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届欧洲议会中右翼仍是中坚力量 与极右翼政治辩论料更复杂

当地时间星期天(6月9日),即欧洲议会选举最后一天,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布鲁塞尔了解选举进展。她已宣布寻求连任,外界普遍预测她有望成功。(路透社)
当地时间星期天(6月9日),即欧洲议会选举最后一天,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布鲁塞尔了解选举进展。她已宣布寻求连任,外界普遍预测她有望成功。(路透社)

字体大小:

欧洲议会选举投票结束,中右翼党团预计仍是欧洲议会的中坚力量,但极右势力继续扩大。分析认为,选民对移民和欧盟绿色转型等问题的不满,加剧了欧洲议会的右倾,这些领域的政策辩论将更尖锐。

为期四天的第10届欧洲议会选举投票星期天(6月9日)落下帷幕,截至新加坡时间星期一晚上11时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预计获得186席,维持欧洲议会第一大党团地位;中间偏左的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进步联盟可能赢得135席,稳坐第二大党团位子。

路透社报道,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对这一结果感到欣慰,来自欧洲人民党党团的她正在争取连任,并希望同“亲欧洲、亲乌克兰和亲法治”的政党合作。

普遍反欧、疑欧的激进右翼,估计很难成为冯德莱恩的理想合作对象。本次选举中,极右势力的壮大如预期般难以忽视,在多个欧盟国家赢得了显著支持。

法国反对党领袖勒庞的国民联盟得票率为31.37%,是亲欧总统马克龙领导的复兴党的近两倍。德国选择党支持率为15.9%,比总理朔尔茨的社会民主党多出两个百分点。

民调预测,在新一届欧洲议会中,极右政党可能占据将近25%的席位。尽管与2019年的20%相比,这并非质的突破,但这可能促使激进右翼进一步影响移民和气候变化等欧盟关键政策。

欧盟被指有迎合反移民思潮的右倾之势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高级研究员维内松(Pascal Vennesson)对《联合早报》指出,欧洲议会在移民政策上将面对一个核心问题,即如何实施今年4月通过的欧洲移民和庇护法改革方案。

维内松说,欧洲面临老龄化挑战,经济上确实需要更多劳动力,但许多欧盟公民对移民深感忧虑,这种矛盾料将继续存在。

移民和庇护法改革希望减少新抵达的寻求庇护者人数,并加快庇护程序。新规明确了具体成员国处理庇护申请的责任,还引入团结机制,确保各成员国更公平地分担责任。但“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等媒体发文称,欧盟此举有迎合反移民思潮的右倾之势。

不过,移民政策的决策权在各成员国手中,而极右政党不仅反移民,也不希望让欧盟主导国家政策。荷兰自由党党魁维尔德斯曾宣称,要把更严格的移民政策从荷兰带进欧盟。

这个课题的政治辩论,预计会在下届欧洲议会中更为困难。维内松说,欧盟想要在区域层面推进移民议程,就须促进各国之间的合作协调。

欧盟选民对绿色转型政策渐感疲惫

另一方面,绿党阵营在本次选举中损失惨重。英国《卫报》预测,绿党可能只拿下53席,比上一届锐减19席。这反映出选民与欧盟之间的深刻分歧。

欧盟强推绿色转型,但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黄奕鹏告诉《联合早报》,对普通选民而言,欧盟的绿色转型政策成本高昂,已经让他们渐感疲惫。

德国是其中一个例子。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闫瑾受访时说,德国停止使用核能,却又要限制化石燃料使用,俄乌冲突和能源危机推高德国能源价格,不少企业外迁,加剧了民众的不满。

此外,维内松和黄奕鹏都提到,本次选举期间,通货膨胀、移民和俄乌战争等课题占据了焦点,导致更多选票流向抓住选民不安情绪的极右政党,造成绿党成绩不佳。

但维内松也说:“除绿党外,许多其他政党也将环境问题纳入自身纲领,因此,气候政策更有可能继续列入欧洲议会和整个欧洲的议程。”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