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拜登撤销禁令,TikTok和微信被放过了吗?

美国总统拜登昨天签署了一项行政令,撤销了其前任特朗普对TikTok和微信几项行政命令。(路透社)
美国总统拜登昨天签署了一项行政令,撤销了其前任特朗普对TikTok和微信几项行政命令。(路透社)

字体大小:

在美国命运悬空快一年的中国社交软件TikTok和微信,貌似落地了,是真的吗? 

美国总统拜登昨天签署了一项行政令,撤销了其前任特朗普对TikTok和微信几项行政命令。这些行政令宣称出于国家安全原因,禁止美国人与TikTok、WeChat和其它中国手机应用进行交易。

特朗普铩羽的两项禁令

回溯事情始末,针对TikTok,特朗普曾发出两条行政命令。第一条是在去年8月6日依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发出,要求从9月27日起将禁止TikTok在美国境内的下载和更新;11月12日起将禁止美国互联网运营商为TikTok提供服务。该禁令如果全部实施,等于TikTok在美国完全被禁止使用。

针对TikTok,特朗普去年曾发出两条行政命令,但都未能实施。(法新社)

然而,在这项禁令生效前四天(9月23日),TikTok向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挑战行政令中关于禁止下载和更新的部分,就在禁令生效的最后时刻,法院27日晚发出了禁制令。随后,TikTok又通过诉讼成功挑战了关于禁止互联网运营商提供服务的部分。

这也意味着,特朗普TikTok的第一条禁令所有内容均被叫停。不过,美国司法部又对该项禁制令提起了上诉,这起官司仍在继续。

第二条禁令是特朗普依据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提供的建议,在去年8月14日发出。该禁令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TikTok,时限与他在第一条禁令中禁止美国互联网运营商为TikTok提供服务一致:即11月12日。

TikTok在大限之日的前两天,同样采取了诉诸法庭的方式予以还击。TikTok当时在一则声明中表示,“由于不断收到新的要求,而且我们提出的解决方案能否被接受还不明朗,因此我们要求将行政令延期30天,这一点在8月14日的行政令中也得到明确允许”“由于未得到延期,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上诉以捍卫我们的权利。”

特朗普的微信禁令去年也被美国法官叫停。(法新社)

特朗普与微信“斗争”的过程,则更加戏剧化。特朗普针对微信的禁令是与TikTokd同一时间颁布,但当地五名美国华人律师发起成立非盈利机构“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去年8月21日正式向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递交诉状,计划以起诉美国政府的方式来维护500万美国华人使用微信的权利。最终,他们在这场“微信保卫战”中胜出,特朗普的微信禁令被美国法官叫停。

不过,中美舆论当时已预见,这事儿没完,美国政府只是要替自己找到更牢靠的立足点,以便在开庭时的抗辩做准备。

毕竟,美国法院于当地时间9月20日上午公布了正式裁定,要求在美国范围内禁止实施特朗普8月6日颁布的行政命令,但裁定书也同时强调,该禁令中的任何规定均不妨碍美国商务部重新考虑确定对微信公司及其子公司的禁令。

拜登解禁了什么?

时间跳转到本月,拜登签署的新行政令不仅涉及特朗普去年8月发布的针对微信和TikTok的禁令,还包括特朗普今年1月针对其他八款中国通信和金融技术软件应用的禁令,如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和腾讯旗下的微信支付、QQ钱包、腾讯QQ,以及扫描全能王(Camscanner)、茄子快传(SHAREit)、Vmate和WPS Office等与中国相关的应用程序等。 

拜登签署的行政令“新”在哪里?

白宫在声明中说,拜登政府不会禁止这些应用,但是将“使用基于标准的决策框架和严格的循证分析”,来审查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对手”设计、制造或开发的软件应用程序。

评论者认为,拜登的新行政令其实是吸取了特朗普禁令屡遭司法挑战的前车之鉴。(彭博社)

评论者认为,拜登政府其实是吸取了特朗普禁令屡遭司法挑战的前车之鉴;新颁布的行政令对认定软件应用是否构成不可接受风险,提供了明确标准。

《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由商务部官员分发的备忘录称,“拜登政府致力于推动一个开放、可互操作、可靠和安全的互联网”“某些国家”,包括中国,“并不认同这些民主价值观”。

报道指出,拜登的命令反映出,美国官员(包括两党在内)愈来愈迫切地寻求积极应对在他们看来由中国军事和技术部门构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这项命令是拜登为处理TikTok和特朗普政府之间的纠纷而采取的第一个重要步骤。

不过,政府官员昨天不愿透露有关TikTok未来对美国用户可用性的细节,也不愿透露美国政府是否会寻求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将美国用户数据转移给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

美国媒体也指出,白宫官员对那些收集用户个人数据、或与中国军方或情报活动有关系的应用程序,尤其关切。

霍夫斯特拉大学(Hofstra University)法学教授古举伦(Julian Ku)告诉美国之音,特朗普签署过四项有关保护信息的行政命令,拜登只是撤销了后面三个针对TikTok和WeChat等中国应用程序的行政命令。

拜登没有撤销的一项,是特朗普早在2019年5月签署的《保障信息和通信技术与服务供应链》(Securing the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and Services Supply Chain)行政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应对外国对手对美国信息和通信技术及服务的威胁,并授权商务部长可以禁止对美国国家安全或美国居民安全构成不可接受风险的交易。

古举伦说:“拜登没有撤销这项要求美国政府防止信息转移至外国对手的基本框架,理论上,他仍有权对那些公司及其它对美国个人数据构成潜在威胁的公司采取行动。”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高级副总裁刘易斯(James Lewis)表示,拜登政府对中国的强硬立场没有出现任何缓和迹象。但新命令列出了更加精确的标准,以便衡量TikTok等其他中国控制的公司所构成的风险。

“他们的方向与特朗普政府相同,但在某些方面更强硬、更有序,以良好的方式实施,”刘易斯还表示,拜登的命令比特朗普时代的指令更有力,因为“它是连贯的,不是随机的”,这意味着,TikTok可能将经历新一轮审查,而且任何决定都不会在法院被轻易挑战。”

他说:“故事还没有结束。”

几家欢喜几家愁?

对禁令提出告诉的微信用户联盟对拜登的做法表示赞赏。代表该联盟提告的首席律师比恩(Michael Bien)对路透社说,特朗普对微信的错误禁令“会导致美国数百万人依赖的一个主要通讯平台关闭,这是从来未曾发生过的事。”

出于言论自由原因而反对封禁TikTok和WeChat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在推特上发声警告,美国商务部接下来的审查“绝不能是为制定未来禁令或其他非法行动,从而将我们导入同样歧途的烟雾弹”。

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在推特上说:“(这)显示出在中国获取美国人个人信息和中国日益增加的企业影响力方面有着令人担忧的自满”。(推特截取)

另一方面,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则认为拜登撤销禁令是犯了“大错”。

目前,和这项命令有着直接利益关系的公司还未作出表态,包括TikTok和微信,以及此前共同反对特朗普针对微信行政命令的美国苹果、福特汽车、沃尔玛和华特迪士尼等与中国有业务往来的公司。

中国官方今天下午的简短回应,则显示出他们对新行政令抱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回应,注意到美方撤销了上届政府针对TikTok、微信等中国应用程序的有关行政令,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积极一步。

他又补充:“但我们也注意到,美方同时要求对外国应用程序的安全风险进行审查,而且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仍在对TikTok进行审查。我们希望美方公平公正地对待中国企业,避免将经贸问题政治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