍从小只能看到局部的光影,但她以正面的心态面对视障,努力学习。她今年获颁共和理工学院的专业文凭,期待投入职场继续学习。(李冠卫摄)

字体大小:

因视力障碍,潘燕珍(23岁)自小只能在见到些许光影的“模糊”世界中探索前行,一度担心无法完成实习毕业。尽管获得面试机会,公司以没有聘请视障员工的经验为由,无法录取她。她后来在校方的协助下,到新加坡导盲犬协会实习。今年毕业自共和理工学院后,潘燕珍正在积极找工作,期待踏入职场。

本地学生当中,估计约2.1%有特殊需求,18岁至49岁本地居民的特需人士比率估计约3.4%。

我国大专学府近年来加大力度与新加坡协助残障者自立局(简称新协立)等机构合作,帮助特需学生获取实习和就业机会。

近千名特需学生受惠 逾350名雇主参与“大专学府过渡职场”计划

新协立就业部署长周振兴答复《联合早报》时说,新协立通过“大专学府过渡职场”计划,为大专学府和工艺教育学院学生提供实习支援、督导、就业预备项目等。这项计划从2014年至今有近1000名特需学生受惠,超过350名雇主参与。

政府前年公布2030年加强残障服务总蓝图,其中一个目标是把特需人士的就业率提高至40%。根据人力部数据,2022年至2023年,这个比率为32.7%。周振兴指出,随着新协立加强与雇主的联系,特需群体的就业机会有所增加。这类职位空缺自2018年开始,平均年比增加24%。“根据我们的记录,去年4月至今年3月,来自不同领域的超过200雇主提供超过1600份工作。

“特需人士逐渐有更多的职业选项,包括分析员、数据研究人员等,改变特需群体只能从事蓝领工作的既定观念。他们有独特的强项,只要雇主重视他们的能力、安排适合的工作,他们也可以发挥实力,做出贡献。”

倪恩哲(前)不让脑性麻痹症阻碍他实现理想。他在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实习后,被公司录取。同事张顺益(后)是该公司实习计划下聘用的首名特需员工,如今在公司协助推展这个面向特需者的计划。(李姿仪摄)

淡马锡理工学院每年平均协助五六名特需学生获实习

共和理工和新大等学府也反映,近年来有更多企业愿意为特需学生提供实习。淡马锡理工学院学生支援与职业服务处处长黄添德指出,除了新协立,校方也与TomoWork合作,借助对方的雇主网络,为特需学生寻求机会。2020年至2023年,校方平均每年协助五六名特需学生获实习。

潘燕珍就读理工院时修读保健促进与管理,去年在新加坡导盲犬协会实习,指导其他视障者使用辅助科技,并策划活动。在学习路上,她也靠文字转语音等辅助科技和自身的毅力,完成大专教育。

出门在外曾遇到陌生人的冷言冷语,问她为什么不待在家,潘燕珍当时心平气和地回说,她也与其他学生一样须完成学业、自力更生。

视障人士就业机会较有限 望雇主愿意给机会

她受访时坦言,视障人士的就业机会比较有限。“不少企业没有与视障员工共事的经验,没把握能聘请我。视障或许限制了我能自由选择的道路,但只要有适合的工作,我都愿意尝试,希望雇主也愿意给我们机会。”

对倪恩哲(25岁)而言,求职还算顺利。患有脑性麻痹症的倪恩哲能独立出行,沟通自如,大学毕业前在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实习。这名新加坡管理大学毕业生来临7月将正式加入这公司,担任数据工程师。 他庆幸有校方和雇主的协助。

他在理工院修读商业分析课程时,有机会到网商等企业实习。大三那年,他到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实习,后来以兼职工身份回公司帮忙,即将成为全职员工。

倪恩哲(面向镜头)不让脑性麻痹症阻碍他实现理想。他在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实习后,被公司录取。同事张顺益(背对镜头,坐轮椅)是该公司实习计划下聘用的首名特需员工,如今在公司协助推展这个面向特需者的计划。(李姿仪摄)

他说,因身体状况,他选择搭巴士上班。尽管车程较长,但不必转车,可减少步行的路程。实习公司为他安排同事指导,帮他融入新环境。同事知道他外出堂食比较不方便,会陪他在公司用餐,或帮他打包一起进餐。

陈泓杰:实习是宝贵学习经验 让自己走出舒适区

患脑性麻痹症的陈泓杰(28岁)目前在一家公司从事科技工作,就读淡马锡理工期间到科技公司NTT Data实习。个性内向的陈泓杰说,实习是宝贵的学习经验,让他走出舒适区。实习公司体谅他行动不便,让他稍迟报到并提早下班,避开地铁的高峰时段。

他希望更多雇主能了解残障者的需求,愿意在工作环境中做相应安排。“有了工作后,我不单有收入,更重要的是,我能学习独立,扩大生活圈子。”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