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

马嘴出血憾别东奥 朱佩嘉:体育竞技世事难料

朱佩嘉骑着崔比雅尼在前天的盛装舞步预赛中出场,无奈因意外被直接淘汰。背景为赛场的日式枯山水装饰。(法新社)
朱佩嘉骑着崔比雅尼在前天的盛装舞步预赛中出场,无奈因意外被直接淘汰。背景为赛场的日式枯山水装饰。(法新社)

字体大小:

朱佩嘉是首位闯入夏季奥运会的新加坡马术选手,可惜她的奥运首秀因为一场意外而留下遗憾。对她来说,这或许就是体育竞技的真谛:世事难料,有时走高,有时坠入谷底。

两年前因为冲击奥运失败,朱佩嘉陷入低潮,消沉的她必须从她工作的伦敦回到新加坡,好好疗伤。

两个月前她突然逮住机会,成功夺取最后的奥运资格,喜出望外。

但就在两天前,朱佩嘉在骑着崔比雅尼出场,曼妙舞步,她是那么专注,马儿又是那么沉着,却没想到,因为一场小意外,没有办法完成比赛,遗憾结束奥运旅途。

东京时间25日下午,马事公苑,30摄氏度大太阳底下,评审钟声响起的时候,朱佩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她充满疑惑。

马嘴被缰绳轻微划伤被判零分出局

直到对方走过来解释,朱佩嘉才知道马儿崔比雅尼嘴巴出血了。

根据规定,如果马匹嘴巴出现哪怕是一丝血迹,选手将会被淘汰,这是为了要保护动物,是圈内的共识。因此朱佩嘉只能在东京奥运会盛装舞步预赛中零分出局,唯一庆幸的是,崔比雅尼没事,流血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比赛过程中被缰绳轻微划伤。

从2010年的青年奥运会征战至今,朱佩嘉从未碰过这样的事情。

“我想这就是竞技运动吧。充满起起落落。总会有些时候,你可以做得特别好,或表现得特别糟。这次来到奥运会,看到了许多高水平的选手,他们也是如此高低起伏,面对一系列挑战。”

经过一晚的沉静之后,朱佩嘉戴着口罩在视讯镜头对面,显得有点疲累,神情黯然。

任谁碰到类似的意外,都无法马上振奋起来吧。

朱佩嘉难掩失望地说:“我真的很失望,我以为我们正走在正轨上。”

由于意外发生,朱佩嘉与崔比雅尼之前完成的动作都不算分。

这算不算是从天堂坠落地狱?对此朱佩嘉笑而不答。

过去两个月就似旋风一样冲击着朱佩嘉。

虽然未如所愿 来到东奥已意义非凡

6月初新西兰突然宣布放弃盛裝舞步项目的个人赛资格,这让G组(南亚、东亚与大洋洲)空出了一个名额,朱佩嘉抓住机会,舞出个人最佳得分69.674分,赶上奥运末班车。

虽然她知道要从欧洲高手的垄断中突围几乎不可能,但她一心只想与爱驹崔比雅尼一起创造个人最佳。

出发奥运前她还告诉记者说:“真是太疯狂了。”

如今事情已成定局,只能收拾心情,继续坚持下去。

无论如何,能成为第一位闯入夏季奥运会马术赛事的新加坡运动员就足以让朱佩嘉昂首阔步。她也是这次奥运盛装舞步赛中唯一的东南亚人。

这名执业律师说:“虽然事情并未能如我们所愿,但我想这已经意义非凡了吧。”

星期五离开日本前,朱佩嘉会好好观摩奥运盛装舞步决赛阶段,研究世界级高手的技艺。

无论如何,朱佩嘉必须先安全地把崔比雅尼送回英国。显然还在整理情绪的她说:“等一切安顿好了再计划下一步吧。”

那天下午,一名盛装舞步运动员的生涯起落,就浓缩在评审那钟响之中,马事公苑赛场周边的日式枯山水布置,或许可以成为一种禅意的提醒。

两年前朱佩嘉陷入低潮,去年她趁冠病疫情回国沉淀,学习游泳克服了自小怕水的障碍。这次奥运发生如此插曲,但愿她能够找到克服之道,成为更好的运动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