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宝琨:低薪工友过去10年整体薪金涨30%清洁行业涨幅最显著

陈国明(左二起)、许宝琨和符标雄昨晚和大家讨论扶助低收入工友的相关课题。(徐颖荃摄)
陈国明(左二起)、许宝琨和符标雄昨晚和大家讨论扶助低收入工友的相关课题。(徐颖荃摄)

字体大小:

许宝琨说,过去十年,本地低薪工友的整体薪金涨了30%,贫富差距正在缩小。其中清洁行业薪金涨幅最为显著;陈国明也透露,对比十年前,本地清洁工最低薪金从1000元涨至约1700元,增幅高达70%。

许宝琨。(徐颖荃摄)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昨晚出席由民情联系组、《新明日报》和人力部联办的对话会时说,数据显示,本地低薪工友在过去10年的薪金涨幅达到30%,这对比同一时期的中位数中等收入工友,他们在过去10年的薪金涨幅为22%。

许宝琨说:“低收入工友的薪金涨幅比中位数中等收入工友的薪金涨幅要高了8个百分点。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流逝,低薪工友的薪水更接近平均收入工友的工资了,所以贫富差距是有拉近的。”

许宝琨强调,这项数据十分重要,因为它体现了我国的社会契约,在整体社会发展的进程中提升低薪工友,扶助他们获得薪水提升,不让他们落在后头。

陈国明:清洁工最低薪金增70%

陈国明。(徐颖荃摄)

总理公署高级政务部长兼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陈国明以“清洁工”的薪水举例说明,2014年政府在清洁行业试行渐进式薪金模式(简称PWM)时,当时清洁工的薪金为1000元,如今过去10年,本地清洁工的最低薪金已达到约1700元,增幅高达70%。

陈国明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假如我们没有渐进式薪金模式,我相信可能我们的最低工资可能还在1200到1400元左右。”

这场主题为“好好谈一谈之扶助低收入工友更上一层楼”的对话会在报业中心举行,共吸引130人出席。除了许宝琨和陈国明,新加坡全国雇主联合会委员符标雄也参与对话,并解答公众的提问。活动由UFM100.3电台主持人刘伟龙主持。

(前排左四起)新加坡全国雇主联合会委员符标雄、人力部兼永续发展与环境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总理公署高级政务部长兼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陈国明,以及《新明日报》总编辑朱志伟昨晚和与会的公众合照。(徐颖荃摄)

完成就业技能课程可获1千元 许宝琨:比中马票还易

许宝琨以比中马票还易的有趣言论,鼓励低薪员工提升自己,一旦完成就业技能计划(Workfare Skills Support)课程即可获高达1000元现金奖励。

针对部分低薪工友反馈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参与技能培训,许宝琨说,政府给予雇主和个人很多机会和津贴。不论是雇主要求员工参与培训,亦或是个人想要通过提升技能来找到更好的工作,都能够找到相关的津贴。

从去年7月1日起,符合要求的低薪工友可受惠于加强版的就业技能计划,他们只要持续完成培训后,即可获得高达1000元的“持续技能提升奖”(Training Commitment Award),高于早前的最高400元奖励金。

除此之外,一些需要由个人支付的指定课程还会给予培训补助。

许宝琨说,完成课程培训不仅可领取高达1000元的现金奖励,同时雇主还可能给予员工加薪,“这比你去买马票还容易中。”

政府去年10亿补贴 7万雇主受惠

政府去年发放10亿元补贴,7万名雇主受惠。

许宝琨认为,相较于其他国家的劳资政三方合作,这种经济模式在我国才真正的体现了出来,它的落地开花是三方经过磋商,所取得的一个平衡结果。因此,我们不能一味地抬高员工的薪金,而忽略了雇主的营运成本;反之,我们也不能只顾及到雇主的利益,而忽略了员工应得的薪金。

有鉴于此,他说去年当局在渐进式加薪补贴计划下发放了约10亿元帮助7万名雇主。今年加码,资助加薪额会从30%调高到50%,即雇主若每月多给工友100元,政府这两年就会帮忙承担多达50元。

他指出,这笔补贴让雇主即使在疫情中,也有办法让员工继续在薪金方面得到提升,公司也有办法继续生存下去。

渐进式薪金网站 将推出2新功能

渐进式薪金网站,接下来将推出两项新功能,日后或推出其他语言如中文版,让不谙英文的公众也能查询资料。

当局今年初推出渐进式薪金网站(Progressive Wage Portal),让低收入工友查询他们的职位、薪金以及应得的最低薪金。

许宝琨在对话会后接受访问时透露,目前正在优化网站,功能提升后,符合领取就业入息补助(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的低薪员工,将能查看他们当下已经领取的就业入息补助金额。他们日后也能通过该网站查看包括加班费在内,所应领取的薪金。这两项新功能的推出日期尚未定下。

此外,当局将研究以中文和其他官方语文呈现网站的内容,方便不谙英文的公众也能上网查询。

‘一刀切’做法虽易实行 最低工资模式或存2问题

为何我国选择渐进式而非最低工资模式?许宝琨表示其他国家实行最低工资,但基于现实挑战就不易被提高,最低工资可能变成最高工资。

许宝琨说,由政府制定一个最低工资制度,所有行业落实相同的最低工资,这种“一刀切”的做法虽然实行起来容易,但是可能存在两个问题:

其一,最低工资很可能变成最高工资。

假如政府制定最低工资为1500元,那么公司很可能认为1500元薪金已达到政府的要求,就不会为员工提供更高的工资。最终,1500元最低工资很可能沦落为最高工资。

这是发生在落实最低工资制度国家或区域的真实情况。许宝琨透露曾到亚洲区域进行访问时,当地有司机表示,尽管政府设立最低工资制度,但十多年来几乎“原地踏步”没有涨薪,最后无奈辞去工作成为私召车司机。

其二,不能适应市场的需求。

许宝琨举例,如果政府制定2500元的最低工资门槛,而一名最低级别的工友负责最简单的工作,公司又不得不根据最低工资支付2500元薪水,若负担不起,公司最终可能面临倒闭。

因此,许宝琨说:“一刀切的问题就在两个极端,它不能够适应市场的需求,一方面对某些工作来说可能是太低了,对某些工作来说可能是太高了。”

许宝琨强调,渐进式薪金模式的好处在于它的伸缩性更大一些,它可根据行业和领域的特定需求去量身定制,每个行业都有其潜在的最低工资,作为渐进式薪金模式的第一个梯级,随着员工技能提升,生产力的提升,员工薪水也会有所提升。

另外,许宝琨也提到,本地实际有一个全职员工的最低薪金门槛(Local Qualifying Salary,简称LQS),目前是1400元,今年7月起将调高至1600元。换言之,公司欲聘请外籍员工,必须给本地雇员至少1600元的月薪。

5182企业获渐进式薪金标志 符标雄吁消费者支持

符标雄。(徐颖荃摄)

5182家企业获渐进式薪金标志,符标雄呼吁消费者支持这些企业。

根据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网站资料,目前已有5182家企业获得渐进式薪金标志。

渐进式薪金标志。(人力部提供)

符标雄说,除了劳资政伙伴的紧密合作和努力,消费者的支持也很重要,他借机呼吁大家不要将价格作为消费的唯一考量,也考虑获认证的商家。他认为,企业已尽了本分,希望消费者也能助一臂之力,让企业更好地帮助低收入员工。

若违反规定 雇主将被取缔

雇主若违反渐进式薪金模式的规定将被取缔,包括禁止聘请外籍员工。

针对昨晚有与会者反映,有些公司可能没遵守渐进式薪金模式相关规定,许宝琨说,人力部调查显示,大多公司都是支持的,雇主也认为这是一个能够留住员工的措施。

他也说,当局会持续关注这个情况,若有雇主违反规定,将会采取必要的行动,包括禁止公司聘用外籍员工,这会对公司运作产生一定影响。不过,他不排除一些公司或许是忽略或不熟悉相关规定,所以人力部会从宽处理,但若非如此,而当局介入调查和进行协商后,公司还是不改做法,人力部就会展开取缔行动。

除了当局展开调查,员工也能通过工会或向当局举报,许宝琨强调,须多管齐下,才能杜绝违例行为。

渐进式薪金模式3好处

渐进式薪金模式的三大好处:

符标雄:渐进式薪金模式能帮助雇主以更好的工资和工作更好地吸引和留住人才。

符标雄说,渐进式薪金模式能帮助雇主以更好的工资和工作,更好地吸引和留住人才。

符标雄说,雇主难免会因为员工薪水增长而担心影响生意成本,因为提高生产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幸,政府推出了渐进式加薪补贴计划来帮组雇主在过渡时期减轻成本压力。

雇主在给予总月入不超过2500元的居民雇员加薪至少100元时,政府将在2024年资助50%的加薪额,比2023年财政预算案宣布的30%,高出20个百分点。

陈国明:保护工友,提升技能后获得更好的事业前景。

陈国明说,职总保护工友不单单是保护他们的工资,还要促进工友的工作环境和福利,以及工作前景,而不是日复一日做着同样的工作内容,一做就是几十年。

渐进式薪金模式能鼓励工友提升技能或学习新技能,藉着雇主和企业的转型,在未来得到更好的工作前景和发展。

许宝琨:注重提高了生产力,使雇主能够通过可持续的工资增幅与工友分享收益。

许宝琨说,劳资政三方的合作至关重要,当劳资双方的合作得到一定的妥协之后,之间面对的一些问题,政府再给予适当的补助来继续推动,完成更好的过渡。而随着工友的技能提升,企业的生产力也会得到提升,从而提升到另一个平台。

目前,我国渐进式薪金模式已涵盖九个行业和领域。在渐进式薪金模式、最低薪金门槛和渐进式薪金标志(简称PW Mark)认证计划的相辅相成之下,本地每10个底薪工友当中就有九人受惠。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