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美自拍变遗照 为何“自拍死”屡禁不绝?

字体大小:

现年32岁的香港网红索菲亚(Sophia Cheung)7月10日在元朗附近一处瀑布旁挑战极限自拍,过程中却不幸失足坠崖死亡。

据香港媒体报道,当日上午11时左右,索菲亚和三个朋友出发前往白泥自然保护区。下午5时许,她在瀑布附近拍照时不慎绊倒,从山边坠入5米深的湖内,头部撞伤。警方获报后出动直升机救援,但索菲亚在到院前就已经失去生命体征。

索菲亚在Instagram上有1.7万名粉丝。身材姣好的她热爱爬山、划船和户外探险等活动,个人简介写着:“生活应该是有趣的而不是愚蠢的”。

索菲亚生前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一些令人胆战心惊的美照。

极限拍照已成社交媒体“必杀技”

索菲亚并非第一个死于极限自拍的人。

根据一个专门收录全球为自拍送命或受伤案例的维基百科专页,第一起记录在案的“自拍死”案例发生在2011年。当时,三名美国青年在犹他县的一条火车轨道上自拍时,被火车撞死。

随着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普及,自拍蔚然成风,不少人为拍出绝美景致,往往不顾安全,深入险境拍照,结果付出惨痛的代价。

今年1月,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内容是一名女子在印度奥迪沙省的一处河流边自拍时滑倒后,在两秒钟内被湍急的河水刮走,了无踪迹。

后来,视频也拍下当局打捞出女子尸体的画面。

岸边挤满了人,事发前黑衣女子站在河沿上(也可能是河里)举起手机自拍。(视频截图)

无独有偶,今年1月,21岁的英国网红玛达琳·达维斯(Madalyn Davis)在悉尼的钻石湾(Diamond Bay)悬崖欲与日出合影时,坠下80米后不幸逝世。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玛达琳与一群朋友为了进入悬崖顶层,得翻越围栏才能到达自拍热点。

事发当天玛达琳和七位朋友坐在悬崖边看日出。她为拍摄日出而翻过围栏,因此坠崖而亡。(互联网)

极限拍照热潮——娱乐至死,娱乐致死

早在2002年,美国文化研究学者道格拉斯·凯尔纳(Douglas Kellner)就提出了“媒体奇观”(Media spectacle)的概念。

这指的是将当代社会中的冲突与解决方式戏剧化的媒体文化现象。这样的媒体奇观能够体现当代的基本价值观,并且引导个人去适应现代的生活方式。

不过,随着多媒体文化进入我们的生活,“媒体奇观”变得更加具诱惑力,把观看者带入到一个娱乐、信息和消费浑然一体的符号世界。

所有的平台都在竞逐、瓜分消费者的注意力,吸引消费者的眼球,因此网红、社交媒体以及商家无一例外地开始制造出视觉与听觉的飨宴。

2011年,加拿大人Tom Ryaboi将脚悬空在多伦多的一栋高楼边缘,并直接拍下了一张俯瞰地面照片。他将照片发布在Flickr、Reddit和500px上后,迅速点燃了全网。

这张照片给人带来了飙升的肾上腺素,让人不需要登上高塔就能直接享受“高处不胜寒”的刺激感。由此开始,在边际效益递减的情况下,更多无所畏惧的网红开始尝试各种不要命的挑战,爬高塔、在南极游泳、在活火山旁边拍视频——追求的就是屏幕前的网友那一刻的惊叹。

当然,专业的网红账号都有一支队伍打理,探险类博主大多经验丰富,拍照的时候大多也会从自身的安全出发。

但是盲目跟风模仿的普通人就不一样了。

根据土耳其研究人员进行的媒体分析,2015年底,为社交媒体摄影涉险而死亡和受伤的人数,比2014年初增加了约两倍。

一项由印度学者进行的研究则统计,从2011年10月到2017年11月,全球有259人在自拍时死亡,平均年龄为22.94岁。死者中多达72.5%是男性。

社交媒体的冒险文化也因国家而异。根据上述统计,自拍死亡人数最多的前四个国家依次是:印度、俄罗斯、美国和巴基斯坦;其中,一半以上都发生在印度。报告也提到,溺水、被交通运输工具撞,以及从高处坠落是前三大死因。

 

在印度,“火车滑翔”(Train Surfing)是一项很受年轻人欢迎的活动。他们喜欢拍下照片或视频,并分享到社交媒体。(国家地理视频截图)

主持这项研究的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学者班索(Agam Bansal)指出:“自拍本身不危险,是人为了自拍做出的行为很危险。民众应该被教育去考虑某些危险动作、危险所在,是不应该自拍的。”他建议在山巅、水旁、高楼顶都应该设立“禁止自拍区”。

以深受旅客欢迎的澳洲悉尼“蛋糕悬崖”(Wedding Cake Rock)为例,这个观光圣地因游客坠崖的新闻而被媒体屡屡提起。

为免憾事继续发生,当局已在悬崖边设立1.6米高的围栏、制作大型警告牌,并规定3300美元(约4500新元)的罚款,但每年仍有数以千计的网民,为了拍“网美照”而到白砂石上,摆出各种危险姿势。

“蛋糕悬崖”位于悉尼南部的皇家国家公园。通体由白色砂岩组成,常年受到海水腐蚀,岌岌可危地坐落在海洋的边缘。根据调查,“蛋糕悬崖”的内部结构并不稳固,可能在任何时候坍塌。(新南威尔士国家公园与野生动物服务处)
交媒体用户义无反顾地翻过围栏,做出高难度动作。(取自 ash_wilko Instagram)

越惊险越娱乐 背后的大手属于谁?

“花椒直播”视频网络平台旗下的知名网红吴永宁号称是中国高空挑战的“第一人”,曾经攀爬过武汉、南京、重庆、长沙等地高楼和大桥。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在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拍摄高空危险动作视频时,不慎坠亡。

吴永宁的母亲认为“花椒直播”明知每个视频的拍摄过程都很有可能导致意外,但为提高盈利,不仅不对吴永宁的行为予以告诫和制止,而是予以鼓励和推动,因此“花椒直播”应对儿子的死亡负责。

 

2017年7月27日至11月1日间,吴永宁共上传154视频到“花椒直播”平台。大部分视频内容为吴某攀爬各种办公楼、铁塔、烟囱等高空建筑或在高空建筑顶端或边缘处表演行走、跳跃、翻转、悬空身体等。(视频截图)

这也引起中国网民讨论,社交媒体平台是否应该加重审核,对展示危险动作的行为不予通过。

另一方面,消费这些“惊险”的人们是否也应承担一部分责任?

俄罗斯Youtube直播主Stas Reeflay(本名Stanislav Reshetnyak)在一次直播中将女友强行锁在门外。女友当时只穿了一条内裤,被迫在寒冷的天气中站了约15分钟。后来当Reeflay把女友带回室内时,他发现女友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Reeflay还在直播中说:“大家,没有心跳声,她面色苍白。她没有呼吸了。”

俄媒指出,这场直播在女友死亡后仍进行了两小时。

死者曾在之前的直播中宣布自己怀孕了。(互联网)

娱乐至上,娱乐至死。这场宛如闹剧般的全民狂欢也就落下帷幕。

心理学家阿洛维(Tracy Alloway)接受网络媒体Fastcompany采访时指出,发布显示自己处于危险情况的图像,背后的驱动力可能与其他的社交媒体行为相同,比如分享和自拍上瘾等。她认为人们分享危险的图片主要是因为自恋作祟,比如极度自恋者可能会觉得自己“在自然法则面前是无敌的”。

但她也表示,“自拍死”受害者当中,有很大一部分其实不属于习惯性涉险的社交媒体用户或网红,而是在特殊情况下自拍时碰巧遇难的普通人。

回到那些跟风拍摄惊险自拍的普通人身上:娱乐虽好,凡事适可而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