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培植鸡肉”须排队数月才吃得到

以色列主厨沙查尔·约格夫悉心为食客们烹饪的“培植鸡肉”汉堡,不但卖相好,连口感也真假难辨。(法新社)
以色列主厨沙查尔·约格夫悉心为食客们烹饪的“培植鸡肉”汉堡,不但卖相好,连口感也真假难辨。(法新社)

字体大小:

它看起来像鸡肉、尝起来像鸡肉,但食客们吃的竟是实验室培育的山寨版鸡肉。科学家声称,这是一种能养活世界不断增长的人口的环保肉类生产方式。

(内斯·齐奥纳法新电)以色列中部小镇内斯·齐奥纳一家以鸡肉菜肴为招牌菜的餐厅吸引人们不远千里前去,可是,他们等上好几个月才有机会品尝的鸡肉佳肴其实并非真材实料。

它看起来像鸡肉、尝起来像鸡肉,但食客们吃的竟是实验室培育的山寨版鸡肉。科学家声称,这是一种能养活世界不断增长的人口的环保肉类生产方式。

这家在科学园区内的餐厅供应汉堡、肉糜饭卷等人们爱吃的日常菜品,可是,所用的材料是来自毗邻名为“超级肉”生产基地的“培植鸡肉”。

新加坡一美国公司去年12月成为全球首家销售培植鸡肉餐厅

据报道,“超级肉”并非首个开发这项技术的公司。去年12月,新加坡一家美国食品科技起步公司Eat Just成为全球首家销售培植鸡肉的餐厅,并且过去两年有逾15家起步公司包括第一家食品厂公司在新加坡设立基地。

自称为肉食者的特拉维夫人吉莉·坎菲说:“它很好吃……如果我不知道,我会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鸡肉汉堡。”吉莉几个月前就报名参加这场假肉品尝会。

食客们其实也算是“白老鼠”。“培植鸡肉”的生产者在等待监管部门批准的同时,定期举办餐会,收集食客们的反馈。

从光线柔和的餐厅,可望见明亮的实验室内技术人员在那里监控大型不锈钢发酵罐。

“超级肉”总裁伊多·萨维尔说:“这是世界上首次有人品尝人造肉的同时,亲眼观察生产和制造过程。”

生产过程从培养取自受精鸡蛋的细胞开始。这些细胞是在植物性液体中培养,成分有蛋白质、脂肪、糖、矿物质和维生素等。细胞直接吸收这些“饲料”后,体积在数小时内倍增。

萨维尔是纯素食者,学的是电脑学。他认为,自己处于“食品革命的前沿”,在帮助供应食物的同时又不让地球大受伤害。

开发人员说,他们正努力提供更合乎道德和无须屠宰所生产的肉类,且产品的培植不使用基因工程或抗生素。目前,公司产量是每周数百公斤。

萨维尔希望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认证,接着大规模生产。他说:“我们将能够减少土地、水资源和许多其他资源的使用量,并确保产品非常健康和清洁。”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数据,到2027年,全球肉类产量料增长15%。

以色列食客安娜贝尔多年来首次吃“肉”。她说:“我之所以成为素食者是因为吃肉不道德、不可持续。”

素食者乐于接受这种来自实验室的“肉”,公司面对的确切问题是犹太食品认证当局是否接受。

以色列首席拉比理事会成员埃利泽·魏斯说,以不伤害环境的无残忍方式生产肉类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他预计,该产品最终会获得犹太洁食认证。

曾担任前总理内坦亚胡顾问的知名素食主义者塔尔·吉尔博希望,人造肉能成为全世界迈向素食主义的第一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