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赚快钱和受同侪影响 更多青少年通过社媒沦为阿窿跑腿

刑事侦查局非法借贷取缔组高级调查员王添发警长(左起)、勿洛警署反非法借贷组队长何世兴助理警监,以及刑事侦查局非法借贷取缔组队长李良伟副警监,在受访时不忘提醒公众远离阿窿,不要协助或与对方合作。(梁麒麟摄)
刑事侦查局非法借贷取缔组高级调查员王添发警长(左起)、勿洛警署反非法借贷组队长何世兴助理警监,以及刑事侦查局非法借贷取缔组队长李良伟副警监,在受访时不忘提醒公众远离阿窿,不要协助或与对方合作。(梁麒麟摄)

字体大小:

锁门、泼漆,贴大字报,阿窿团伙加大力度利用社媒和聊天应用招兵买马,越来越多青少年为赚快钱,沦为跑腿骚扰欠债人。警方说,涉及非法放贷罪行被捕的人当中,年龄介于14岁至19岁的青少年人数有上升的趋势,令人关注。

根据《联合早报》统计,新加坡警察部队自今年3月起发布的涉及阿窿骚扰的相关文告中,有至少11个涉及19岁或更年轻的青少年罪犯,至少12人被捕,最年轻的仅14岁。

新加坡警察部队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1月至5月因非法放贷罪行被捕的人中,年龄介于14岁至19岁的青少年占3.1%,今年同期却占8.6%。警方没有透露确切被捕人数,但证实涉案青少年有所增加。据了解,青少年是在聊天应用Telegram等平台接触到这类信息,结果沦为跑腿。

勿洛警署反非法借贷组队长何世兴助理警监受访时说,在涉及青少年的案子中,这些年轻人多数是为了赚快钱,或者在同侪的影响下当起非法放贷团伙的跑腿。“他们每出手一次的报酬介于300元至800元,工作包括泼漆、锁门、写大字报等。”

2022年3月9日,三名青少年就涉嫌一起干下大耳窿骚扰案。淡滨尼邻里警局和勿洛警署反非法借贷组合作,在接到报案短短两小时内逮捕三名涉案青少年。

何世兴说:“在该起案件中,受害者的住家大门被人用脚踏车锁链锁上和泼漆,单位旁的墙上则写上追债大字报。警方随即调阅电眼画面,在接到报案两小时内先捉三人,起获一罐油漆、一支黑色马克笔,以及一条脚踏车锁链。”

百元酬劳四人平分 每人25元

其中一名被捕青少年告诉警方,他们的“工作”是一名校友介绍的,100元的酬劳四人平分,每人分得25元。警方过后一并将这名校友逮捕。

图中住家单位在2022年3月9日被人泼漆和锁门,警方事后调阅电眼画面,在接到报案两小时内破案。(新加坡警察部队提供)

调查显示,这名校友是通过一个名为“SG Fast Cash”的Telegram群组认识一个提供泼漆和锁门等阿窿骚扰相关工作的陌生人。四人当时皆十七八岁,认罪后各判21个月缓刑监视。

《联合早报》早在去年3月就有报道,有人公然在Telegram发送招聘广告,明目张胆地招募跑腿,以便骚扰欠债人。《联合早报》记者星期四(6月20日)也至少在两个Telegram群组里看到类似广告,把泼漆、锁门和贴大字报等骚扰手段的“价目表”清楚列出。根据记者所见,上门泼漆的酬劳是每间350元至400元、锁门200元,把提款卡借出则能获得400元至500元。

针对涉及青少年的案件,何世兴指出,他们一般上会和涉案者的父母沟通,若有需要,会将他们转介给相应的机构,以更好地协助他们和青少年。

非法团伙用科技“隐身” 警方劝公众远离阿窿

随着科技迅速发展,非法放贷团伙近年来也加大力度开始利用不同骚扰策略,例如通过社交媒体平台进行骚扰,或者使用送餐平台“货到付款”服务来骚扰欠债人。

刑事侦查局非法借贷取缔组队长李良伟副警监受访时说:“由于能轻易设立户头,犯罪分子因此都躲在背后匿名操作和骚扰欠债人。警方有注意到这个趋势,正积极与不同利益相关者合作,打击这类行为。”

他指出,警方也通过培训以及与送餐平台或网络服务供应商等不同平台洽谈,了解平台如何运作,并将不法之徒揪出。与此同时,警方也严格执法,去年就针对非法放贷展开12场大型执法活动,共有1343人被调查或逮捕。

李良伟说,非法放贷团伙会用尽一切手段来骚扰欠债人,因此呼吁公众远离阿窿,不要协助或与对方合作。若公众怀疑或知道有人涉及非法借贷活动,可拨打999或是1800-924-5664举报。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