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具甲醛超标全家病倒 屋主拟起诉装修公司

公寓屋主宋红军(52岁)在网上购买了甲醛测试机器,向记者展示测试结果。(吴先邦摄)
公寓屋主宋红军(52岁)在网上购买了甲醛测试机器,向记者展示测试结果。(吴先邦摄)

字体大小:

新公寓家具甲醛浓度严重超标,商人一家四口入住新居后陆续病倒。与装修公司交涉无果,没能就赔偿事宜取得共识后,商人找人拆掉新家具,并决定找律师起诉装修公司。

要起诉装修公司的商人是52岁的宋红军,他于2023年6月在鑫悦府(Normanton Park)买下一个约160平方公尺(1615平方英尺)的公寓单位后,委托Far East Service Centre公司为新家装修和添置家具。

女儿眼干涩和喉咙痛等 妻子持续两周失声

宋红军受访时告诉《联合早报》,新家装潢完毕后,一家人今年3月13日搬进新家,八岁女儿当天就出现眼睛干涩和喉咙痛等不良反应。起初妻子和他还不以为意,直到他自己也出现类似症状,妻子更在持续两周失声后看医生,才从医生那里得知可能是甲醛(Formaldehyde)中毒。

宋红军接着向装修公司反映,后者也在4月2日找人上门,对屋内的家具做了甲醛和总挥发性有机物(TVOC)检测。

调查报告显示,所检测的36件家具里,只有五件家具符合标准,五岁小儿子卧房一个抽屉里的甲醛浓度甚至高达4.8,是甲醛含量浓度上限的60倍。

根据SS554空调建筑的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守则,甲醛含量不能超过0.08PPM浓度。

宋红军说,证实是甲醛超标问题后,装修公司两次聘请专业除甲醛公司上门治理,但每次治理都只能抑制甲醛释放一段时间,无法达到根除的效果,再加上宋红军担心除甲醛时喷的药水会对人体有影响,双方都同意要寻求其他解决方案。后来,装修公司提议出钱让宋红军一家搬出去住,但公司提供的条件不足以支持宋红军入住高档酒店,公司为宋红军一家找的住所环境太糟无法让宋红军满意,因此双方迟迟无法达成共识。

双方协商无果 装修公司冷处理

宋红军称,双方最后一次在4月30日协商无果后,装修公司便开始对事件冷处理,不再接收宋红军发出的简讯和来电。

“我们一家人在客厅打地铺近三个月。在这期间,我还特地买了两台空气净化器,并将所有窗户打开,以减轻甲醛对身体的伤害。”

记者上门采访时,走进宋红军小儿子的卧房,一进卧房就闻到一股异味,在里面待了半分钟就明显感觉眼睛干涩刺痛。

宋红军的妻子说,家里原先还想把宋红军87岁的父亲接过来住。“不敢想象老人家对甲醛会有什么反应。”

宋红军称,在面对装修公司的冷处理后,他决定采取行动,发律师信给装修公司,对方最终愿意为宋红军免去7800元尾款,外加2万3000元赔偿,以及多上门几次清除甲醛。

对于装修公司的方案,宋红军一口拒绝。“单是购置家具就花了3万3000元,我还得请人上门拆除旧家具跟其他费用,装修公司提供的方案,根本没有诚意。”

几番交涉不果后,宋红军不想再拖,星期一(6月10日)找人上门将旧家具全部拆除,准备正式起诉对方。

双方交涉无果后,宋红军已经于星期一将旧家具全部拆除。(陈渊庄摄)

记者也向Far East Service Centre的负责人询问此事,对方声称已经了解相关法律条款及行业规范,并否认有任何违规的操作。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