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近30年 又见新加坡人成为美国空军学院最优秀学员

新加坡的罗俊中尉5月从美国空军学院毕业。他是1995年以来,第二名获颁最优秀学员奖的新加坡籍学员。(陈斌勤摄)
新加坡的罗俊中尉5月从美国空军学院毕业。他是1995年以来,第二名获颁最优秀学员奖的新加坡籍学员。(陈斌勤摄)

字体大小:

我国军官罗俊中尉(25岁)2020年刚进入美国空军学院接受基本训练不久,膝盖就受伤,但他仍向教官要求参加接下来的突击课程。

在今年的美国空军学院(US Air Force Academy)毕业典礼上,罗俊受邀披上新加坡国旗,受颁最优秀学员奖(Outstanding Cadet in the Order of Graduation Award)。他是1995年以来,第二位获得此殊荣的新加坡籍毕业生。他也获颁九个学术及军事表现奖项。

在今年的美国空军学院毕业典礼上,罗俊受邀披上新加坡国旗,受颁最优秀学员奖。(美国空军学院提供)

罗俊日前回到新加坡,星期五(6月7日)接受了本地媒体的采访。他受访时说,突击课程的艰苦程度有如本地新兵接受的野外训练,幸好他赴美留学前已接受过基本军训和见习军官训练,因此在美国的艰苦训练没能击垮他。

他坦言,美国空军学院的同袍一般都是高中毕业后就入校,而他在新加坡不仅完成了基本军训,还完成了见习军官训练,在提交申请前曾犹豫是否要重复多一年的基本军训。

罗俊也是新加坡武装部队学术奖学金(军事)得主。当年,他知道美国空军学院每年收到的报读申请超过1万份,但录取率仅约一成,这个能代表新加坡的机会实属难得。此外,该学院的滑翔机(glider)等课程也非常吸引他。因此,他最终决定报读。“我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一个更好的军官,一个更好的领袖。”

对这名有志青年来说,从新加坡军训到美国空军学院毕业,一路走来并不容易。他说,当他在毕业礼上披上国旗时,心中对新加坡无比感激。“我得以披上国旗,能有这一天,靠的不只是我……那一刻不只属于我,也属于所有支持过我的人。”

在留学的日子里,除了军训考验耐力,罗俊也碰到语言障碍。虽然在新加坡和美国都说英语,但一些用词和口音仍有差异。在一次演练中,教官没听懂他说的“厕所”指的是什么,后来室友帮着解释,他才终于获准去了趟厕所。

年幼丧母不忘母亲教诲 努力向上考获佳绩

罗俊12岁那年,母亲逝世。这些年来,他的钱包里都放着妈妈的照片,照片背面写着对他的期许:要体谅别人、要努力、要尊崇上帝。他说,母亲曾在他上小学时为他报读补习班,甚至钢琴班,还买了不少十年练习册(10-year series),可惜妈妈没能看到他上中学后,各科成绩突飞猛进。

他说,小时候很不愿上钢琴课,到了中学才意识到妈妈要他多方面学习,都是爱的表现。“我至今还会经常想起母亲,但我从小就学会要将情绪和责任区分开来。”

在美国留学期间,罗俊得以跟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同学交流,不仅个人的视野拓宽了,也让他重新思考许多事,就如应该及时向父亲和后妈表达爱。“我记得第一次对父母说‘我爱你们’,是在2021年11月18日,我22岁生日那天……他们非常感动。”

这些年,罗俊和后妈相处融洽。“我告诉我的后妈,我已经不在乎是否得在‘妈’的前面加个‘后’字了。对我来说,她就是我的妈妈。”

罗俊现在已回到空军训练指挥部,继续接受飞行员训练。他将于今年底赴澳大利亚受训。

1995年,美国空军学院的第一位新加坡籍最优秀毕业生是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刘俊源中尉。刘俊源退役前是一名上校。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