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新航SQ321赔偿方案合理与否 须看伤势具体情况

受访律师认为,赔偿合理与否取决于乘客伤势的具体情况,但即使归类相同的受伤类型也可能存在很大的差异。(档案照片)
受访律师认为,赔偿合理与否取决于乘客伤势的具体情况,但即使归类相同的受伤类型也可能存在很大的差异。(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针对新加坡航空公司对强烈气流事故作出的赔偿方案,受访律师认为,赔偿合理与否取决于乘客伤势的具体情况,但即使归类相同的受伤类型也可能存在很大的差异。

卫达仕凯德律师事务所(Withers KhattarWong)纠纷处理合伙人林慧吟律师说,赔偿合理与否要看乘客伤势的具体性质。

“轻伤和重伤的分类相当笼统,归于同一类的受伤类型也可能有很大的差异。就轻伤而言,某些乘客可能获得过高或过低的赔偿。值得注意的是,重伤者所获的2万5000美元是预付款,不一定就是付给乘客的全部赔偿金。”

Meritus Law律师事务所董事乌尚·普雷玛拉特内(Ushan Premaratne)律师也认为,赔偿是否合理得看具体伤况。

律师:一旦接受赔偿提议 乘客不能再进一步索赔

他说,轻伤者可获赔1万美元似乎是最终和全面解决的赔偿,“这意味着一旦接受赔偿提议,乘客将不能再进一步索赔”。

轻伤乘客若要索取超过1万美元的赔偿,就须考虑得花时间和金钱聘请医生和律师来评估应得赔偿,即意味着须预先支付大笔费用;这对于仅蒙受轻伤如扭伤手指或轻微划伤的乘客来说,根本不划算。

“不过,这还须区分身体和心理创伤。一些身上只有轻伤的乘客可能面临严重的精神创伤,心理咨询和精神治疗的费用可能很高。”

乌尚说,新航已致函每一位有关乘客,让他们直接与新航沟通。他透露,一些乘客已联系他,寻求关于谈判的建议。

他指出,海牙航空仲裁法院和新加坡国际调解中心今年2月签署了谅解备忘录,鼓励在与亚洲航空相关的争议中采用和推动调解途径。

“如果索赔金额较大且与新航意见分歧,乘客在启动任何法律程序前,可考虑先在新加坡国际调解中心进行调解。”

若不满赔偿方案 可亲自或通过律师同新航协商

林慧吟说,乘客如果对赔偿方案不满意,可尝试亲自或通过律师同新航进行协商。

“如果协商后仍不满意,乘客可对新航提起仲裁程序。乘客可从飞机应抵达目的地当日算起的两年内提出索赔。”

乌尚说,新航已表明会继续支持受影响的乘客,并已直接向乘客提议会承担医疗费用,但他建议,新航应建立一个平台,让乘客的伤情得到客观评估,好让新航和乘客能够就适当的赔偿进行有意义的对话。

“如果没有共同的平台,可能会出现乘客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根据不同的医疗和专家证据提出不同的索赔。”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