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有机会发声 齐心守护乌敏岛纯朴特质

通过各方协力合作,乌敏岛保有纯朴的特质,也越来越生气盎然。(谢智扬摄)
通过各方协力合作,乌敏岛保有纯朴的特质,也越来越生气盎然。(谢智扬摄)

字体大小:

过去10年,乌敏岛的发展不再只由政府主导,岛民和热爱这座小岛的公众也有了发声的机会。通过各方协力合作,乌敏岛保有纯朴的特质,也越来越生气盎然。

政府在2014年推出乌敏岛计划,全面规划小岛发展,同年也招募岛民,以及对大自然、文化和教育等各领域感兴趣的公众,组织乌敏岛之友网络(Friends of Ubin Network)。

热爱海洋和潮间带生态的朱奕峰(27岁)11岁成为乌敏岛义工,是首批加入乌敏岛之友网络的成员。他认为,乌敏岛计划从各方面改善了这座小岛。

每个月都上岛一两次的他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这10年,我每次到乌敏岛,几乎都会看到有一些不同的地方,如甘榜屋修复了,或多了可以让鸟歇息的地方。”

他说,过去政府曾计划兴建地铁衔接本岛和乌敏岛,以及在仄爪哇填海,这些都是政府主导的。乌敏岛之友网络成立后,有更多由人们发起的项目,政府也更多地考虑公众的看法。

为了制定乌敏岛计划下个10年的发展,国家发展部和国家公园局早从2021年开始,便与乌敏岛之友网络成员展开对话。

从事哺乳动物研究的蔡亿辉(40岁)也是组织的首批成员之一。他说,乌敏岛过去有很多采矿活动,岛民为了耕作砍伐树木,导致生态环境受损。所以当初他希望当局能重新造林,同时保留小部分矿场作为历史见证,这一切现在都实现了。

“冠病疫情期间因为不能出国,人们意识到乌敏岛的珍贵。如今岛上的自然生态修复了,也有很多活动,希望未来10年人们能以可持续的方式享受乌敏岛。”

岛民许秀凤(73岁,海鲜餐馆老板)在乌敏岛住了超过半个世纪,对于未来,她说:“我希望能有多点游客来玩,但是不要发展到像本岛那样,要保留甘榜的人情味。”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