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不单行:当爱之病“撞上”冠病

字体大小:

近日,《洛杉矶时报》一则有关爱之病病毒“撞上”冠病变种毒株的报道引起各大媒体关注和转载。

报道指出,南非研究人员的一项调查发现,冠状病毒在一名36岁的爱之病女患者体内存活了将近八个月,期间发生了超过30次变异。专家认为,这可能和女病患免疫功能受损有关。

这样的发现对全球抗疫意味着什么?远在新加坡的我们需要担心吗?我国有何措施避免本地爱之病病患染疫?zaobao.sg带你了解。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上述南非女病患是在2006年被诊断患有人体免疫缺陷病毒(HIV,俗称爱之病病毒),但医生一直无法用标准的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ntiretroviral therapy,简称ART)控制她的病情。

女病患在感染冠病后连续216天检测呈阳性,曾住院九天,但病情从未恶化至重症。

尽管如此,留在她体内的冠状病毒经历了13次与其关键尖峰蛋白有关的遗传变化,在其他地方也发生至少19次可能改变病毒行为的遗传变化。

“病情不受控的爱之病病患可成为全球制造变种毒株的工厂”

领导这项个案研究的夸祖鲁-纳塔尔大学(University of KwaZulu-Natal)遗传学家图里奥·德·奥利韦拉(Tulio de Oliveira)提出,若这位女患者的情况被证明具代表性,那病情不受药物控制的爱之病病患有可能“成为全球制造冠病变种毒株的工厂”。

联合国爱之病规划署的2019年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全球估计有3800万人携带爱之病病毒,这些人当中有近710万人不知道自己染病,另有约860万人不在接受ART或者ART对抑制其爱之病病毒载量不奏效。

近1600万名爱之病病患病情不受控且可能催生新的冠病变种毒株的前景让人堪忧。

主治爱之病病患的美国哈佛医学院副教授、布莱根妇女医院感染科医生乔纳森·李(Jonathan Li,译名)曾在2020年的一名免疫缺陷患者身上发现同样的冠病病毒突变扩散现象。他针对上述南非患者的个案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说:“这个个案和其他初步发现,印证了我的部分恐惧。”

要战胜疫情必须在全球范围把病毒抑制住

截至6月9日,南非确诊冠病病例逼近170万起,其中超过5万7000人死亡。截至6月7日,人口逾5800万的南非,仅施打了18.3万剂冠病疫苗。南非是爱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有约230万未经治疗的爱之病患者。

印度目前是全球冠病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同时也是爱之病病患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当地有近100万名爱之病病患未接受治疗。截至6月7日,只有10.2%的印度人接种了第一剂疫苗,3.3%的人完成疫苗接种

就如印度的B16172德尔塔(Delta)、南非的B1351贝塔(Beta)和巴西的P1伽马(B11281,Gamma)等须关切变种病毒所显示,疫苗接种率低、爱之病病患人数众多的国家似乎为新毒株的产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这些变种毒株随后能在发现地和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引发新一轮的感染。因此专家认为,人类要战胜疫情就必须在全球范围内把两种病毒抑制住。

在波士顿从事免疫学研究的拉贡研究所(Ragon Institute)创始主任布鲁斯·沃克(Bruce Walker)博士说:“我们必须承诺在全球范围内提供疫苗,而且在病毒传播迅速的地区,我们反应必须特别快。”

德·奥利韦拉也指出,这项新发现提高了在世界各地诊断治疗未被发现的爱之病病患的重要性。“这将降低爱之病的死亡率和传播率,并减少产生新的冠病变种毒株,引起新一波疫情的机会。”

新加坡至今有两名爱之病病患感染冠病     

根据卫生部的公开资料,截至2019年底,新加坡共有8618人被诊断患有爱之病,其中2097人已经过世。

国家传染病中心在答复zaobao.sg询问时表示,至今有两名爱之病病毒呈阳性的人在本地感染冠病,均已康复。

国家传染病中心全国爱之病项目副主任黄建雄医生受访时说:“没有证据表明病毒突变的风险更频繁地发生在接受治疗,病情控制良好的爱之病患者身上。病情受控的爱之病病人也没有更高的感染冠病、患冠病重症或死于冠病的风险。”

他指出,全国爱之病项目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把爱之病病患的染疫风险降至最低,包括提供远程医疗和药物配送服务等举措,尽可能减少病患到医院探诊的需求。

专家:无需担忧 南非个案在本地发生“概率非常小”

卫生部传染病管理司司长李坚明副教授2020年底在第12届新加坡爱之病会议指出,本地约91%被诊断患有爱之病的患者正在接受持续的ART疗法,这一群体中的91%已经成功抑制住爱之病病毒,但本地依然有两成的爱之病病毒阳性患者未被诊断出来。

那国人是否需要担心南非女病患的情况会在本地发生?

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病专科医生梁浩楠在受访时认为没必要过于担心,因为“可能性非常小”。

他说:“新加坡的爱之病病毒感染率非常低,而且患者的免疫功能必须严重受损。”

梁浩楠也提醒,不只爱之病患者面临免疫功能受损的风险,“做骨髓移植手术的病人、癌症病人、风湿和部分服用大剂量免疫抑制剂的皮肤科患者也有免疫受损的风险,进而有机会让冠状病毒存活变异。”

“关键是要把爱之病患者和冠病患者都尽可能检测出来为他们进行诊治,并尽快为所有国人注射疫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