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场主指农场将掺鸡粪污水排入海 臭味难忍影响鱼生长

每当入夜后,图中面向西柔佛海峡的排水口便会排出带有臭味,覆盖了一层泡沫的污水。(卓祾祎摄)
每当入夜后,图中面向西柔佛海峡的排水口便会排出带有臭味,覆盖了一层泡沫的污水。(卓祾祎摄)

字体大小:

林厝港海上渔场主投诉鸡蛋农场长期把掺有鸡粪的污水排入海,不仅影响水质和鱼儿生长,异味更让生活在海上的各渔场主难忍。

林鑫源(58岁,渔场主)告诉《联合早报》,他与海上另外七八家渔场已经忍受污水异味情况多年,由于自己的渔场最靠近污水源,他因此代表大家向当局反映此事,奈何情况持续了两年还没改善。

受影响的多家渔场坐落在西柔佛海峡。据林鑫源所说,2022年之前,他们就留意到沿岸一个排水口几乎每天排出浑浊不清,覆盖一层白色泡沫的污水。“这些污水带有鸡粪臭味,而排水口的源头是一家鸡蛋农场。我拍了不少视频存证,并多次向当局反映,可是情况依旧。”

当局后来告诉林鑫源和一众渔场主,过量的饲料和排泄物都可能导致氧量减少,进而影响渔产。他们到了那个当下才意识到过多粪便沉入海床的严重性。“如果鱼粪都会对鱼产生影响,鸡粪岂不更严重?”

根据林鑫源的描述,过去两年多,污水的排放不曾停过,每逢下雨排水量更大时,只要海上一吹风,恶臭就会扑鼻而来,对长期在渔场工作的人造成健康影响。他们甚至怀疑,鱼苗动不动翻白肚,鱼成长速度放缓,跟海水受鸡粪污染不无关系。

林鑫源曾几次深夜划船到排水处提取样本,交给环境局和食品局化验。(卓祾祎摄)

为了让《联合早报》记者了解实况,林鑫源主动邀请记者,在入夜涨潮时乘坐他的小船到排水口一探究竟。

当时是晚上10时,林鑫源开船带记者来到距离渔场约400米的排水口。小船逐渐靠近排水口时,一股浓烈的恶臭味马上扑鼻而来。

在手提电灯的照射下,记者看到呈暗灰色、连带大量泡沫和泥泞状物的污水正从排水口流入海里。林鑫源最近一次拍摄的视频,还可以看到污水掺杂了不少鸡毛。

排进海里的污水不仅恶臭难当,更明显带有泥泞状异物。(卓祾祎摄)

安安农场去年被提控并罚款 若再犯当局将采取行动

针对林鑫源的投诉,环境局在回复《联合早报》时证实,环境局和食品局自2022年起便接到渔场主关于柔佛海峡海水被污染,影响鱼成长的反馈。

当局检查后发现,安安农场没有妥善管理雨水径流,让受污染的水排入柔佛海峡。为此,在2022年向安安农场发出警告信并处以销案罚款。

2023年10月,安安农场更因在同年4月让地面径流排入海中而被提控,被罚5000元。

环境局和食品局从2022年9月起与农场合作,加强农场管理,减少径流污染,以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环境局也要求农场在排放雨水径流前必须进行收集和处理。

环境局也说,农场于2022年11月改进污水坑,以更有效地储存雨水和去除里头的固状污染物,并提升了水循环系统以减少水径流。

“环境局和食品局已经联系了渔场主并正在跟进,我们正在密切关注排水口的排放情况,必要时会指示安安农场采取进一步设施。如果后续还有排放,环境局将毫不犹豫采取执法行动。”

专家:排泄物中氨含量可导致鱼死亡

新加坡国立大学生物科学系副教授方浩田受访时指出,未经处理的排泄物会增加水中溶解氨水平,氨对生物有剧毒,也非常刺鼻,可导致鱼死亡。

他解释道,陆地动物的排泄物以尿素或尿酸的形式排出,这些物质可被环境中的微生物转化为氨。

氨也会被环境中的细菌转化为硝酸盐,会导致水体富营养化,引起藻类大量繁殖,从而降低海中氧气。本地东西柔佛海峡过去就曾发生过藻类繁殖和水里氧气低导致大批鱼死亡的情况。

他也提到,氨的水平很容易测量,相信所有渔场都已有制定了监控养殖水域氨水平的操作。“虽然人们可以在周围的空气中闻到氨味,不过柔佛海峡的大水体应该可以将氨稀释到无害的水平。”

至于养鸡场等农场,方浩田则说,一些蛋鸡农场有自己的生物能源发电机,可将废物转化为能源,这是一种高效循环和可持续的做法。“在任何情况下,农场废物都不应直接排放到环境中。”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