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痘疫情失控 美国从冠病学到了什么?

(制图/张进培)
(制图/张进培)

字体大小:

持续三年的冠病疫情还未完全消散,近月暴发的猴痘疫情,再次考验各国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能力。

自今年5月以来,全球各国陆续通报猴痘病例,疫情在非洲以外地区迅速传播,其中欧洲和美洲则是这次疫情的震中。

不过,和冠病暴发初期不同的是,目前针对猴痘有可用的疫苗、药物和检测。那为何继冠病后,西方国家在应对猴痘方面再“跌一跤”?面对猴痘疫情,各国最终能否交出合格的成绩单?

全球猴痘疫情概况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最新数据,截至8月3日,全球非洲地区以外的80个国家,共通报2万5800多起猴痘病例。

(制图/张进培、廖慧婷)

美国通报6600多起猴痘病例,是全球猴痘病例最多的国家。在美国,又以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和伊利诺伊州为猴痘“重灾区”,三州的猴痘病例总和占美国病例的46%。这三个州属也在近两周先后宣布猴痘疫情为公卫紧急事件,并进入为期一个月的紧急状态。

世界卫生组织的科学家上周警告,目前猴痘新增病例每两周翻一倍,遏制病毒进一步传播的窗口正在快速关闭。

世卫7月底宣布,将猴痘列为全球突发公卫事件。这是世卫组织最高级别的警报。

不过,世卫组织专家团当时其实未能就猴痘疫情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卫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简称PHEIC)达成共识。


医学期刊《柳叶刀》8月1日发布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世卫专家团成员当时在进行投票时出现两极分化,分成提倡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与双性人(LGBTQI)健康需求的阵营,以及更关注大众的公卫专家。最终世卫总干事谭德塞拍板决定偏离世卫组织突发事件委员会的评估,将猴痘列为PHEIC。

世卫组织欧洲区办事处主任克鲁格也强调,所有国家,无论是否报告出现病例,都必须紧急行动起来,充分利用每一个机会来预测、控制和阻止猴痘病毒的传播。

反应迟缓 疫苗不足 美国公卫再“跌跤”

不过,理想很美好,实现理想的道路却很曲折。相较于之前一些专家对遏制猴痘方面较乐观的预测,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猴痘病例持续增加,一些冠病时期面对的问题再次浮上台面。

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前任局长戈特利布,7月30日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直言,猴痘将成为美国公共卫生的又一次失败。

纽约威尔康奈尔医学院的瓦尔马教授也说,美国应对猴痘疫情方面“原本不应该如此艰难”。原因是猴痘并非一种新的传染病,现有对抗猴痘的疫苗、抗病毒药物和检测等遏制猴痘传播的手段。


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美国卫生专家归咎于系统性失败的问题,他们也批评政府机关在检测、疫苗采购和部门协调等方面,重蹈冠病覆辙。

戈特利布说:“我们国家在应对猴痘方面充满了和冠病时期相同的缺陷。”

他进一步举例说,在猴痘疫情暴发初期,人们获取猴痘检测的方法十分有限,导致无法及时发现猴痘病例,以遏制病毒传播。直到6月下旬,当地猴痘疫情暴发一个月后,美国CDC才加大检测量,从原本每周只能进行约6000次检测增加到最多8万次。

美国猴痘疫情暴发初期,人们获取猴痘检测的方法有限,与冠病时期的经历有类似之处。(路透社)

治疗手续太繁琐也是个问题。CDC已经批准抗天花病毒药物特考韦瑞(Tecovirimat,也称TPOXX)让面对重症风险的高危猴痘患者使用。美国目前库存还有约170万个TPOXX疗程,但医生开药前须填写大量书面资料,等到药物交到病人手中,可能已是五六天后的事。

不过,当局正在努力简化程序,CDC上周已宣布放松部分规定。

戈特利布说,CDC是应该在发生病毒紧急情况时领导美国如何应对,但同时它并不是一个处理危机的组织,它缺乏快速反应的机制,架构也过于僵化,凡事按部就班。

另一个美国应对猴痘疫情上的“痛点”便是疫苗。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的国家库存中一度有2000万剂相信对抗猴痘也有效的天花疫苗“Jynneos”。不过,在这些疫苗一一过期后,当局并未填补回这些疫苗,而是选择购买大量未经装瓶处理的疫苗。据报道,这些未装瓶的疫苗相当于1650万剂。

当局此前决定削减天花疫苗库存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负责官员当时并不认为猴痘将会是个问题。直到猴痘疫情暴发,库存只剩下2400剂天花疫苗,即足够1200人完成接种两剂疫苗。

你或许不知道,美国政府前后出资超过10亿美元(逾13.8亿新元)研发这款疫苗,原本是为了开发一款更为安全的天花疫苗,后来也有加强预防生化恐袭的因素。这款疫苗在2019年获得FDA批准使用,实验结果显示它在预防猴痘方面的有效率约85%。

由于目前只有丹麦公司巴伐利亚北欧(Bavarian Nordic)生产这款疫苗,加上多国抢购,导致美国的等候时间拉长。据报道,美国已订购550万剂,但大部分得等到明年才交付。

美国政府目前已获取约110万剂“Jynneos”疫苗,但这距离卫生官员预计所需的350万剂仍有一段距离。消息指出,美国政府正在寻找其他公司,帮忙处理未装瓶的疫苗。

在美国纽约市,一名男子在护理中心接种猴痘疫苗。(路透社)

抗猴痘成“恐同”温床?

猴痘目前主要影响男男性行为者,专家担心人们对这个特定群体贴上负面标签,导致猴痘患者延迟求医,不利于遏制病毒传播。

一项研究显示,4月至6月间于10多个国家确诊的猴痘患者中,有98%是男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上星期呼吁这个群体限制他们的性伴侣人数。他说,目前预防感染的最佳方法,就是降低接触病毒的风险。

谭德塞补充说,对同性恋的不宽容无助于解决问题。“耻辱和歧视可能与任何病毒一样危险,并可能加剧疫情。”

美国纽约市卫生官员也在7月26日致函世卫组织要求重新命名猴痘,以避免对猴痘患者贴上负面标签。

纽约市公共卫生专员瓦桑在给世卫总干事谭德塞的信中说:“继续使用‘猴痘’这一词汇来描述当前的疫情,可能会重新点燃种族主义和负面标签带来的创伤,尤其是对于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以及对LGBTQIA+群体而言,他们可能会因此避免寻求必要的保健医疗服务。”

长期报道传染病新闻的德国医药记者库普费尔施密特(Kai Kupferschmidt)认为,以针对性但不带偏见的方式进行宣导,是控制疫情的关键。

库普费尔施密特是一名患有爱之病的同性恋。他8月4日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说:“解决方法是要措辞谨慎,与高风险群体沟通,真正聆听他们的意见。这就是公共卫生和恐同(homophobia)之间的差别。”

一名临床研究员则说,如果未能及早解决负面标签的问题,可能会使其他群体产生事不关己的态度,不过任何人都有可能因为密切接触而感染猴痘。

美国公共卫生专家哈维兰特则投稿《国会山报》(The Hill)说,冠病的经验表明,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应对全球健康危机,绝对是灾难的根源。

“我们需要我们的领导人采取进一步行动,将猴痘列为国家紧急情况,并宣布采取协调的应对措施。我们需要更多疫苗和检测中心、进行更多的教育并投入更多资金。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我们将只会重蹈覆辙。”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