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江夏堂原址 黄氏总会跨百年加速会务发展

新加坡黄氏总会副会长黄思快(左起,顺时针)、财政黄俊兴、文化与学术组主任黄和丁、永久荣誉会务顾问黄保华、青年团秘书长黄子洋、会长黄国鸿和署理会长黄亚珠。(关俊威摄)
新加坡黄氏总会副会长黄思快(左起,顺时针)、财政黄俊兴、文化与学术组主任黄和丁、永久荣誉会务顾问黄保华、青年团秘书长黄子洋、会长黄国鸿和署理会长黄亚珠。(关俊威摄)

字体大小:

近年拆除江夏堂落成新大厦,并积极推动青年团发展的新加坡黄氏总会迈入百年,时任理事认为,会馆近十年的发展脚步比过往90年还快,期许未来再创百年辉煌。

随着时代发展,本地不少会馆纷纷跨入百年门槛,也反思如何与时俱进,才能让会馆欢庆百年基业之后,仍然维持生命力和活力,继往开来。黄氏总会执委也深刻意识到这点,接下来希望招徕更多年轻新血共谋会务,在传统和现代化中找到立足点,也朝向多元和谐的社会价值前进。

黄氏总会的前身“星洲南洋江夏堂”创立于1924年,1951年正式注册为南洋黄氏总会。2013年,会馆为求与时并进,更名为“新加坡黄氏总会”。

1952年,黄氏总会以3万零500元,购买芽笼35巷16号的江夏堂作为会所。彼时的江夏堂是一栋两层楼洋房,坐落在一块逾2000平方公尺的永久地契地段上。2022年,江夏堂经过拆除重建,成为本地首个会馆与私宅合一的大厦。黄氏总会以租契方式,将地段的99年使用权转让给本地房地产发展商豪利控股(Oxley Holding),兴建一栋八楼大厦,既是黄氏总会会所,也是私人公寓“Sixteen35 Residences”。根据协议,黄氏总会从发展项目中获得1300万元,后将三楼对外出租,也带来租金收益,既保留了会所原址,也为会馆增添发展资金。

然而,当这栋文史建筑在2018年拆除之际,一时引起文化界嗟叹惋惜。江夏堂本来由南洋儒商黄曼士居住,他后来受到兄长黄孟圭嘱托,将房子借予中国现代名画家徐悲鸿作为寓所和画室。黄氏总会的文化与学术组主任黄和丁说,拆除重建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老房子老旧,从外面看是一栋历史丰富的古建筑,但内部许多地方岌岌可危,甚至已遭白蚁侵蚀,整修成本过高,不符合经济考量。

他说:“当然我们也牺牲了很多,但为了配合现今社会的进步,得做出改变。”要维持传统也要与时俱进,必须做出选择和妥协。新的建筑更牢固安全,才能让会员安心,愿意扶老携幼前来参与活动。同样地,传统节庆也要符合新时代规制,例如中元节不能在会所内焚香烧金纸,端午节包粽子,也得比以前注重卫生,形式改变了,但传统情感不变质。

吸引新锐 后继有人

过去十年,黄氏总会青年团也从无到有,发展到目前已有近80人。青年团秘书长黄子洋说:“提升硬件对会馆的长远发展并不足够,后继有人才能引领会馆走向下个百年。”他忆述,黄氏总会在2014年庆祝90周年后,他和父亲,也就是总会永久荣誉会务顾问黄保华,开始了一场父子间的“十年长跑竞赛”,黄保华提升会馆的硬件,黄子洋则耕耘“软体”,将青年团壮大起来。

作为青年团的社区关怀活动计划,新加坡黄氏总会在2017年举办新春火锅会,邀请150名客工感受佳节团圆氛围,感念他们离乡背井到新加坡工作。这也使总会成为本地首家招待客工共享新春火锅的会馆。黄子洋说,宗乡会馆最初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远渡重洋、离乡背井的人们在本地共叙乡情,互为扶持,虽然时代发展脚步疾速,本地社会面貌已经转变,这些初心和价值观仍能以革新方式保留。

黄氏总会将在7月13日,在香格里拉大酒店欢度百年庆典,主宾是总理黄循财。2022年,时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他,曾主持黄氏总会的新大厦落成典礼。百年庆典邀请近千名宾客参与其盛,其中有400多个外宾,包括美国、中国、韩国和毛里求斯等地的宗亲。

时任第35届执委会的任期介于2022年到2025年3月,在任期内见证和推动新大厦落成和百年庆典,会长黄国鸿深感荣幸,也感谢本届执委团结一心,发挥团队精神,顺利推动会务发展。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