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复旦分校争议引出中匈关系暗礁?

字体大小:

闹得沸沸扬扬的复旦大学布达佩斯分校争议,周四(10日)以匈牙利总理奥尔班(Viktor Orban)对反对者让步,同意付诸公投决定,而按下暂停键。

这意味着原本要在2024年前开办的复旦大学布达佩斯分校计划将延后,但估计也是奥尔班的一种缓兵之计。因为,按照匈牙利总理办公室主任古雷亚斯(Gergely Gulyas)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复旦校园的最终计划必须在2022年底前提交给议会,之后可以举行公投。2022年以后?下一届匈牙利选举也就结束了。

奥尔班与中国的密切关系被政治对手“武器化”

奥尔班显然是政治对手的压力下,被迫做出妥协。今年58岁的奥尔班此前赢得四次选举,并分别在1998年到2002年间,以及2010年至今担任总理。然而,执政11年的他正第一次面对一个形成联手,致力于结束他总理任期的联合反对党团。

奥尔班与中国政府一直保持密切关系,匈牙利也是欧盟内部公认的中国支持者。奥尔班的政敌,力图以此作为绊倒他的政治武器。复旦大学布达佩斯分校计划,成了一个引爆点,又成了明年选举前的民意水温测量计。

有可能与奥尔班一较高低的自由派人物、46岁的布达佩斯市长卡拉松尼(Gergely Karacsony)就是反对复旦分校的领衔者。他上周三(6月2日)宣布,将重新命名复旦分校预定校址周围的四条街道,其中两条路以达赖喇嘛、和中国地下教会闽东教区主教谢仕光的名字命名,另外两条叫“维吾尔烈士路”和“光复香港道”,以示抗议。

这个针锋相对的动作,随后招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批评:“匈方个别政客企图借炒作涉华议题来博眼球,阻碍中匈合作,这种行为令人不齿。”

但反对复旦分校的量能继续在匈牙利累积,抗议人士上周六(6月5日)在布达佩斯游行集会,规模据报为数千到近万人,是匈牙利限制集会等防疫措施放松以来的首次大型示威活动,引发关注。

酝酿至少三年的复旦大学分校计划

其实,匈牙利政府与复旦合作的构想,酝酿已几年了。2019年7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出访匈牙利期间,专程参观了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在布达佩斯的办学点“智慧城堡”。根据匈牙利调查新闻中心Direkt36引述当地政府文件做的揭秘报道,双方当时同意了在布达佩斯建设复旦大学分校的构想。

公开信息则显示,同年12月,复旦校长许宁生与匈牙利创新技术部签署在布达佩斯办学的合作意向谅解备忘录。去年8月,匈牙利政府发布政府法令与总理决议,同意双方展开磋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2月在北京以视频方式主持中国一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峰会时,也提到“支持复旦大学在匈牙利开设校区”。万事俱备,这项合作在今年4月27日落锤,匈牙利创新技术部与复旦大学当天在线上签署了战略协议。

按照计划,复旦大学将在2024年前在布达佩斯开设一个校区,这将是该校唯一的境外校区,被形容为复旦116年建校历史上的大事。它也将是27国欧盟中的第一个中国大学的海外校园。

匈牙利官员认为,复旦大学名列世界前100名,能帮助提高匈牙利的高等教育标准,为6000名匈牙利、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学生提供经济、医学、工程科学、国际关系等课程,并将中国的投资和研究引入该国。

反对者:投资巨大且可能为中国间谍活动打开大门

反对方的理由,则是匈牙利为此投入的大笔建设费将加剧当地纳税人的负担。美国与欧洲智库人士更警告,复旦大学分校可能成为中国在欧洲进行间谍活动的“特洛伊木马”。

根据Direkt36今年4月初的爆料,该中心获得的政府文件显示,占地64英亩(近26公顷)的校园的税前建设成本估计为15亿欧元,比匈牙利2019年用于整个高等教育系统的费用还要高。

复旦校园校址,也将取代早些时候被选为发展“布达佩斯学生城”的地段,“学生城”原计划为数千名匈牙利学生提供现代住宿和社区设施。

Direkt36报道,复旦分校项目依循“一带一路”合作下升级匈塞铁路(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到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到)的投资模式,匈牙利政府得为此承担大笔中国贷款。具体而言,匈牙利将提供建设成本中的3亿欧元,另有13亿欧元资金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提供“条件优惠”的10到15年期贷款,息率为人民币贷款最高4.5%,欧元贷款最高1.9%。

此外,设立大学所需要的基金与土地由匈牙利提供,中方将为基金做出未确定数额的贡献,并且承担大学的运营开支。

但资金还不是唯一的问题;当地政坛与智库人士批评,复旦布达佩斯分校标志了奥尔班与莫斯科和北京关系的不断升温,可能“引狼入室”。

卡拉松尼就对外表示:“他们想引进一所大学,而该大学的确是一所国际级的大学,但其章程要求这间学校代表中国共产党的世界观。我们在这项投资中看到了非常严重的国家安全风险。”

总部位于布达佩斯的智库研究人员警告,该项目可能为中国的间谍活动打开大门,并指匈牙利实际上已是俄罗斯和中国间谍的一个间谍中心。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的高级研究员丹尼尔·赫格杜斯(Daniel Hegedüs)还戏剧化地形容,复旦分校可能成为匈牙利国土上的“中国特洛伊木马”。

美国驻布达佩斯大使馆也发声表达关切,称“北京过往有利用学术机构推进恶性影响议程和扼杀知识自由的记录”。

中匈关系前景受关注

如今,随着中匈教育合作在当地反对声浪下暂停,匈牙利与中国关系在未来一年内的走向,也引人关注。

过去两个月里,匈牙利政府已三次使用否决权,阻挡欧盟发布批评中国香港政策的声明。匈牙利政府媒体办公室更直言,欧盟对中国的制裁是“毫无意义、狂妄和有害的”。

为此,德国外交部国务秘书贝尔格本月4日在推特上,点名匈牙利谴责其拒绝投赞成票,声称“匈牙利再次阻止欧盟就香港问题发表声明”,欧盟的外交政策“正在受到破坏”。

对于匈牙利与奥尔班的力挺,中国媒体则大赞他“硬气”“有骨气”。不过,从复旦分校最终要诉诸公投看来,对奥尔班而言,相对于欧盟或德国的压力、国内的反对联盟才是心腹之患。

这场涉及复旦分校的争议,预示在明年的匈牙利选举中,中国必然将是挑战者对奥尔班发起攻势的选举议题。匈牙利的保守派媒体一向比较亲俄罗斯与中国,塑造了选民对俄中友好的氛围,随着当地政坛与国际局势的变化,这个氛围能否持续,中匈关系会如何演变,明年见分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