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气候大会本周末召开 科学家警告灾难性“气候临界点”已逼近

联合国气候大会召开在即,关注气候问题的活动分子星期天在德国柏林举行抗议示威,要求与会领袖采取更多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路透社)
联合国气候大会召开在即,关注气候问题的活动分子星期天在德国柏林举行抗议示威,要求与会领袖采取更多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路透社)

字体大小:

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定明年2月发布的一份气候影响报告草案,科学家已在全球珊瑚礁和极地生态系统中看到许多临界点,近期可能还会出现更多。

(巴黎法新电)各国领导人出席本周末于格拉斯哥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大会时,预计会聚焦于把全球暖化控制在1.5摄氏度这个目标上。不过,真正令科学家担忧的是我们已越来越接近多个灾难性的“气候临界点”。

气候临界点(climate tipping point)是指气候系统从稳定状态到另一种稳定状态之间的关键门槛。试过坐在椅子上向后靠的人都知道,若只用两只椅脚来平衡,一旦超过特定角度,你将不可避免地摔倒在地。这里的临界点,就是椅子从直立到倒地状态的关键点。

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定明年2月发布的一份气候影响报告草案,科学家已在全球珊瑚礁和极地生态系统中看到许多临界点,近期可能还会出现更多。

例如,若全球温度上升到足以融化格陵兰岛和南极洲西部冰盖的程度,海平面将上升十几米,能吸收碳污染的亚马逊热带森林可能变成稀树草原,西伯利亚永久冻土中的有害温室气体也可能释入空中。

全球和区域气候系统约有15个重大临界点

据科学家统计,全球和区域气候系统约有15个重大临界点,触发每个临界点的门槛不同,但这些临界点之间都相互关联。

目前,对气候暖化抵抗力最弱、最逼近“不归路”的是热带珊瑚礁、西南极和格陵兰冰盖、高山冰川、北极夏季海冰和亚马逊雨林。较能抵御气温上升冲击的则包括全球洋流、北极急流、印度季风、太平洋厄尔尼诺现象,以及萨赫勒地区的荒漠化。

专家建议,在评估气候变化相关的经济风险时,应将气候临界点纳入考量。据纽约大学经济学家瓦格纳(Gernot Wagner)估算,若考虑到气候临界点,现今排放的每公吨二氧化碳对健康和环境造成的经济损失,即碳排放社会成本将增加至少四分之一。

研究:气候临界点引发突变 可能产生连锁反应

在多数情况下,一旦到达临界点,要逆转随之而来的变化将要耗费好几代人,甚至上千年的时间。

一些新研究显示,气候临界点引起的一些突然变化还可能产生连锁反应。例如,格陵兰冰盖加速融化,几乎肯定会减缓大西洋经向翻转环流(AMOC),这可能进而导致地球热带雨带向南移动,减弱数亿人赖以灌溉农作物的非洲和亚洲季风。若大西洋经向翻转环流停顿,欧洲冬季将变得更加酷寒,北大西洋盆地海平面可能大幅上升。

专家警告,随着碳污染加剧,加上永久冻土和森林释出更多温室气体,全球气候可能在约百年后进入永久炎热的状态,使目前仍能自冷的地球成为所谓的“温室地球”(hothouse Earth)。

埃克塞特大学全球系统研究所所长伦顿(Tim Lenton)指出:“气候临界点是会改变游戏规则的风险,这是一种生存威胁,我们必须尽一切力量来避免这些情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