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

初生之犊阿米塔可丽雅 花剑重剑剑尖见真章

字体大小:

新加坡女子击剑队近年来的表现有目共睹,来临东京奥运会,阿米塔(花剑)与可丽雅(重剑)将与世界各地高手比拼。她们是新加坡击剑史上首两名通过资格赛闯入奥运的选手,大大鼓舞了本地击剑圈。

阿米塔:我喜欢应对未知

在14公尺长的剑道(piste)上,胜利不过是花红,决斗过程中不断思考与即时反应,才是让击剑剑士心醉神迷之处。

阿米塔(Amita Berthier)写来的电邮答复,这一段几乎可以演绎成诗。

“我喜欢应对未知”——她如此写道。

现年21岁的阿米塔以她手中花剑挥毫,颠张狂素,体育竞技本身就是艺术。

从青年世界第一到美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击剑团体冠军,阿米塔仍在不断精进。

如今剑指东京奥运会,不少人对她给予厚望。

谈及奥运目标,阿米塔说:“我想一切都需要时间、精力、持久与经验。我绝对会付出一切,也希望能达到最好的成绩。”

在决斗过程中,剑士必须阅读对手,才能料敌在先,尤其花剑项目必须争夺攻击权方能得分,有了更多战术的挑战。

“我喜欢花剑,因为只可以攻击特定的目标(仅身体躯干部分),不容许失误,这让我肾上腺素狂飙。”

教练激发奥运梦想

参加奥运是每个剑士的目标。阿米塔自小就接受2000年悉尼奥运银牌得主比斯多夫(Bissdorf)训练,激发她对奥运的渴望。如今她在美国大学联赛的竞争环境下努力提升能力,全心投入击剑运动。

阿米塔明白世事绝不可能一步登天,无论经历多少失败,她对击剑运动的热爱将帮助她走完这条注定艰辛且漫长的道路。对她来说,除了保持毅力,还必须寻找创意方式布局,才能从宝剑与盔甲落下的地方,重拾勇气。

阿米塔给人意志坚定的印象,她甚至不容许自己迷茫。

她写道:“老实说,能有这么多人支持我给我力量,我真的非常幸运。当你热衷于某件事物,全心为你的技艺付出时,你就不能迷惘。我必须相信自己,了解我有能力在必要的时候完成这一切。”

感谢父母无私奉献

过去几年,阿米塔不断改写新加坡击剑纪录。

阿米塔17岁时成功在击剑青年世界杯赛登顶,为新加坡赢得历史性的金牌,2018年她的击剑青年世界排名升上第一。她也是2017年与2019年东运会女子花剑个人金牌得主。不得不提的是,2019年东运会女子花剑团体赛,阿米塔在关键战中连夺11分,帮助新加坡女团逆转强敌越南,勇夺金牌,令人印象深刻。

能心无旁骛成为击剑运动员,阿米塔最感谢的是父母亲。

谈起2016年逝世的父亲,阿米塔说:“我的父母亲从来没有缺席过我的训练课,照顾我所有的需求。父亲从前每次到新加坡体校接我回家的时候,从来不会忘了给我买一包我最喜欢的威南记鸡饭。这些小事对我来说都很重要,他们都是无私为我做的。”

可丽雅:击剑已是生活重要成分

今年4月下旬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举行的亚洲-大洋洲击剑奥运资格赛,是赶搭奥运末班车的最后机会,阿米塔与可丽雅(Kiria Tikanah)没有让机会溜走。世界排名第207位的可丽雅更可以说是大爆冷门,在比赛中连克数名世界排名100名内的对手,最后以全胜姿态强势夺得奥运资格。

其实在四年前,可丽雅陷入了迷茫。

不同于体校出身的阿米塔,可丽雅选择一边就读初级学院一边继续国家队训练。

2017年她面对初院的新生活与课业压力,同时在击剑运动中碰到瓶颈。她的比赛成绩不好,感觉自己毫无进步,突然萌生去意。

“我觉得我花了那么多时间,却看不见成果,所以决定放下重剑一个月,考验一下自己,如果我可以忍受没有训练的生活,那就离开。可是不到两个星期,我就受不了了。”

击剑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无法割舍。

坚持下去就能看见成果,可丽雅2019年首次代表新加坡参加东运会便摘下女子重剑金牌。今年又成功闯入东京奥运,比她的教练许立杰原本规划冲击2024年巴黎奥运要早了一届。

奥运之外也梦想成为鉴证科学家

初院毕业,可丽雅进入新加坡国立大学,目前是化学系二年级学生。

冠病疫情对很多人来说是阻力,但可丽雅却因祸得福,网课可以稍后再上,她可以更灵活安排训练日程。

只是冠病期间被困在新加坡,可丽雅没有办法同国外的高手较量,多少影响了她的备战工作。她只能发了疯似的从网上观看对手的比赛录像,努力钻研。

阿米塔在美国训练,有了很好的进展,可丽雅明白若要更进一步,必须出国受训。不过现在她仍希望完成国大学业,毕业后再找机会出国。

可丽雅的生活圈子,朋友多数不是运动员,许多人并不理解她为什么总是忙于训练。这次成功进军奥运,朋友们马上明白她为何过去总是牺牲掉与他们相处的时间。或许这就是奥运的其中一个好处。

击剑之外,可丽雅也想成为一名鉴证科学家。

她说:“我们这里不似外国,击剑仍是冷门运动,退役之后的选择其实不多。因此我们必须为自己增加未来的职业选项。”

重剑有更多自由

可丽雅八岁接触击剑,最初学习花剑,直到11岁换了教练才改学重剑。

可丽雅说,击剑最难得之处在于选手可以凭自己的个性,在重剑、花剑与佩剑之间做选择。

为什么会从花剑转向重剑,可丽雅解释:“当时我换了个俱乐部,只是想试试看新的武器。没有选择佩剑是因为佩剑要求速度快,必须极具攻击性,我觉得不适合,我并非天生就具侵略性。大家都说重剑是比较慢的武器,比花剑慢很多。而我也觉得重剑要求你思考更多。重剑也不需要像花剑那样争夺进攻权,有更大的自由。”

身材瘦长,身高超过170公分,全副武装时威风凛凛,不过卸下盔甲,可丽雅个性腼腆,总是轻声细语,她清楚自己并不属于攻击性的运动员,因此更往沉着的方向发展,找出自己的重剑之道。

近年来新加坡击剑团队的进展有目共睹,女团击败强敌日本勇夺2019年亚洲青少年击剑锦标赛女子花剑团体金牌,2019年东运会击剑项目夺得四金三银六铜,稳坐东南亚第一宝座,如今又有两名选手闯入奥运正赛。

能取得良好发展,可丽雅归功于2014年击剑国手林伟文勇夺亚运击剑铜牌的标志性事件,在那之后击剑运动获得政府与民间很大的支持,更多人才加入,提升了整体水平。

资源,可丽雅点点头,资源真的很重要。

可丽雅:阿米塔场上很吓人

阿米塔与可丽雅同龄,小时候两人曾在同一家俱乐部学习击剑。

可丽雅最早学习的是花剑,两人常有机会对练,她透露,阿米塔从小就很强。

对可丽雅而言,阿米塔场上场下判若两人。她笑言,阿米塔戴上头盔后就变成另一个人,场上非常有攻击性,是个无时无刻都在追求挑战和竞争的运动员。

可丽雅说:“平时她很容易亲近,但作为剑士,阿米塔与平时看起来的很不一样,极具侵略性。所以她有时候会变得很可怕,但我想这就是让她显得更特别的原因。”

阿米塔对此表示,击剑的本质就是对决,运动员别无选择只能如此,“不然你的对手就会得逞。”

在阿米塔眼中,可丽雅是个“有耐性、冷静,在场上总能处之泰然的运动员。”

至于私下,阿米塔说:“可丽雅是可以依靠的朋友。”

许立杰:可丽雅有能力击倒世界第一

可丽雅的重剑教练许立杰认为,可丽雅闯入奥运已经是完成了任务,这次出征东京奥运不会有压力,但他相信,只要可丽雅状态好,有能力击败世界第一或第二。

许立杰已经担任可丽雅的教练10年,他受访时说,他们在2015年开始计划冲击2024年巴黎奥运会,要去击剑的首都取经,这次可说是提早达成任务。

许立杰说,可丽雅世界排名第207位,在34名奥运正赛选手中排名倒数第二,所以必须在首轮打败第32号种子,力求进入32强,挑战首二号种子。照目前的名单,第一轮的对手应该是香港选手。

许立杰认为,对一般观众来说,重剑是能比较快吸收的项目。“重剑像真正的剑术,刺中对手即得分。如果双方同时命中,机器就会判断,那个时间差距是非常微小的,可以到0.04秒。”且重剑的比分往往非常接近。

许立杰认为,可丽雅的性格非常适合重剑,她安静有耐性。“重剑最主要的是要抓住正确的时刻,一刹那间出手。要等要看要抓,必须有很好的耐性。”

4月份的资格赛,许立杰无法陪同可丽雅出征,当时仅能通过手机连线督战,这次他会陪伴爱徒到东京,现场给她指引。

许立杰说:“这次参赛不会有压力。不管怎样,我们会尽力。我现在练习的时候都告诉她,不管是世界第一还是第二,你都可以战胜她们。我自己本身觉得,她如果状态很好,尽管对手经验丰富,可能小看她,会有机会挑战高种子对手。”

可丽雅(Kiria Tikanah)

生日 2000年6月25日

学校 国大化学系

世界排名 207

代表作
2019首次参加东运会斩获
女子重剑金牌

入选奥运
亚洲-大洋洲奥运资格赛
重剑冠军

赛前小仪式 闭目养神

阿米塔(Amita Berthier)

生日 2000年12月15日

学校 美国圣母大学

世界排名 60

代表作
2019青少年亚锦赛花剑冠军、青少年世界排名第一、
2021年NCAA击剑女团冠军

入选奥运
亚洲-大洋洲奥运
资格赛花剑冠军

赛前小仪式
装满家人照片的相簿

赛程

女子个人重剑
日期 7月24日(六)

新加坡时间
早上8时(64强)
晚上7时45分(金牌战)

女子个人花剑

日期 7月25日(日)

新加坡时间 早上8时(64强)
晚上7时45分(金牌战)

地点:幕张展览馆B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