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

于梦雨 你的身姿比奖牌还珍贵

我国乒乓女将于梦雨负伤奋战,虽败犹荣。(邝启聪东京摄)
我国乒乓女将于梦雨负伤奋战,虽败犹荣。(邝启聪东京摄)

字体大小:

“其实来到这次奥运,一场场走,比赛当中我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可能因为我进到前四名了,大家对我的期待非常高了,离奖牌非常近了,我自己可能也这么认为的,可惜我没有把这枚奖牌带回新加坡……”

混合采访区里,于梦雨顿了顿再说:“因为马上就是国庆了,这可能是给新加坡国庆的最大礼物,但很遗憾,我没有带回去。但我确实是做到了全力以赴。我没有在比赛过程中留下任何遗憾。”

不留遗憾,是新加坡乒乓球女单选手于梦雨一直强调的,出发前如此,结束单打项目后亦然。

奥林匹克运动会之殿堂,奖牌并不是唯一的目标,每个选手都有自己的梦想,都有所期待,也都有各自要跨越的障碍。

于梦雨今早在女子单打半决赛对上世界第一、中国乒乓球员陈梦。(邝启聪东京摄)

于梦雨赢得所有人的尊敬

今晚(7月29日)的乒乓女单铜牌战,于梦雨大比分1比4不敌东道主日本的名将伊藤美诚,与奖牌擦肩。

而早上的半决赛,于梦雨在第四局以2比4追分漂亮杀球得手后,左脚大腿拉伤,必须现场接受简单治疗,大家无不为她紧张。不过,她没有放弃比赛,坚持到底,即便脚步已经不稳,她仍坚持与世界第一、中国的陈梦对抗。

这一局比分最后定格在6比11,总比分于梦雨0比4被陈梦打败,无缘决赛。

受伤的画面牵动人心,但其实于梦雨挺过的伤病何止今天的大腿拉伤而已?

于梦雨在半决赛第四局2比4追分漂亮杀球得分后,左脚大腿拉伤,必须现场接受简单治疗。(邝启聪东京摄)

2016年于梦雨成功打入里约奥运女单复赛,并在女团比赛中表现优异,奥运之后她饱受伤病困扰。2017年她接受肩膀手术,术后九个月没摸球,度过艰难的日子。

2019年,于梦雨又因为腰部劳损,必须承受难以言喻的痛苦,她纠结了很长时间后,选择保守治疗,没有进行手术,就是为了要参加东京奥运会。

备战奥运期间,于梦雨在今年3月多哈的两站比赛中,首站找回状态,次站却旧伤复发,此后团队给于梦雨制定的训练方案也都是以预防伤病为主。

这次来到东京奥运会,于梦雨状态与心态都非常好。

今早受伤后,于梦雨只有八个多小时休息调整,她就这样一边修复身体一边观看对手、日本名将伊藤美诚的比赛录像。

即使大腿拉伤,于梦雨仍坚持完成半决赛。(邝启聪东京摄)

这次奥运,于梦雨没有考虑太多成绩的问题,一场场比赛打,甚至都没有去关心下一场对手会是谁。

东京时间晚上8时,东京体育馆的铜牌战准时上演。于梦雨左大腿看似没有大碍,面对排名与实力在自己之上的伊藤美诚,她以11比6先声夺人。不过接下来四局,伊藤美诚找到了克敌之术,以多变的技法考验于梦雨。

最终,于梦雨以8比11、7比11、7比11、6比11败下阵来。她赛后表示,如果一些关键球能多做变化,或许能够与对手周旋。伊藤美诚在赢得混双金牌后,再添一枚单打铜牌。接下来的决赛,中国队的陈梦4比2力克队友孙颖莎,拿下金牌。

于梦雨在铜牌战中,大比分1比4不敌东道主日本名将伊藤美诚,与奖牌擦肩。(邝启聪东京摄)

比赛是残酷的,四强中于梦雨没能拿下奖牌,但她已经赢得所有人的尊敬。

她说她没能用奖牌给新加坡献上生日礼物,但是她可能不知道,她的拼搏精神,她对抗伤病的毅力,她的故事,是比奖牌更宝贵的礼物。

新加坡选手对抗更强更有经验的对手

于梦雨的世界排名不过47,但她一路都在挑战高种子球员,总是一分分拼搏,没有任何迟疑。

这次新加坡代表队的一大主题就是对抗经验和实力更强的对手。

重剑士可丽雅挑战世界第一、罗马尼亚的安娜·玛丽亚,毫无畏惧;花剑选手阿米塔对抗师姐、后来的金牌得主李·基弗采取对攻战术;此外,一心想为新加坡夺得一面羽毛球奥运奖牌的骆建佑,前天以非种子球员身份挑战世界第七、印度尼西亚的佐纳丹,展现精湛球技,最后仅以微差落败。

面对世界第一的强敌,负伤的于梦雨在半决赛中始终奋战到底。(邝启聪东京摄)

事实上夺牌与否已经不重要了,闯入四强,能够与世界顶尖选手较量,于梦雨非常满意。

当我问她,这次过关斩将与高手较量后,心中的火是不是烧得更旺?

于梦雨听到如此煽情的说法后倒是退了一步,冷静并且诚实地回答:“激情和热情,我倒是还好,我只是想在职业生涯末期,”停顿了很久才小声地说道:“对得起自己的所有付出。”

其实出征东京奥运前,于梦雨就说过考虑未来改变角色服务国家队,毕竟伤病是折磨人的问题。

有次访问,冯天薇谈起于梦雨,也是非常疼惜地说,运动员拼是一回事,但伤病不能影响到后半生的生活。

今天在奥运羽毛球赛场上,美国的张蓓雯对垒中国名将何冰娇时,阿基里斯腱受伤,挥泪赛场。这种肌腱伤病需要一年时间康复,对运动员来说何其煎熬,可是运动员每天挑战身体的极限,伤病问题必然如影随形。

新加坡体操女将陈思恩几年来也都在与各种伤病作战,2017年她因为脚踝骨折错过东运会,2019年则是膝盖与肩膀伤情阻止她征战东运,不过她还是顺利拿到奥运资格来到东京,在平衡木与自由体操项目中完成自己的动作。

她告诉《海峡时报》:“训练与比赛时,伤病问题一直如影随形,总是有烦人的疼痛感,但我告诉自己:‘你都付出那么多来到这里了,为什么不好好享受这次经验呢?’”

她只想好好地体验这一次奥运会。

运动员付出身心一切

不敌日本女将伊藤美诚,于梦雨在铜牌战后与教练击掌,相互勉励。(邝启聪东京摄)

身体上的煎熬是一方面,心灵上的压力也一样纠缠选手。

羽毛球女单杨佳敏止步小组赛,没能达到自己的目标,难过不已。事后她在Instagram账户透露赛前两周,压力压得她无法好好走路和训练,躲到厕所里爆哭,担心无法参加比赛的情况。

争强斗胜是运动员天性,愿意揭露自己的脆弱一面,不也是一种勇敢与突破?

柯正文在200米蝶泳预赛结束后看着电视屏幕,看着台湾的王冠闳以1分54秒44触壁,时间比他快两秒,那种五味杂陈的心情,外人要如何得知?他当时也希望能找到答案,他仍在不断思索,希望可以更进一步。

在不断思索如何进步,永不放弃的运动员面前,我们为运动员欢呼的,不只是成绩,还有他们的坚持和勇气。

于梦雨(右二)在半决赛中以0比4被中国对手陈梦打败,无缘决赛。(邝启聪东京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