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者分析:得票差距更接近但马克龙会险胜勒庞

法国多个地区周六出现街头示威,抗议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只能从马克龙和勒庞中二选一。大部分示威者既不支持极右翼的勒庞,也不希望中间派的马克龙连任,高喊“不要马克龙也不要勒庞”的口号。在巴黎,不少年轻人走上街头,高举写着“反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标语抗议。(法新社)
法国多个地区周六出现街头示威,抗议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只能从马克龙和勒庞中二选一。大部分示威者既不支持极右翼的勒庞,也不希望中间派的马克龙连任,高喊“不要马克龙也不要勒庞”的口号。在巴黎,不少年轻人走上街头,高举写着“反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标语抗议。(法新社)

字体大小:

台大政治系莫内讲座教授苏宏达形容马克龙是“一个非常法国的菁英”。他认为,马克龙视俄罗斯为可以合作牵制德国的对象,因此他若连任成功,未来可能会让德俄关系疏离,推动欧洲国防整合,并强化印太作为。

法国将在24日进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台湾大学政治系莫内讲座教授苏宏达和台湾前驻法副代表萨支远在一场座谈会上预测,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与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的差距会比上次大选更接近,但马克龙仍会胜出。

台北论坛上周五(4月15日)举行“法国大选、欧洲安全、欧盟未来”讲座,苏宏达进一步分析指出,若马克龙连任成功,为抢回在欧洲事务的主导权,未来可能让德国与俄罗斯的关系疏离,并推动欧洲的国防整合,在俄乌战争缓和后,会更强化在印太的作为。

法国总统大选10日首轮投票,中间派的马克龙以27.85%的选票领先极右派勒庞的23.15%。苏宏达和萨支远都特别点出,在多党制的法国,极左派的梅朗雄也获得22%,代表传统的社会党(左派)和共和党(右派)被大幅压缩。

苏宏达说,极右和极左的共同点是仇恨,都对法国现有体制不满,极右动员群众基础是族群、种族,极左是以阶级对立为诉求,“这次选举得票率反映出左右两大主流政党全部弱化,这是世界趋势,但在法国特别严重,极左和极右兴起,政治会比较不稳定,因为是跟着人走”。

长期研究欧洲政治的苏宏达从法国的历史和地缘政治剖析说,法国外交的战略设计是在欧洲事务与德国并肩,在全球事务上与英美争锋,自认是世界要角、核武大国,与美国结盟而不扈从,所以在俄乌战争中抢夺话语权,居中斡旋。

他表示,法兰西殖民帝国虽瓦解,但法国仍拥有全球最大的专属经济区(EEZ),多达1169万平方公里。法国自认曾经辉煌,但现在有点衰败,被英美压得喘不过气来,德国也比法国强大,故法国觉得荣光不再,亟须被肯定是大国,所有外交政策都以全球为范畴。

分析:法政治版图 已有翻天覆地变化

苏宏达形容马克龙是“一个非常法国的菁英”。他指出,马克龙上台时提出欧洲大蓝图,认为欧洲一定要整合,尤其国防整合,才能立足世界。他主张要和美国保持独立,尤其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就是如此,所以美国提出印太战略后,法国也提出印太战略,强调自己是唯一在印太地区有领土、有驻军的欧洲国家,派军舰航行到南中国海,一直到台湾海峡等地。

他认为,马克龙视俄罗斯为可以合作牵制德国的对象,所以在俄乌战争中的态度不像美国那么强硬。马克龙若连任成功,未来可能会让德俄关系疏离,推动欧洲国防整合,并强化印太作为。此外,马克龙今年2月曾宣布一项欧洲共同开发非洲的计划,这个大政策值得关注。

萨支远以2012年来的三次总统大选民调分析,指法国政治版图已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法国左右两派的意识型态空洞化,以及人民对内政失望,故马克龙上台一年就爆发“黄背心”运动。

人民对内政不满及马克龙强势镇压“黄背心”运动,都会在这次大选中受到检视。他研判马克龙会险胜,赢的幅度不会太大。

对于欧洲的安全发展,萨支远认为,由于欧盟的成立与发展,大多数欧洲国家取消兵役制度,目前具有军事投射能力的国家只剩英国与法国,所以军事安全必须依赖北约武装;但马克龙仍思考在欧盟体制下研拟“战略罗盘”(Strategic Compass),重新评估世界战略形势,建立一支五六千人的快速打击部队,以应对突发的安全事件。

台北论坛基金会执行长杨永明从俄乌战争、欧洲安全和能源的角度指出,俄乌战争导致法国通货膨胀、油价高涨,民生经济受到重大冲击,马克龙在俄乌之间的“穿梭外交”毫无成就,也使自己的声望受损。

他研判欧盟未来可能发生三个分裂:第一,由于北约愈来愈像“美约”,北约的扩张未必符合欧洲的利益,欧盟可能与北约分裂;第二,俄乌战争让波兰这些东欧国家产生唇亡齿寒效应,但德法等中西欧国家觉得与俄罗斯保持某种程度共存,更符合国家利益,东欧与西欧可能分裂;第三,如果勒庞当选,在德国前总理默克尔时代建立的信任关系可能不复存在,德法可能会分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