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不平等造就了奥密克戎?

字体大小:

为遏制冠病扩散,缓解病毒对人们的伤害,全球许多富裕国家过去一年囤积了大量冠病疫苗,加大力度推广接种计划。这些国家购买的疫苗剂量足以为其人口接种数次,但却始终未能兑现与发展中国家共享疫苗的承诺。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这种做法是“自取灭亡”和“不道德的”。随着奥密克戎变体的出现,这般“疫苗不平等”的境况似乎已让富裕国作茧自缚。

奥密克戎变体最先在南非被发现。尽管目前还不清楚它是否源自那里,或者是从非洲其他国家引进南非,但这种传播力可能更强的新病毒变体,极有可能出自于一个疫苗接种率低的地区。

非洲疫苗接种率极低

全球变化数据实验室(Global Change Data Lab)旗下“我们的世界”(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非洲是世界上疫苗接种最落后的地区,其13亿人口中只有7%人完成疫苗接种。

相对,北美洲已经有54%的人口完成了两剂疫苗的接种。在南美洲,这一数字更是高达58%。亚洲的接种率则是48%。

南非民众在一个临时接种点外,排队接种冠病疫苗。(路透社)

虽然发达国家承诺捐出一些剩余疫苗剂量,而且美国为世界其他地区购买了10亿剂辉瑞疫苗。但目前为止,发展中国家所收到的疫苗剂量只有约5亿剂。

由世卫组织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领导的冠病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至今已在144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成功施打这5亿剂疫苗。COVAX11月29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捐赠的疫苗数量需要提高。

声明说:“迄今为止,大多数的疫苗捐赠都是临时性,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提供,而且保质期短。这使非洲国家在规划疫苗接种计划方面面临极大的挑战。”

奥密克戎是早期冠病病毒株的变异

通过对冠状病毒变体的基因组进行测序,科学家们可以建立一个病毒分支图,追溯病毒如何从2019年底首次在中国武汉被发现后,这两年来所发生的突变。

尽管奥密克戎是今年11月才暴发的新变种,但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的病毒学家贝德福德指出,奥密克戎属于2020年早期病毒的分支,甚至是在德尔塔出现之前。但是,奥密克戎今年11月在非洲大规模传播之前,一直没有被发现,也没扩散。

贝德福德认为,早已出现变异的奥密克戎到现在才大规模暴发有三种解释。其一、奥密克戎可能一直在一个孤立群体中存在,但该病毒最近才与外界接触,开始广泛传播。其二,奥密克戎可能早期曾转移到了动物体内,然后近期又转移回人类。

其三,且最可能的是,奥密克戎早在一个免疫力低下者的体内生存了很长时间,并在那里积累了大量的突变。其中,一些突变善于躲避抗体,锁定人体细胞并将病毒基因组注入其中。

有专家也推测,奥密克戎可能是从爱之病患者体内进化而来。毕竟,非洲是全球爱之病感染率最高的地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就有近5%,约2350万成年人患有该病毒。

低疫苗接种率推动病毒变异出现和传播

全球对于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了解有待进一步研究。但科学家目前所知道的是,这种病毒在疫苗接种率低和病毒传播率高的地方,更容易发生变异。

虽然奥密克戎最先在南非被检测到,但南安普顿大学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海德认为,这个毒株可能在非洲的另一个国家出现后,才在南非被检测到。

他说:“南非拥有非常非常好的基因组测序能力......奥密克戎很可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某些地方最先出现,那里没有大量的基因组监测工作,而且疫苗接种率很低。”

海德警告,新变种的出现是“世界疫苗接种速度太慢的一个自然后果”。他说:“我们仍然有大量未接种疫苗的人口,就像我们在整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一样,这些群体很容易暴发大流行。”

法国巴斯德研究所流行病学家方塔奈说,无论奥密克戎来自哪里,该病毒在群体免疫力越高,疫苗接种率越高的情况下,传播率都会变慢。他说:“你可以想象,在一个不受控制的大流行环境下,病毒的传播将为变种创造了更多机会。”

方塔奈希望,新冠病变种的担忧能够震撼世界,使人们意识到为全球人口接种疫苗的重要性。他说:“只有当我们的全球免疫力达到一定水平,大大限制新变种出现和传播的机会,这个地球才会更安全。”

医疗慈善机构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宣传官员塞霍马也说:“奥密克戎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病毒如何在无法公平获得正确冠病医疗工具的情况下发生变异。”

全球多国蜂拥实施旅游禁令

奥密克戎自11月底在非洲暴发后,包括新加坡的全球数十个国家,第一时间对南非等10几个非洲国家实施旅游禁令,避免病毒入境。

一些国家的旅行禁令则扩大到非洲以外、发现奥密克戎感染病例的国家。有的甚至选择完全关闭边境,与世界隔绝。

冠病毒新毒株奥密克戎在全球范围扩散,各国针对非洲南部国家不断出台更严的旅行禁令。(法新社)

世卫组织11月30日警告,“一揽子”旅行禁令可能弊大于利,全面的旅行禁令不会阻止奥密克戎的传播,而这些入境限制最终可能阻碍各国分享有关病毒不断变化的数据。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说,各国寻求保护各自公民“免受我们尚未完全了解的变体”是可以理解的。但他呼吁全球以“冷静、协调和一致”的方式应对,敦促各国“采取合理、相称的风险减少措施”。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表示,各国对南非及其邻国实施的旅行禁令是不合理的,他对此“深感失望”,并呼吁紧急取消禁令。

旅游业首当其冲

在奥密克戎大规模暴发之际,南非旅游业才刚刚从德尔塔的阴影逐渐恢复。许多酒店和旅游热点,如野生动物保护区,以及提供旅游和品酒的葡萄园,都寄希望于南半球夏季的12月假期,以便在艰难的两年后带来一些缓解。

南非一些葡萄园原本希望在南半球夏季的12月假期吸引更多旅客到访,但这一希望在全球各国一连串旅游禁令实施后破灭。(路透社)

在西开普省一个小镇萨默塞特经营一家小型民宿的克劳迪娅说:“我们正准备重新开始,旅行禁令让我们大吃一惊,它真的是一记耳光。”

针对南非的一连串旅游禁令使当地至少10亿兰特(约8400万新元)的旅游预订被取消。旅游业担心,如果旅游禁令持续,南非将出现新一波失业潮。旅行限制也可能给南非脆弱的经济带来更多变数。

南非旅游商业委员会负责人施温格瓦说,南非正因其在科学领域的杰出工作而受到惩罚。他补充说,由旅游委员会计算出的10亿兰特损失,实际上不包括对航空公司和游客消费的损失,具体金额恐怕更庞大。

受疫情影响,南非原本已经疲软的经济正在努力恢复势头。根据南非政府统计,2021年第二季度的失业率达到创纪录的34.4%,有780多万人失业。单单在去年的第一次封锁期间,就有300万个工作岗位流失。

施温格瓦说,150万个旅游业工作岗位中,已流失47万个,“新一轮旅行禁令将导致该行业失去更多工作岗位”。

拉马福萨总统谴责说:“旅游禁令的唯一作用,是进一步损害受影响国家的经济,破坏它们应对这一流行病并从中恢复的能力。”

他说:“与其禁止旅行,世界上的富裕国家需要支持发展中经济体的努力,毫不拖延地为其人民提供和制造足够的疫苗。”

接种疫苗人数激增

随着奥密克戎在非洲持续传播,处于新病毒变体震中的南非居民,近一周内的疫苗接种人数激增,推动了全国接种率。

截至今天(12月1日),南非过去24小时内进行了17万5395次接种,比两天前增加了5.6%,比科学家在一周前宣布奥密克戎大规模传播时增加了41%。几乎三分之一的接种是在该国人口最多的豪登省进行。

民众对新变种的担忧有助于减少对接种疫苗的犹豫或抗拒——这是拉马福萨政府一直做不到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