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100

手沾墨香半生过 疫情风雨不退缩

报贩陈友国每天凌晨3时起床派报,包括将每天最新出炉的报纸装入贩卖机,其中一个贩卖机在万国第982咖啡店外。(唐家鸿摄)
报贩陈友国每天凌晨3时起床派报,包括将每天最新出炉的报纸装入贩卖机,其中一个贩卖机在万国第982咖啡店外。(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2020年暴发时,客工宿舍出现大型感染群,外籍劳工受隔离不能外出,百业受影响。聘请几名客工派报的报贩陈友国(51岁)一夜之间派报人手大减。

无奈之下,他只好出动妻子、孩子和朋友,一同和他凌晨3时摸黑起床,到宏茂桥、盛港、后港、榜鹅和罗弄泉挨家挨户派报,在疫情期间继续将报纸送到订户手上。

陈友国说:“工作无论如何都得完成,我有家人朋友帮忙已经很幸运了,一些报贩一个人从早送到晚。做我们这行的,迟到好过不到。”

坚持了几个星期后,报馆的客户业务部(前称发行部)登报协助报贩聘请工人,情况才逐渐好转。

陈友国说,疫情推动更多读者转向数码平台,报摊能卖出的报纸越来越少。客户业务部因此开始在全岛多个地点放置报纸贩卖机,这在疫情期间也有助于减少人员之间的接触。

情况调整之后,陈友国每天的工作之一就是把报纸装进贩卖机。

如今全岛多个地点都放置了报纸贩卖机。这个设置在疫情期间减少了报贩与买报人之间的接触,在阻断措施期间也可以继续运作。(唐家鸿摄)

何益华(64岁)从21岁服完兵役后就开始派送报纸。他说,当了报贩40多年,最艰难的一年就是2020年。

何益华从事派报工作40多年,经历过许多重大事件,如2003年的沙斯(SARS)疫情,但这些大风大浪都不比2020年因冠病疫情而实施的阻断措施所造成的冲击大。(白艳琳摄)

我国政府2020年4月3日宣布,从7日起实施防疫阻断措施。派报工作是首当其冲的行业之一。

何益华回忆当时说:“我听一位从事灭虫行业的朋友说,可以向政府申请准证,我就马上申请,但不被批准。我当下就紧张了,我们派报纸的工作怎么能暂停呢?”

客户业务部得知后立刻采取行动,统一为派报员和他们雇佣的工人申请准证,这才没有影响派报工作。

“在那四个月里,我们每个人都把那一张准证带在身上,以免在派报时遇到困难,就像一张护身符一样。”

防疫阻断措施期间,派报员随身带着准证,每天把新出炉的报纸送到订户家门口。(白艳琳摄)

不过在那段期间,何益华在大巴窑1巷和7巷经营的两个报摊却不能营业。

在非常时期,客户业务部也采取非常办法,尝试了另一种卖报方式,就是在报摊所在地点摆放纸箱制成的书架,除了摆放报纸,也放了个“扑满”,让买报人任意付费。

“一些人放了一元却拿了两份报纸,有些人甚至放其他国家的钱币,一元印尼盾也有,我可亏大了。幸好过了不久,摊位又可以营业了。”

何益华数十年如一日坚守卖报岗位,靠这份工作养大三个孩子,但从来没有带妻子和孩子出过国。

“孩子小时候会问我,为什么其他同学可以在假期时一家人出国,我们却不可以。我就安慰他们说,我的工作不一样,等我退休后就可以了,一定会有这个机会的。”

一转眼,这个机会来到了。

何益华这双手沾染报纸墨香40余年。他风雨不改坚持派报,将三个孩子培育成才。(白艳琳摄)

何益华打算明年退休,因为三个孩子都大学毕业了,也都事业有成。“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功成身退了。我第一个想要去的国家就是日本。”

“派报是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唯一的工作。我自己从来没有买过一份报纸,我很期待在退休那一天,终于可以顾客的身份买一份报纸的那一刻。”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