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生态大规模受损害 专家吁持续观察海洋生物恢复情况

新加坡自然学会海洋保护小组会长陈精祥星期天上午在滨海东通道一带,拍到一只身上多处被油污覆盖的草鹭(Purple Heron)。(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自然学会海洋保护小组会长陈精祥星期天上午在滨海东通道一带,拍到一只身上多处被油污覆盖的草鹭(Purple Heron)。(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目前虽未见海洋生态受漏油事故大规模损害,但海洋生态保护组织和专家担心事故对自然生态造成长期影响,认为油污清除后须持续观察海洋生物的恢复情况。

新加坡自然学会海洋保护小组会长陈精祥星期天(6月16日)上午到东海岸公园东部,有不少鸟类聚集的滨海东通道,发现那里水域已不见油污,但遗憾的是,他拍到两只沾染油渍的水鸟。

一只足部和部分羽毛被油渍染黑的岩鹭(Pacific Reef Heron),星期天上午出现在东海岸公园一带的滨海东通道水域,新加坡自然学会海洋保护小组会长陈精祥将它摄入镜头里。(受访者提供)

据他观察,其中一只是身上多处羽毛被油污覆盖的草鹭(Purple Heron);另一只是足部和部分羽毛被油渍染黑的岩鹭(Pacific Reef Heron)。

这两只鸟仍可飞行和捕食,但陈精祥担心,若不把鸟儿身上油渍清除,它们可能面对生命危险。

“油渍会影响羽毛的防水功能,导致鸟儿无法依靠羽毛调节体温。此外,鸟儿会本能地用喙整理羽毛以去除油渍,但过程中可能会把污油吃进肚,对内脏造成严重损害。”

至于水鸟,它们的行迹不易跟踪,必须捕捉鸟儿以清除它们身上的污油。

受气候变化已出现白化 漏油对珊瑚是双重打击

但值得欣慰的是,圣约翰岛海洋研究中心设施总监詹妮(Jani Tanzil)博士,以及由研究员、教育工作者、义工等组成的“海洋生态园之友”约20人,星期天巡视圣约翰岛和拉扎鲁斯岛海岸线,发现受污染水域和沙滩的清理工作进展顺利,不少油渍已清除。

詹妮指出,受气候变化影响,这一带珊瑚出现白化现象,如今又有漏油事故,对珊瑚可谓双重打击。“不单是水面可看到的油渍会妨碍珊瑚的光合作用,油污本身也有毒,对生态的长期影响不得而知。”

新加坡自然学会荣誉助理秘书兼海洋保护小组成员柯启耀,也参与星期天的巡视工作。他留意到不少红树林的根部沾上油污,但整体生态受损的程度,并没有他早前担心的那样严重。

“我保持谨慎乐观。等油污清除后,当局应发挥领头作用,深入考察、研究海洋生态所蒙受的冲击有多大。”

16名公众响应网上义工招募活动

国家公园局自然保护处高级署长林良任受询时说,16名公众响应网上义工招募活动,星期天被安排到圣约翰岛、拉扎鲁斯岛、西海岸公园等处,观察水域和生态受漏油事故影响的情况,以便及时向当局通报。更多义工将于星期一(17日)到东海岸和西海岸公园巡逻。

卢翔宇(39岁,软件工程师)星期六和父母一起到圣淘沙玩,在巴拉湾海滩的吊桥附近就看到油膜。他从新闻报道得知漏油事故后,立即报名到西海岸公园当义工,星期天下午3时至5时负责巡逻公园的海岸线,注意是否有油膜或有动物受影响。

“庆幸的是,我们没有看到这类情况。很开心能尽一分力,希望避免这里的海岸受到冲击。”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