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冲突

斥西方国家背弃 阿富汗女性被迫面对塔利班

塔利班接管政权后,阿富汗局势紧张多了,图为一些阿富汗人越境进入伊朗避难。联合国难民署介绍,目前尚未发生大规模的阿富汗难民跨境流动,眼下该关注的是阿富汗境内的难民问题。该署估计,到今年年底,阿富汗地区预计将新增约50万个难民。(路透社)
塔利班接管政权后,阿富汗局势紧张多了,图为一些阿富汗人越境进入伊朗避难。联合国难民署介绍,目前尚未发生大规模的阿富汗难民跨境流动,眼下该关注的是阿富汗境内的难民问题。该署估计,到今年年底,阿富汗地区预计将新增约50万个难民。(路透社)

字体大小:

(喀布尔综合电)塔利班重新掌权后,许多女性试图逃离阿富汗不果,只好回返家乡准备过被塔利班统治的新生活。她们对西方国家要帮助阿富汗的承诺失去信心,感觉自己被遗弃。

阿富汗教师希琳在喀布尔机场外奔走了五天,仍无法搭上撤离航班离开。助产护士莎古芙塔也一样,求助无门的她们身心俱疲,且对承诺帮助她们的西方国家失望不已。她们以及许多无法逃离的妇女都已放弃,宁愿面对塔利班的统治,也不愿被外国人当垃圾对待。

美国撤军行动引发的混乱将阿富汗民众置于水火,喀布尔机场内外上演的大逃难场面震惊世人。43岁的希琳和家人过去一周都活在恐惧和脏乱之中,她说:“美国侮辱了所有的阿富汗人。我生于一个受人尊敬的家庭……但在街头过了五晚,这让我觉得我是在乞求那些不尊重妇女和儿童的人。”

为德国一个非政府组织工作的莎古芙塔(29岁)指出,早在去年初,德国大使馆的官员就一再向她和另20多名阿富汗籍雇员保证,一旦局势恶化,他们会获得保护及撤离。

不过,自7月下旬塔利班发动进攻以来,她不断打电话及电邮给德国大使馆及她服务的非政府组织了解情况,却没有下文。后来她的父亲和亲人载着她从南部家乡前往喀布尔机场,一路通过重重障碍终于抵达,但她在机场外耗了四天三夜,却还是登不上德国的撤离航班。

她说:“我会返回家乡。我现在不生气,因为实在太累了。我一直很崇拜德国……但现在我看到了这些外国势力的另一面。”

对此,一名德国外交消息人士回应说:“过去几天机场的登机口地区太混乱,我们获得进入机场的机会非常有限。”

少数女权分子坚持留下 希望能帮助阿富汗女性

尽管大部分阿富汗女性都希望逃离塔利班政权,但也有少数女权分子坚持留下,希望能帮助阿富汗女性。

73岁的女权分子玛布芭持有美国护照,可随美军离开,但她选择留下。她说:“那些有极端保守想法的男人(塔利班)无处不在……也许我们最大的斗争,就是留下来面对他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