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

兼顾医护与赛艇不言累 傅雪鏵要当给后人乘凉植树人

字体大小:

赛艇在本地是冷门运动,护士傅雪鏵过去几年咬紧牙关,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自己寻找教练,到国外寻找训练机会,不懈的努力终于为她赢得一张奥运正赛门票。

奥运为这个赛项带来能见度,她希望赛艇能在本地继续发展,因为这项运动本来就不孤独。

赛跑的时候,你可以抬头挺胸面向目标奔去,但钻入赛艇,终点永远在你身后,你只能拼命划桨,逆向未知而冲刺。

两公里的直线航道,看不见对手就代表你落后了,在这项讲究战术且考验意志的竞赛里,选手往往必须抢占先机,因为只有领先才能扩大视野,在对手出击之前马上反制。

傅雪鏵一边点着蚊香,一边说:“你完全看不到对手的时候,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必须忍耐酸痛,越过那无法呼吸的感觉,咬紧牙关继续拼搏。”

那是一个星期三的中午,赛艇选手傅雪鏵刚结束每日训练,单肩扛着白色赛艇离开班丹蓄水池,越过防洪堤,返回一旁的赛艇总会会所。

大热天的,我们席地坐在屋檐下开始采访,但为了避免虫咬,她忽地钻入储藏室,拿出一圈蚊香。

打火,香薰,仿佛仪式,傅雪鏵说起她的故事,记忆回到今年5月举行的女子单人双桨赛艇2000米亚洲—大洋洲赛艇资格赛,她才刚到日本备战,新加坡陈笃生医院就出现感染群。傅雪鏵的正职是陈笃生医院肾脏中心腹膜透析科的护士,今年3月请了长假备战奥运资格赛,5月出发日本前本地疫情还算稳定,没想到急转直下,傅雪鏵心里挣扎,好想回国与同事并肩作战,但她知道,远在日本的她必须专注于比赛。

傅雪鏵最终以8分34秒07完赛,排名第12,当时还未确定可以拿到资格,她必须在回国隔离期间等待消息。

晚熟的运动员

在酒店隔离21天,独自面对一系列的未知:东京奥运可否顺利举行、新加坡出现本土感染群、医院同事的安危、个人的奥运资格……她不想看新闻,又不得不看,相当忐忑。

“我有两个极端,有时候会拼命查看,有时候完全不想理会。”

5月27日,世界赛艇联合会终于公布结果,傅雪鏵获得了女子单人双桨赛艇2000米赛奥运资格。

这项成就的过程筚路蓝缕,有时候她忍不住要想,如果环境不一样,她可能这次的目标是奥运奖牌,而不是苦苦争取从亚洲—大洋洲区取得最后的奥运资格。

傅雪鏵其实是晚熟的运动员。她17岁在理工学院期间接触龙舟,21岁开始玩帆船。她本打算和伙伴搭档争取参加2015年新加坡东南亚运动会女子49er FX的资格,无奈搭档手骨折,被迫放弃希望。

就在犹豫之际,新加坡赛艇总会招募双桨赛艇代表,傅雪鏵通过考核,从此与赛艇结缘。

其实大学以前她对体育没有多少憧憬,但在接触一些有奥运梦想的朋友之后,才点燃她的斗志。之后她经过2018年亚运会洗礼,得知奥运资格的争取方式,才有了明确的方向。

赛艇培训机制匮乏让人无奈

岛国四面环海,新加坡水上运动向来不俗,奥运历史首金来自游泳,水球是东南亚多年的冠军,但赛艇仍是冷门中的冷门。孤军奋战,似乎是傅雪鏵的写照。可是她明白,这项运动的本质并不孤独,且新加坡有河道、蓄水池等设施,适合发展。她希望这次闯入东京奥运,可以提高赛艇这项运动的能见度,以后就可以不再那么孤单。

采访过程中她和摄影师聊起来,原来摄影师也是水上运动爱好者,她主动提议:你孩子几岁?要不要学?奥运过后我可以免费教。其实疫情期间她已经开始教学,让班丹蓄水池热闹起来。

傅雪鏵说,本地冷门项目最大的挑战是培训制度不够完善。2015年至今,她必须靠自己努力写电邮到国际总会,向国外寻找教练,也有过几次出国集训的经验。此外参加赛事,尤其是冠病疫情期间,所有的文书工作她都必须亲力亲为。

“最大的困难是,只有一个人要怎么找到动力继续训练?本地没有教练要怎样受训?该计划参加什么比赛?其他热门项目,有很多人和你一起竞争,可是赛艇在水上,只有我一个人。”

当然,资金永远是棘手的问题。

问及如何筹集资金,她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不喜欢提资金的问题,因为我明明知道目前情况就是这样,我还是一头栽进去,所以就不要再埋怨了。知道目标是什么就好了,努力去拼。”

在傅雪鏵眼中,闯入奥运,她的任务是当个前人,埋下种子,希望能让后人乘凉。

现年30岁,或许还能拼下一届奥运,对此,傅雪鏵说:“这次奥运回来,还会不会继续拼,要看总会和新加坡体育理事会能不能聘请到一个教练,就算客卿教练都好。”

她的无奈溢于言表,这也是本地所有非主流体育项目所面对的困难。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没有师资,就连发现天赋的第一步都办不到,还能怎样去发展一项运动?

不管未来如何,傅雪鏵认为,每个人在社会有不同责任,到了不同岗位,就要把角色做好:“我做护士的时候,为病人做到最好。运动的话,我也会尽力发挥。”

赛艇是让人最疼痛的运动

傅雪鏵说,有研究显示赛艇是数一数二最让人疼痛的运动,第一名是越野滑雪,第二名就是2000米赛艇了。

疼痛的指标是运动时肌肉所产生的乳酸。

根据赛艇网站的报道,运动科学专家斯泰林沃夫指出,人体激烈运动时最大摄氧量饱和就会产生乳酸。专业马拉松选手的最大摄氧量可达85%至95%,可产生4毫摩尔的乳酸。2000米赛艇的最大摄氧量可达98%至110%,选手身体可产生15至18毫摩尔的乳酸。

其酸痛感可想而知。

傅雪鏵说,2000米赛艇,一开赛就必须冲刺,到了500米处,就会感觉到肌肉酸痛、肺部呼吸困难,到了第三个500米,你还必须有耐力完成最后的冲刺。

在竞争激烈的比赛中,选手之间的差距必须用百分之一秒来辨别。

奥运赛艇男女各有七个项目:单人双桨、双人双桨、四人双桨、轻量级双人双桨;八人单桨、四人单桨无舵手、双人单桨无舵手,将产生14枚金牌。

2016年里约奥运会,新加坡赛艇女将赛伊达首次划进奥运正赛,在全部32名参赛选手中排名第23位,在八名亚洲选手中排名第三,成绩让人刮目相看。这次傅雪鏵也将全力以赴,争取个人最佳成绩。

从离异家庭到护士工作到奥运为国争光

问:为什么你会特别谈到要启发像你一样家庭背景的人加入体育运动?可以谈谈你的家庭背景吗?

答:我的父母在我比较小的时候就分开了,算是破碎家庭,家境也不是特别富有,要接触运动比较困难。当你在想三餐温饱、什么时候拿到家用,担心这方面,你就没有额外的心情去做这件事了,更别说要把孩子带到运动场或学习芭蕾。我小时候没有这样的机会,就是要等到十七八岁,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才开始想象自己喜欢什么,为自己做些什么。我的运动生涯就是比人家迟,在中间也换过几个项目……不过我也不会埋怨,每个人的生活经历都不一样。

问:体育与护士工作让你领悟到什么?

答:体育让我成长很多,我希望更多新加坡人接触体育。整体来说,不管是什么阶层,如果能有一项爱好都好,不一定是运动,也可以是绘画。身为护士,我在医院看到很多年纪大的病人,他们在忙着建国的时候,全部精力投入在养家赚钱,从来没有发掘自己喜欢什么、爱做什么,等到退休之后,没有办法享受。我有机会到国外,看到很多人会把运动融入自己的生活。即便结婚生子或有了年纪,还是继续当成兴趣爱好,这对身心健康都很重要。


傅雪鏵

出生日期:1991年4月14日

职业:护士

奥运项目:女子单人双桨赛艇

晋级东京奥运方式:2021年5月7日,日本“2000米亚洲-大洋洲赛艇资格赛”第12名

此前参加的体育项目:龙舟、帆船女子49er FX

最能激励自己的歌曲:孙燕姿《一起走到》

赛程

女子单人双桨预赛

日期:7月23日(五)

新加坡时间:早上8时30分

地点:海之森水上竞技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