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因父爱获新生 70岁体内有个近百岁肾脏

江福成手里拿着的是2002年和父亲出国旅游时的旧照。他非常感激父亲,让他得以在26岁那年重启人生。(叶振忠摄)
江福成手里拿着的是2002年和父亲出国旅游时的旧照。他非常感激父亲,让他得以在26岁那年重启人生。(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即将迎来70岁生日的江福成,精神矍铄,让人难以想象这位七旬长者体内有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年岁近百的肾脏。原来他很年轻时患了肾衰竭,父亲给了他一个肾脏,让他重获新生。

担任项目经理的江福成受访时说,他年少时十分好动,对足球更是情有独钟,不料在26岁那年却被诊断出肾衰竭。这对他是晴天霹雳,完全无法置信,因为当时年轻力壮,而且家中也没人有过这样的疾病。

国民服役体检验出尿液含血 多年后发展为肾衰竭

他是在1972年为国民服役做体检时验出尿液含血,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后,发现他患了慢性肾小球肾炎(chronic glomerulonephritis),八年后发展为肾衰竭。

在本地,导致肾衰竭的主因是糖尿病,超过一半肾衰竭病例都与糖尿病有关,其他导因包括多囊肾病(polycystic kidney disease)、红斑狼疮(lupus)和慢性肾小球肾炎。其中,肾小球肾炎由肾脏中称为肾小球的细小“过滤器”发炎所引起,可对肾脏造成严重损伤,进而导致肾衰竭。

江福成在病情逐渐恶化的那八年间,注意到体能逐渐衰退,日益感觉疲惫,后来连上下楼都非常艰难。“记得有一天,我在参加足球比赛时,完全没有力气把球踢出去。比赛结束后,我在球场上躺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有体力收拾回家......爬楼梯更是艰难,常人花两三分钟就能爬上天桥,我需要15分钟。”

由于肾功能持续退化,1980年,26岁的江福成不得不开始洗肾维持生命。那段洗肾日子给他的身心带来不小的痛苦。幸好大约六个月后,父亲的肾脏与他匹配,他就在那一年做了肾脏移植手术,接受了父亲的一个肾脏。

江福成说,当时父亲54岁,他知道肾脏匹配之后马上决定移植肾脏。术后,父亲没有出现任何并发症或肾脏问题,甚至到70多岁时仍继续工作。这位慈父在2009年去世,享年83岁。

换句话说,江福成体内的肾脏如今已经98岁高龄了,但这个肾脏的功能至今仍维持正常状态。他现在除了须继续服用终身免疫抑制药物,生活与常人没有大不同,外表也无异常。

他和妻子育有一对儿女,儿子34岁,女儿31岁;在饮食方面,他不会过度挑剔或克制;他日常也做一些较轻的运动,保持健康。

新加坡中央医院肾科高级顾问医生苏巴娜·坦加拉贾(Sobhana Thangaraju)解释,本地活体移植的肾脏平均寿命为20年左右,已故者捐赠的肾脏寿命则为15年。因此,江福成的情况相当少见,毕竟肾脏在体内已有44年,且功能至今无异样。这是中央医院做过的肾移植手术中,肾脏在病患体内存活最久的案例之一。

新加坡中央医院肾科高级顾问医生苏巴娜·坦加拉贾(左)说,本地移植肾脏在病患体内的平均寿命为20年,因此即将满70岁的江福成(右)的情况是特殊案例。她说,随着医学持续进步,病患可获得更好的医疗效果。(叶振忠摄)

等候已故者捐肾病人截至去年达400人 等待时间达九年

截至去年,本地等候已故者捐肾的病人名单上有400人,等待时间约为九年。

苏巴娜说,医生通常会更鼓励活体移植,这不但可使病患的寿命得以延长,生活品质也会大大提升。不过她指出,不能排除病患需二次移植的可能性,若在复诊时发现肾功能有衰退的迹象,医生便会建议病患考虑再接受移植。

中央医院在1970年完成本地第一个已故者捐赠的肾脏移植手术,并于1976年进行本地第一个活体肾移植手术。

苏巴娜强调,这些年来医学进步十分显著,从手术程序到术后管理,都能有效地让接受肾移植的病患获得更好的医疗结果。

“若以10年存活率为准基,在70年代接受活体肾脏移植的患者的移植器官存活率为52%,现在提升到82.8%。患者的10年存活率,也从70年代的65%增至现在的89.1%。”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