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给力高科技无处施展 迪拜大奖赛首日帆船快不起来

澳大利亚帆船近距离驶过,吸引观众拍照。图中可见到船体下方的“支柱”,即用来托起船体的水翼。(国际帆船大奖赛提供)
澳大利亚帆船近距离驶过,吸引观众拍照。图中可见到船体下方的“支柱”,即用来托起船体的水翼。(国际帆船大奖赛提供)

字体大小:

国际帆船大奖赛

国际帆船大奖赛处处都是高科技的结晶,但科技再强还是要“看天吃饭”,迪拜站首日赛场刮不起强风,高速乘风破浪的场面不多。

国际帆船大奖赛(Sail GP)阿联酋迪拜站首日吹不起强风,打乱选手计划,高科技水翼也发挥不了最强作用。英国好手安斯利(Ainslie)从乱军中杀出,赢下前三轮比赛的两场。

真刀真枪,没有秘密,科技为辅,实力为主。明年1月来到我国的国际帆船大奖赛(Sail GP),处处都有科技的结晶,但这些高科技不是某些船队专有,而是由各队共享,旨在利用同样的比赛条件以选手实力决胜负。

赛事专用的F50水翼双体帆船至今最高时速由法国队在今年法国站比赛创造,达99.94公里,是速度最快的船种之一。

不过星期六(11月12日)在阿联酋迪拜展开的第七站比赛,风速在比赛初期骤减,因此各船无法提速,见不到在其他站中的速度与激情,但也更考验选手真功夫。

本站比赛是七站里赛道范围最窄的,在风不给力下,出现了几次船只几乎碰撞的情况。三轮比赛的圈数也一圈比一圈短。

总积分榜领先的澳大利亚出乎意料在九支船队里排名倒数第二,英国则在首轮仅拿下第六的情况下,赢下后两轮比赛,积25分排名第一。

曾为英国在奥运赢得四金一银的舵手安斯利赛后说:“在这种轻风下,大家都很接近,一个错误可能就落后所有船队后头,所以我压力很大,很庆幸我们能从后居上夺下好成绩。”

经历失望一天的澳大利亚舵手斯林斯比(Slingsby)则说:“真的很不幸,我们在练习做好准备,在赛道上自由运作水翼。但首场开始后风速大减,和预报的不一样,让我们惊讶。明天预告将有大风,希望这次能准确,让比赛更有趣。”

帆船装置不断创新 高科技冲刺速度

在大风飞扬下,斯林斯比提到的水翼将发挥巨大作用。安装在船体下方的J型水翼就像是飞机的机翼,运用科学原理将船体托起,让船只犹如在水上飞。

另外,可伸缩的三段式翼帆也是赛会科技的体现。翼帆也就是主船帆,可按照风的强弱在赛前拆卸调节,标准长度24米,大风天18米,小风天高达29米。本日比赛使用的翼帆就是29米。

水翼和翼帆各由一人控制,船上的其他四人则是舵手和策略师各一人,还有两名绞盘手。舵手顾名思义是掌控整艘船方向的选手,也是最后的决策者。绞盘手对体格要求很高,因为他们必须不断一前一后转动用绳连接到翼帆的绞盘,控制绳子的松紧。

策略师负责通过船上的屏幕等装置搜集赛场情况、对手动作等讯息,并传达给队员。和其他比赛不同,国际帆船大奖赛打破框架,将各队的比赛数据都实时公开给所有对手,考验选手的应变能力。赛会使用的甲骨文(Oracle)云基础设施,能从每艘船的超过100个传感器上,每秒处理共24万笔数据信息。各队也能在赛后从开源资料库研究对手的所有比赛资料,并对自身进行相应调整。

星期天(11月13日)将进行第四到第六轮比赛,六轮后得分最高的三队晋级决赛,一场定胜负。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