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建佑负伤夺金 槟城、宏茂桥亲友齐欢呼

字体大小:

继约瑟林之后,骆建佑再次证明新加坡运动员要成为世界冠军不是梦!

现年24岁的我国羽毛球头号男单骆建佑在昨晚于西班牙韦尔瓦举行的世界羽毛球锦标赛男单决赛上,以21比15,、22比20力克印度名将斯里坎特·基达姆比夺冠。他在复赛打败另一名印度选手普兰诺伊后已创造历史,成为首名打进世锦赛半决赛的新加坡球员。

然而,这名16岁成为新加坡公民,并已完成国民服役的马来西亚槟城小子却在赛后表示,他的终极目标仍是奥运会奖牌。

夺冠后的骆建佑可谓笑不拢嘴,他在受访时说:“我太开心了,感觉像做梦一样,现在我梦想成真了。我从小就看着林丹和李宗伟在大赛决赛中厮杀,现在我竟成了世界冠军!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可以感觉到自己近几个月的进步很大,但我距离想要到达的目的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会继续努力做得更好,以实现为新加坡夺得奥运奖牌的梦想。”

复赛受伤  轮椅代步

在昨晚的决赛中,骆建佑在第一局以3比1领先后频频失误,以致被对手以9比3反超,但他并未因此乱了阵脚,反而冷静地将比分追回,并以21比15拿下首局。

第二局的比赛依然胶着,基达姆比一度以18比16领先,但随着这名赛会第12种子球员之后接连失误,骆建佑最终以22比20成功夺冠。

在首轮赛以2比1爆冷击败世界第1的丹麦名将安塞龙之后,骆建佑每场比赛都是直落两局击败对手,但大家或许不知道的是,他其实早在复赛时便已伤及右脚踝,在半决赛打败世界第3的安东森后,甚至得以轮椅代步。

骆建佑在接受《海峡时报》的采访时说:“我以为我完蛋了,因为真的很痛,我甚至不能走路,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撑下去,并在决赛中全力以赴”,而就是这份坚持,为新加坡羽毛球队带回了历史最高荣誉。

三连冠击败6高手

现世界排名第22的骆建佑在今年8月的东京奥运会未能从小组出线,但自从在该月底应东奥男单冠军安塞龙之邀前往迪拜训练之后,他的表现可说是突飞猛进,近三个月连夺三冠(荷兰公开赛、德国海洛公开赛及世锦赛),并让六名世界前10的球员臣服膝下,他们就包括当时还是世界第1的日本名将桃田贤斗、全英赛冠军李梓嘉、台湾名将周天成、丹麦球员杰姆克及本届世锦赛的安塞龙及安东森。

父母与二哥紧张守电视

我国羽毛球头号男单骆建佑创造历史的那一刻,家人在槟城与新加坡两地为他打气欢呼。

昨天晚上,在槟城乔治市的郊区日落洞(Jelutong)一处住宅区的一栋单层排屋里,骆秉吉(59岁,译音)和颜素爱在客厅里,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电视屏幕。他们的儿子骆建佑距离世界冠军的荣誉近在咫尺。屋内的气氛非常紧张。

当时,我国羽毛球头号男单骆建佑,正在西班牙韦尔瓦的世锦赛赛场上,与前世界冠军、印度名将斯里坎特·基达姆比展开激烈的比赛。

骆建佑的父母亲从比赛开始就紧张地守候了大约5个小时。他们穿着印有“LOH K Y”(骆建佑的英文名)字样的灰色球衣。终于,在晚上10时前,他们看到了最小的儿子骆建佑在场上进行热身。

57岁的颜素爱说,她曾经在儿子半决赛胜利后,给他发了短信,祝他好运,但是并没有收到儿子的回复。

她笑着说:“这很好。这意味着他非常专注,没有让自己被任何人分心。”

与骆建佑的父母亲一起观赛的还有30岁的次子骆建伟(译音)、他们的一名王姓朋友,这名朋友也是槟城当地报纸Buletin Mutiara的记者。

今年24岁的骆建佑在2010年离开槟城,进入新加坡体育学校,并在五年后成为新加坡公民。

三哥与友搓汤圆为弟打气

另一方面,在新加坡宏茂桥的一座组屋11楼的一个单位里,26岁的骆建贤表现得相对平静。和骆建佑一样,他是一名专业的羽毛球选手,也是新加坡公民。

在其他场的比赛进行时,骆建贤与朋友们在屋里搓汤圆,准备煮汤圆来当作他们的赛前小吃。

骆建贤告诉《海峡时报》记者,弟弟骆建佑飞往西班牙参加比赛前,他与弟弟曾经共进晚餐,并聊了起来。“我不认为他是带着击败世界二号种子的期望去西班牙的,但他是那种可以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人,他一直都这样。”

随着比赛开始,他先前的冷静逐渐消失。世界排名第22位的骆建佑取得每一分,骆建贤都会高声欢呼。

同样的,骆建佑每取一分,在槟城家中盘腿坐在电视机前的骆妈妈都会兴奋鼓掌。在她身后的骆建伟则会用福建话为比赛进行评述。

仍与捐心好友家属保持联系

骆建佑与捐心少女麦嘉敏曾是知心好友,麦嘉敏六年前病逝后,他还一直与她父母保持联系,可说是有情有义。

《联合晚报》在2015年曾报道,来我国求学的18岁槟城少女麦嘉敏因脑血管爆裂去世,家人事后捐出她的八个器官遗爱人间。2017年,本报记者还曾跟随得少女心脏的狮城妇李淑玲,北上槟城与麦嘉敏的父母见面。

麦嘉敏的父母在见到李淑玲时,第一时间要求听听爱女的心跳声。父母强忍悲痛,聆听已故爱女心跳的一幕,让读者为之动容。

不说不知,骆建佑和捐心少女麦嘉敏原来是小学同学,骆建佑来新求学后两人还保持联系;在她病危时,骆建佑更在完成赛事后,从越南飞回来见她最后一面。

麦嘉敏的父亲麦俊华(50岁)今早接受晚报越洋电访时透露,骆建佑至今仍与他们通过视讯联系,每次都会贴心问候,他觉得这青年“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他与妻子今年领养了一名12岁小女孩,她刚好也对羽毛球有兴趣。“建佑几个月前还与她视讯,谈了近一小时,鼓励她培养对羽毛球的热忱,还答应他日到槟城时跟她打球。”

对于骆建佑封冠,麦俊华说:“建佑加油,天使替你开心,我们也一直支持你!”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12月20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