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

骆建佑杨佳敏 准备就绪闯奥运

字体大小:

新加坡男单骆建佑与女单杨佳敏首次参加奥运会,踏出他们奥运梦想的第一步,下周起在日本东京武藏野森林综合体育广场与世界各地高手较量,力求突破小组,闯入16强之林。

骆建佑: 打出自己风格

弹跳、劈杀、得分、咆哮,骆建佑在训练场上热情、兴奋,他是那种具备强大感染力的球员。

“当一个球场不够,你可以尝试在两个球场来回接网前和杀球。”

日常训练结束后,他经常会把训练视频放到个人IG,从不吝啬分享。

训练场上每天都有新挑战,你可以感觉到,骆建佑打球总是乐在其中。

采访当天,忙着在骆建佑背后调整着录像镜头的是羽毛球单打教练何殷聪,他必须不断思索,如何帮助骆建佑进步。

合作多年,骆建佑与何殷聪亦师亦友,骆建佑说过,每次自己迷茫的时候,何殷聪都会把他拉回正轨。

观摩着骆建佑与队友郑加恒对练,我问何殷聪,几年来骆建佑最大的改变是什么?何殷聪思考了一下,回答:“变得更成熟了吧。毕竟在国际赛上打开了眼界。”

2019年1月的泰国大师赛决赛,骆建佑打败传奇的中国“超级丹”林丹夺冠,让他顿时成为媒体的宠儿,《联合晚报》的大特写记者甚至飞到马来西亚槟城访问骆建佑的家人、师长。

现年24岁的骆建佑与大他两岁的哥哥骆建贤都在十三四岁时从槟城来到新加坡,骆建贤主攻男双,骆建佑专注于单打。兄弟俩自幼梦想参加奥运,骆建佑这次率先达成初步目标,剑指奖牌。

骆建佑是速度型选手

骆建佑也闯入2019年世锦赛16强,遗憾最后力拼三局不敌台湾一哥周天成。那场比赛,骆建佑在决胜局气势如虹,直到出现一次开球失误,才被对手拉开。此后骆建佑世界排名一度升上第28位,可惜2020年冠病疫情暴发,缺乏比赛,如今降至第42位。

羽毛球是所有球类运动中球速最快的,丹麦男双选手科丁目前保持着最高球速纪录:时速426公里。骆建佑则在去年参加印度联赛时测出球速达时速406公里。

羽毛球不仅要求球速,更要求运动员的反应速度、身段与脚步。骆建佑是速度型的选手,他曾说过,在赛场上必须靠速度打乱对手节奏。

羽毛球每回合胜负都在数秒间,不断增速的前提是强大的体能。

对骆建佑来说,上场比赛前最重要的是充分的睡眠,这样才能保持精力。

他说:“吃饱睡饱最重要。”

到底是要攻击性强一点还是冷静一些?无论何殷聪或国家队主教练穆利奥都认为,单打项目球员必须面面俱到。何殷聪甚至说,无需给对手刻意制造惊喜,因为有时候突击不成功,反而会影响自己的表现。

难怪骆建佑受访时总是说:“做好自己。”

每位选手都要找到自己的风格,坚持下去,把一个风格做到极致。

第一次参加奥运,骆建佑说:“我现在蛮兴奋的。之前还有点担心(奥运会不会取消)。”

小组赛挑战佐纳丹

虽然疫情下缺乏实战训练,但骆建佑还是一心不乱,积极寻找状态,向个人目标前进。

这次奥运男单分组,骆建佑被抽进G组,挑战赛会七号种子、印度尼西亚万人迷佐纳丹,同组的还有奥林匹克难民代表阿拉姆·马哈莫德。

今年1月泰国公开赛首圈,骆建佑大战一个小时,遗憾地1比2败给佐纳丹,但也让对方吓出一身冷汗。

何殷聪说:“骆建佑与佐纳丹同组,挑战肯定大。他们今年初在泰国有交过手,但不算熟悉彼此,当然要突围还是有机会的。无论如何,场上应变能力最重要。”

杨佳敏:每一分都要拼

东京奥运会终于来到眼前,杨佳敏可以放下心去拼她的奥运梦想了。

过去一年她不知道回答了多少次“奥运如果办不成”的问题。你绝对听得出她每次回答时的无奈,但她总是坚定地说:既然无法控制的情况,那就以奥运会将举行的心态去备战。

提心吊胆有什么用呢?

6月底的星期四中午,结束早上的训练,杨佳敏接受采访,配合摄影和录像,谈着谈着,她冷不防说道:“我听说东京奥运主办方鼓励我们到时候一个人吃饭。感觉有一点孤单,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去……”

当然她并非害怕孤单,“本来比赛就是可以看到别的运动员,跟他们一起交流,感觉气氛会蛮好的,但现在不知道奥运会怎么样?”

谁说不是呢?奥运会作为体坛盛事,除了奖牌的争夺,运动员之间的交流,整个赛会的氛围,都是奥运的一部分。

被冠病疫情延迟了一年,并且还在变种病毒没有放过人类的时期,奥运会在这特殊情况下举行,不管是要展现各国携手对抗病毒的决心,还是要通过照常举办比赛让人们找回从前正常生活的感觉,总而言之,这次奥运史无前例,日后一定会被历史记载。

杨佳敏思索了一下:“不过以后就可以跟别人说,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奥运,我感受到了什么,也算是新的经验。”

2019年实现大突破

2019年杨佳敏进入个人羽毛球生涯的突破性一年,她在世锦赛闯入复赛创下新加坡单打选手在这项赛事的最佳战绩,过程中还直落两局击败了当时的世界第一山口茜。

2019年底至2020年初,她的世界排名一度升至第25位。没想到随之来的是冠病席卷全球,无法参赛,杨佳敏没有办法完成自己定下的目标,无法挤入世界前20名内。

看不见成绩,对运动员来说是巨大的压力。不过杨佳敏能够调整自己,善用2020年瘟疫时光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过去一年半她也不断与男选手对练,适应各种风格,积极备战奥运。

杨佳敏曾在日本公开赛时体验过来临奥运场馆武藏野森林综合体育广场,当时她首圈不敌中国的陈晓欣,对该场馆印象深刻。她形容赛场非常大,球场距离观众席很远,四面黑暗,球场则如舞台被放置在聚光灯下。

对于奥运,此前她定下目标要在小组赛阶段打败种子球员,这次问她,她说:“我觉得,到那里就不要留遗憾。要发挥出最好的水平,我要看到自己全力以赴,拼每个球,不要在结束后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小组对决韩国同辈金佳恩

对现年22岁的杨佳敏来说,奥运大赛是她锻炼自己的舞台。

这次奥运分组抽签结果,杨佳敏进入K组,与赛会第12号种子韩国的金佳恩,以及墨西哥非种子球员哈拉马拉·盖坦同组。杨佳敏与金佳恩算是同期,过去从青少年赛到一线赛事,她们共交手四次,杨佳敏的战绩为三胜一负。最近两次是2019年的澳大利亚公开赛与巴塞罗那大师赛,杨佳敏皆取得胜利。

杨佳敏是虔诚的基督徒,她表示,如果感觉压力或紧张,她会同亲人一起祷告。

这两年她也学会更加主动跟家人说心底话。

“之前我都会把问题收在心里,现在学会多沟通,感觉情绪可以多释放出来。”

这次家人无法到场支持,但她知道,她绝不是孤军奋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