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暴力老母亲虐待六年 患精神病女儿被令暂住家外

67岁退休女讲师过去六年一再被93岁老母虐打,为保护患有精神病的她,法庭两年前批准社会福利司申请,让她暂时搬到安全住所两年。(档案照片)
67岁退休女讲师过去六年一再被93岁老母虐打,为保护患有精神病的她,法庭两年前批准社会福利司申请,让她暂时搬到安全住所两年。(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67岁退休女讲师过去六年一再被93岁老母虐打,为保护患有精神病的她,法庭两年前批准社会福利司申请,让她暂时搬到安全住所两年。这名孝顺女儿不满安排,提出上诉,但被高庭驳回。

这个看似违反骨肉亲情的判决背后,是一个让人唏嘘的家庭悲剧。

根据判词,22年前被诊断患了精神分裂症的女儿和现在93岁的母亲同住在一个五房式组屋单位。患病后,她的记忆力受损,在学习和吸收新知识上都有困难。2016年她退休前在理工学院当讲师和代课老师。

年迈的母亲有脑损伤,而且有暴力倾向。女儿退休后,经常被母亲掌掴、扯头发,甚至用拐杖毒打。母亲有一回用鸡毛帚抽打她直到鸡毛帚断掉,女儿事后申请了个人保护令。

2017年六次违反个人保护令

然而,母亲并不因为女儿申请了个人保护令而停止暴力行为,单在2017年就六次违反个人保护令。

2019年1月,母亲因为女儿买错马铃薯,挥拳捶打女儿的眼睛和鼻子,导致她鼻子流血。女儿出院后被安排到收容所暂住,同年3月才回家。

由于女儿长期遭母亲虐待,社会福利司长因此介入,并于2022年以弱势成人法令(Vulnerable Adults Act)向法庭提出申请,安排女儿到一个安全住所暂住两年。

母亲以为年事已高 执法单位不会对她采取行动

判词显示,母亲患有器质性情绪障碍(organic mood disorder)和脑损伤,这导致她有攻击和暴力行为,因此才会毫无悔意地一再虐待女儿。

此外,母亲也曾向保护服务处人员透露,自己年事已高,执法单位不会对她采取行动。她甚至说,管教孩子就跟鞭打牛只、叫它们工作一样。

根据医疗报告,母亲的病会持续存在,即使服药也不太可能好转,药物和心理治疗也无法改变她的行为。母亲也不跟当局合作,不愿接受安全方案以让女儿返家。保护服务处人员上门问话时,母亲同样拒绝配合,甚至威胁对方。

考虑到母亲拒绝配合的态度,法官认为,就算制定了一个妥善的安全方案,母亲最终也很有可能不会遵守条例。

虽然一再被母亲虐待,女儿还是希望继续与母亲同住,要求留下来照顾母亲。女儿觉得,母亲已经改过,也对自己更好了,她也担心自己离开后,年迈的母亲无法照顾自己。

对于女儿提出的要求,法官指出,女儿的认知缺陷已经影响了她对被虐待的风险认知能力。

根据医学专家,女儿无法确保自己不被母亲虐待,她对家庭安全,健康和医疗等问题的推理能力也处于“极低”范围。女儿已将母亲的暴力行为正常化,认为母亲并非有意伤害自己,会为母亲的行为找借口。

尽管女儿表达了留下来照顾母亲的意愿,法官在考虑到女儿缺乏能力保护自己,衡量了母亲与女儿之间的关系后,还是认为把两人分开是对女儿最好的安排。

至于女儿对母亲无法照顾自己的顾虑,法官指出,根据保护服务处人员的评估,母亲有能力把自己照顾好。当局也会继续为母亲提供援助,定期跟进母亲的情况。

女儿希望跟母亲同住以便照顾后者,这样的要求理应获得赞许,但法官指出,本案中的女儿错误地认为母亲已经变好,不会再伤害她,事实并非如此。

考虑到母女的个别状况,并为女儿着想,法官认为两人应该分离,好让当局介入调解。法官最后谕令女儿搬到安全住所暂住两年。

女儿不满裁决,事后提出上诉,但上诉于2023年遭高庭驳回。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