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兰岛发现200万年前 动植物和微生物DNA

在格陵兰岛北部,一颗200万年前的落叶松树的树干被发现卡在沿海沉积物的永久冻土之中。(法新社)
在格陵兰岛北部,一颗200万年前的落叶松树的树干被发现卡在沿海沉积物的永久冻土之中。(法新社)

字体大小:

(哥本哈根综合电)科学家在格陵兰岛最北端挖掘出的沉积物中,鉴定出可追溯到大约200万年前的动植物和微生物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是迄今为止最古老的记录。

这项研究结果星期三(12月7日)发表在科学期刊《自然》。研究的共同作者皮德森说,他们此前以为DNA最多只能保存100万年,但如今这项发现打破了科学家在基因研究方面原本认为的界限。此前,最古老的DNA被认为是来自100多万年前的一个西伯利亚猛犸象。

研究人员从41个富含有机物的沉积物样本中提取DNA并对其进行测序,这些样本取自称为“卡普哥本哈根地层”的五个地点。他们鉴定了100多种动植物。

这些样本分别于2006年、2012年和2016年被挖出,但早期的DNA检测工作失败了。自那以后,用于提取古代DNA的方法得到了改进,最终取得了突破。

一名画家重现了200万年前的生态面貌,相信当时的格陵兰有乳齿象、驯鹿、野兔和鹅等动物,还有各种不同的植物等。(路透社)

科学家利用这些DNA重现了200万年前的生态面貌,相信当时的格陵兰有乳齿象、驯鹿、野兔和鹅等动物,至少102种不同的植物,以及包括细菌和真菌在内的微生物。

皮德森还说,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乳齿象的存在,因为以往从未在遥远的北端地区发现它们。这也为研究员对相关物种在适应性方面提供了更多信息。

研究发现,格陵兰岛在200万年前的平均温度比现今高出11至17摄氏度,但在其纬度上,太阳不会在夏天落下,也不会在冬天升起。“我们现在在全球任何地方都看不到这种环境或物种组合。物种的可塑性,以及物种如何真正能适应不同类型的气候,可能与我们之前所想的不同。”

研究员也说,DNA片段不能用来复活灭绝的物种,但或许能揭示植物如何变得更能抵抗气候变暖的秘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