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马国遇车祸永久脑损 妻子入禀法院获赔约470万元

男子乘坐的汽车撞入前方拖车头的下方,虽救回一命,但脑部永久损伤,妻子入禀法院,获赔约470万元。(Lee Shergill LLP提供)
男子乘坐的汽车撞入前方拖车头的下方,虽救回一命,但脑部永久损伤,妻子入禀法院,获赔约470万元。(Lee Shergill LLP提供)

字体大小:

农历新年前夕回乡路上,新加坡籍男子一家四口在马来西亚南北大道遭遇连环车祸,男子的脑部蒙受永久损伤,言语和吞咽能力受影响,料终生难以重返职场,还须住在疗养院。妻子代为起诉涉事六造,获赔约470万元。

根据高庭日前发出的判词,2018年2月12日,现年44岁的伤者林俊雄,一家四口乘车前往柔佛士乃机场的路上,遭遇三车连环撞事故。事发地点在南北大道7.6公里处,朝往甘拔士收费站的地段。

当天,林俊雄的妻子冯薇敏安排一名司机载送他们一家到机场,准备搭飞机回返家乡沙巴。林俊雄坐在前座,冯薇敏与一岁和四岁的孩子坐在后座。

这起车祸涉及一辆拖着40英尺集装箱的拖车头、林俊雄一家乘坐的丰田汽车和一辆宝马汽车。拖车头在前方行驶,而丰田则在两车之间。

事发后,林俊雄受困在车座和拖车头的尾部,他被救出后被送往马国医院,隔天转回本地医院。由于伤势严重,他辗转几家医院治疗,隔年5月才出院。

伤势影响语言与认知能力等 伤者料难重返职场

林俊雄蒙受的伤势包括头骨和脸部骨折,脑部损伤也导致他出现语言障碍、吞咽困难及认知能力受损等,料难以重返职场。

本案的第一至第六答辩人依次为丰田汽车司机叶建辉和雇主刘廖生、宝马驾驶员罗温宏、拖车头司机加法里和拖车公司,以及丰田汽车的保险公司。

事发前,加法里为避开拥堵,从重型车辆通行的最左边车道,驶向中间车道。拖车头以介于每小时5至10公里之间的车速行驶,过程中一度往右侧移动,但并未进入丰田汽车行驶的右边车道。

根据罗温宏的证词,行驶在右边车道的叶建辉见拖车头移动,想要避开而往右转,在快要撞上中央分界堤时,又往左转,最后失控撞上拖车头。紧跟在后的罗温宏因无法及时刹车,撞上丰田,导致丰田汽车被推向拖车头后下方。

根据专家的分析,林俊雄的伤势,约66.6%至90%是丰田汽车与拖车头相撞造成的;宝马撞上丰田可能加剧林俊雄的伤势,约占10%至33.3%。

高庭司法委员黄律愷认为,加法里以危险方式驾驶拖车头,明知重型车辆应靠左行驶,却为了避免拥堵转换到中间车道,间中还一度向右侧移动,因此他和公司必须承担五成的赔偿责任;拖车头行驶缓慢,且并未进入右边车道,叶建辉因疏忽做出过度且不合理的反应,但没有证据显示他鲁莽或超速驾驶,因此裁定他和雇主承担三成的责任;其余两成责任则由没有保持恰当行车距离的罗温宏承担。

毕业于爱尔兰国立大学金融系的林俊雄,在意外发生前五天,入职安老协会担任财务主管,月入3500元。在林俊雄出院后,冯薇敏起初聘请一名女佣帮她在家照顾丈夫和孩子,但随着林俊雄的身体好转,脑部损伤的他开始出现动粗,又与孩子抢食等行为。

这令事发后一人挑起养家重担的冯薇敏近乎崩溃,只好将丈夫送往疗养院,交给专人照顾。饱受压力的她,至今仍须接受心理辅导。

司法委员最终裁定,答辩人必须赔偿共约470万零960元,这包括近160万元的收入损失、约187万元的20年疗养院费用、对所承受的痛苦的25万3000元赔偿等。

诉方律师:即使车祸马国发生 若在新加坡蒙受损失仍有权在本地索赔

诉方的代表律师是来自Lee Shergill LLP的拉杰星。律师指出,虽然这起车祸发生在马国,涉及的都是马国注册车辆,驾驶者都是马国公民,但新加坡公民若在马国发生意外,而蒙受的损失主要发生在新加坡,便有权在本地提出索赔。

另外,家属不应被视为“免费的看护者”,作为辩方减少赔偿金的理由。受害人也有权索取家属为他们提供照顾的费用,而家属不应在照顾受害人时苦苦挣扎,应该向护理人员求助。

《联合早报》2021年曾报道,一名拥有德国和瑞士双重国籍的银行前高管波尔曼,2014年11月骑脚踏车时遇车祸头部受创,认知能力严重受损,难以重返职场,后来获赔1366万余元。(人名译音)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