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之难有多难?

订户
萍水相逢,但这名口操中英与日语的年长义工(左)给了记者(右)和半夜三更苦等交通的媒体工作者很大的安慰。(邝启聪摄)
萍水相逢,但这名口操中英与日语的年长义工(左)给了记者(右)和半夜三更苦等交通的媒体工作者很大的安慰。(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新航SQ12号班机北上东京的7月19日中午,我翻着日本作家村上春树采访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写的日记,感受到他对长跑、铁人三项的专注,以及采访过程的悠闲,对比起自己即将面对的处境,只能说心情大相径庭。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